<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1. (大結局)(連載中)<桃運泛濫>(天下南岳)小說_陌然齊小燕小說

          發布時間:2018-10-02 15:01

          男女主角是陌然齊小燕的小說名叫《桃運泛濫》。是由作者天下南岳編寫的一本男頻小說。都市虐戀小說桃運泛濫精彩章節節選:齊小燕撇著嘴道:“你怕丟了呀?這么大個男人,怕我賣了你?”陌然笑道:“看誰賣誰。你想賣我,總得有人要。”齊小燕不等話落音,當即接口道:“我要。”

          桃運泛濫

          推薦指數:8分

          《桃運泛濫》在線閱讀全文

          桃運泛濫04 夜宴

          腦子里還想著當初那尤物的陌然被敲門聲驚醒,心里有些煩躁,忍不住聲音提高了許多:“睡了!天冷,有事明早說。”

          門外是嘿嘿的笑聲,聽起來很不熟。陌然心里一楞,不是三弟陌生,誰會這個時候來敲他的門呢?

          陌生出去的時候把門帶上了,外面的人打不開。陌然遲疑了一下,還是穿好衣服下了地去開門。

          打開門,外面站著一個彪形大漢,陌然猛然想起他的名字,齊猛。他們小學還是同學,只是多年不見,各自變化雖大,模樣還是舊樣。

          “猛子!”陌然叫了一聲,沖著齊猛胸口擂了一拳。

          齊猛小時候就長得很粗壯,在同齡人里,力氣比誰都大。當年兩人在班里一個名列前茅,一個千年老末。按理說,這樣兩人的關系不會好,偏偏陌然與齊猛玩得特別親密,甚至是別人想找陌然的茬,也被他一個人兜住。

          齊猛對陌然的好,陌然心里當然有數。只是齊猛后來去跑了江湖,兩個人再見面的機會寥寥可數,算起來十幾年不見面了。

          齊猛突然雪夜來訪,陌然心里不禁有些感動。當即拉著他去椅子上坐了,忙著去找茶杯倒茶。

          齊猛卻阻止他說:“陌然,我是來找你去喝酒的。”

          “喝酒?”陌然愕然地看著他問:“去哪喝?”

          陌然不喝酒,陌家人從老爹到陌然、陌生,以及正在讀高中的四妹陌秀,沒一個喝酒。家里沒人喝酒,自然不會有酒。說到喝酒,陌然還真不知去哪里有酒喝。

          “去我叔家。”齊猛大咧咧地說:“就是支書齊烈。是他請你喝酒。”

          陌然哦了一聲,猶豫著說:“齊書記請我喝酒呀?當不得哦。再說,明天就要投票選舉村長了,書記不忙么?”

          “他能有什么好忙的?”齊猛不屑地說:“都做了快三十年的書記了,什么樣的陣仗沒見過啊?還會在乎選舉這點破事?走吧走吧,書記請喝酒,不去不好吧?”

          齊猛軟硬兼施地催著陌然,讓他根本沒心思想其他。只好套上外套,隨著齊猛出門。

          屋外的雪花越下越大,地上的積雪已經沒到了小腿了。這樣的雪,已經很久不曾見過。即便是那場千年不遇的冰凍,雪也沒見著有現在這么大。

          天地很靜,耳朵里只有欶欶的雪花飄落聲音。

          一腳踏上滿地的大雪,頓時感覺心都仿佛要融化。

          走了幾步,齊猛站住腳說:“你先往前走,我去叫下小燕,她爹讓她回去幫幫忙。”

          陌然心里一動,想起半個小時前齊小燕還在自己房間里曖昧,頓時心里亂了一片,阻止著齊猛道:“我們就喝個酒,沒什么事要忙的,不叫了吧?”

          齊猛笑道:“我們老爺們喝酒,女人就該伺候好。你陌然回家來參加選舉,齊書記說了,不能讓你失望。你是在外面走的人,見的世面大,別讓烏有村的選舉成了笑話。”

          陌然不語,只能淡淡一笑。

          齊猛突然壓低聲音說:“陌然,小燕一直對你那么好,你就沒一點想法?”

          話說過后,猛地拍了自己腦袋一把道:“現在你就是有想法,也是白想了。小燕現在是你嫂子了,陌天老婆了。你陌然總不能吃自家地里的菜!”

