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1. (全章節)主角德川秀子杜飛_小說我的日本鬼妻子最新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8-10-03 15:00

          主人公為德川秀子杜飛的小說叫《我的日本鬼妻子》,由悶倒驢原著,這書挺不錯的,精彩片段:即便是曲天這里,都沒有太快的做出反應來,但現在曲天終于是越過我沖了過去,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多了一件形似鏟狀物來,而他則是舉著這鏟狀物,往那白莉的人皮胳膊上砸了去。

          我的日本鬼妻子 精彩章節

          那立柜之中,屬于白莉的人皮,竟在此時突然的動了起來!看起來猶如是還有著骨骼血肉神經存在著,完全不似一張皮會做出的事情!

          那本是黑窟窿的人皮眼睛處,這時候也是閃動著妖異的血色小點兒,一只抬起來的人皮胳膊,還有那張開的五指,迅疾的抓向了許建軍的脖子去。

          雖說許建軍跟著他口中的陳叔,學到了一些東西,但多數都是跟精神力有關,不然也會使得江玉瑩成了植物人一樣,居然能夠控制精神力,來做出這么多事情了。

          雖說整個事情邪性的厲害,但也只是限于精神這個層次,所以在反應和行動之上,許建軍還只是跟我一樣的普通人,他沒有曲天那種敏銳。

          而他的脖子也是被那白莉的人皮手,給一下子扣住了脖子來,并且是給舉了起來,而許建軍雙腳不停撲騰,只能從喉嚨之中發出“呃呃”聲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從看到立柜之中白莉的人皮,到這人皮將許建軍給扣著脖子舉起來,前后不出三秒的時間。

          可是鏟子砸在人皮胳膊上的時候,居然發出了一聲很重擊打聲,似乎那人皮現在竟然是堅硬的厲害。

          但在這鏟子一砸下,那扣著許建軍的手也是松了開,許建軍便是掉在了地上,但卻只能捂著脖子費勁兒的咳嗽著,那聲音聽起來就像是一只老鵝,想要發出原先洪亮的叫聲一樣。

          不過那立柜之中的白莉人皮,也是一個模糊下,就從立柜之中不見了,我只覺得自己眼前一花,而后便覺得自己脖子之處,像是被什么東西給撫摸了一下。

          前方那里曲天霍得轉身,可他提著鏟子并未過來,反倒是眼神之中流露出凝重之色,死死的盯著我這里,但他的目光并未落在我身上,而是在注視著我身后之處。

          這屋子之中流動著一種奇怪的靜謐氣氛,雖然許建軍還在不停的咳著,但正是因他的這種動靜,反倒是使得這靜的感覺越發的強烈起來。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就在喉嚨那里聳動的時候,能夠更加明顯的感覺得到,有東西是在輕輕的放在我的脖頸兩側。

          現在已經不用去多想了,那在我身后的,并且放在我脖頸處的,一定就是白莉的人皮還有她的“雙手”!

          可越是這樣,卻令人越發緊張起來,甚至連冷汗都冒不出來,身子都僵硬的厲害。

          曲天沒有妄動,因為他知道,只要他一有行動,那么我這里必然會出事兒的,而且他不敢賭,站在我身后的白莉人皮,還會像對許建軍那么“溫柔”,也許只是一下子,就會用那“雙手”,一下子將我脖子給穿透了!

          僵持了短短的幾秒后,曲天聲音發沉的問:“你到底是誰?想要做什么?”

          我身后的白莉人皮,居然真的從那張“嘴”里頭,傳出了“咯咯”的笑聲來,只不過那笑聲讓我毛骨悚然,身子都是冰寒起來。

          更加可怕的,是那放在我脖頸處的“雙手”,也是緊了那么一點兒,雖然這種緊,要是放在平時我根本感覺不到的,但現在因為我的緊張,也就使得我神經緊繃,那微微的觸感,我也是能夠清晰的察覺的。

          我是再一次的吞了口唾沫,我身后的白莉人皮笑聲也是戛然而止,然后一個顯得很怪的聲音,從那張嘴里頭出現了,就像是混雜了男女老幼所能發出的動靜,略顯得沙啞和低沉,又像是砂輪磨過金屬的響動似得,只聽得她“說”:“我是誰不重要,想要的你也明白。”

          當我身后的白莉人皮說完后,那放在我脖頸兩側的“雙手”力度,又是加大了一些,我現在能明顯的感覺的到,自己的脖子有些緊了,隱有呼吸不暢。

          曲天目光從我身上離開,落到了我旁邊兒江玉瑩的床上,接著又是收回,看向了地上的許建軍去,現在的許建軍也是不再咳嗽了,他費力的抬頭,正在看著身邊兒的曲天。

          而曲天也是一副在思考的樣子,他是在做著決定,很快就將目光再次看了過來,他對我身后白莉人皮說:“放開杜飛,我成全你!”

          可我身后的白莉人皮卻聲音冷了幾分道:“我會信你?”

          接著又是發出了兩聲“咯咯”笑聲來,而我脖頸兩側,便是被勒緊了,窒息感一下子就涌了上來,我拼命的想要多呼吸幾口空氣,但卻無法做到,胸口那里則是憋的異常難受,眼睛也開始發澀起來。

          曲天這時候大聲說道:“好!那就讓杜飛拿開那如意!”

          我脖頸處略微的松了些,并且身后白莉人皮的“嘴唇”離著我耳邊近了,對著我說:“聽他的,去把東西拿走。”

          我看了眼曲天,就見到他是點了點頭,再瞄了眼地上的許建軍,就看著他是眼神露出絕望來,我忙是將目光移開了,不敢多看許建軍。

          而身后白莉人皮則是說:“走!”

          我開始移動步子,往旁邊兒床上江玉瑩走了過去,至于白莉的那“雙手”也并未離開我的脖頸,只是又松了些,我也沒有感覺到她在走,也感覺不到她絲毫的重量,可我知道她現在就是掛在我的背后的。

          這種令人極度不舒服的感覺