          齊猛桀桀怪笑了幾聲,笑聲在雪地里飄出好遠。仿佛一根枯枝劃過平整無痕的雪地,留下一道刺眼的疤痕。

          陌然想罵他幾句,礙于多年未見,再說齊猛拿齊小燕開玩笑,是拿他自家人在開,與陌然沒半毛錢關系。因此他沒作聲,任由齊猛打趣。

          齊猛與齊小燕,一個伯伯的女兒,一個叔叔的兒子。兩個人說到底也是堂兄妹。不過,從眉眼上看,齊猛與齊小燕兩個人長得也很像,如果不說破,別人都會以為他們是親兄妹。

          齊猛去叫齊小燕,陌然就站在一顆苦楝樹下等他們。

          苦楝樹的樹葉早就掉光,只有幾粒苦楝果子,還掛在半空中孤零零地等著麻雀來啄食。

          大哥陌天結婚后單過,陌家老爹特地為大兒子建了一棟新房,與陌家老屋隔了有四五十步,單獨在一片桃林里。

          陌天結婚后,陌然還從沒去過大哥家。不是他不想去,只是中間隔著嫂子齊小燕,讓他多少有些別扭。

          大哥陌天是個木匠,近些年家庭裝修的多,忙得幾乎腳后跟踢倒后腦勺。加上陌天的手藝好,業務多得排到一年之后。家里有嬌妻也顧不得了,一個月能有個三五天在家已經很不錯。

          齊小燕就閑得無聊,一天到晚在村里亂竄。反正村里比她苦的女人多得多,她家老公隔三差五還回來與她親熱一次,別的女人老公出外打工,一年最多就在過年回來一次,遇上沒賺著錢的年景,連過年回來的希望都要滅空。

          一個月前陌然回來,見過齊小燕一次,兄弟三人陪著陌家老爹喝了半宿的茶。也就在那天起,齊小燕就很少出門了,把自己關在家里,也不知在忙活些啥。直到今晚她突然出現在陌然的房間里。

          正在胡思亂想著,齊猛與齊小燕過來,看著陌然站在樹下,一齊笑道:“看到寶了?”

          陌然抬頭,輕輕一笑,沒做聲。

          齊猛在前頭走,陌然和齊小燕跟在后邊,踩著齊猛踩出來的腳印。齊小燕偷偷看了一眼陌然,低聲說:“我爸這時候請你喝酒,一定沒安好心,你可要注意點。”

          陌然笑道:“齊書記是老干部了,我信他。”

          齊小燕輕輕呸了一口道:“你要信我爸,當初我爸要你娶我,你為啥拒絕?”

          陌然訕笑道:“當初不是年輕么?再說,你現在還是我陌家的人啊。”

          齊小燕就笑,眉眼彎成一汪新月,掐了陌然一把說:“你的意思,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這話究竟含有什么意思,陌然不想去追究。但這句話聽起來,總感覺不是那么一回事。于是抬頭看一眼走得越來越遠的齊猛說:“我們得快走,要不被猛子扔下了。”

          齊小燕撇著嘴道:“你怕丟了呀?這么大個男人,怕我賣了你?”

          陌然笑道:“看誰賣誰。你想賣我,總得有人要。”

          齊小燕不等話落音,當即接口道:“我要。”

          陌然便去看她,發現她的一張臉,紅得像個紅富士蘋果,嬌艷可愛。心里一動,不禁在心里喟嘆起來。齊小燕這朵烏有村的村花,居然被老實木衲的大哥收在家里了,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讓眼高手低的齊小燕如此甘心情愿。

          齊小燕看他不語,仍然低聲說:“陌然,我說真的,我覺得我爸請你喝酒就是個幌子,他一定心里有鬼胎。”

          “什么鬼胎?”

          齊小燕指著前面走著的齊猛說:“你難道不知道,這次選舉是差額選舉,齊猛也是候選人之一么?”

          “這與我有什么關系?”陌然不屑地說:“誰選上了,都是烏有村的勝利。我又不是志在必得。”

          齊小燕默默掃了他一眼,嘆道:“要是齊猛當上了村長,烏有村就有戲看了。”

          “他做村長,你爸做書記,不是更好?烏有村變成齊家村,大小事你們齊家說了算,你還不滿意嗎?”陌然不解地問。

          在烏有村,是兩分天下的格局。整個烏有村,按姓氏排名,齊家人數最多,占三分之二。剩下一個李姓,一個陌姓。李姓以子虛鎮副鎮長李大霄為代表,在烏有村還有一席之地。至于陌然家的陌姓,除了他們一家人,再無其他人,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自從有村委以來,村支兩委的干部,都是齊家和李家各自坐莊。支書的寶座一直被齊家的齊烈占著,剩下個村主任,就是所謂的村長的位子,像扔塊狗骨頭一樣扔給了李家。

          李家雖有個副鎮長做后盾,無奈人數無法與齊家匹敵,多少年來,也只好屈尊在村長的位子上,一直不敢出聲。

          前陣子被撤職的村長李大有,就是因為半夜敲了同姓一家軍婚小媳婦的門,被人當場捉住,鬧到鎮里。鎮里沒法,才撤了李大有的職,提前選舉村長。

          齊家和李家,都在覬覦村長的位子。烏有村今非昔比,雁南縣在兩年前開始逐步搬遷來烏有村這塊地方,當個村長,就等于拿到了一把金庫鑰匙,誰都能看得清。

          齊家不讓著李家,李家自然不甘心村委大權全部落在齊家手里,幾番爭論下來,才把陌家推到臺前來。齊家和李家都清楚,只有陌家的人做了村長,他是屬于誰都不敢得罪的人家,其實就是自己手里的一個蛋,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陌然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在烏有村的村長選舉名單上的。

          陌然正想著,耳朵里突然傳來齊小燕一聲驚叫,隨即就被一只手拖住,腳下一趔趄,翻滾到了一道高坎之下。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fcju.tw
          彩3彩票APP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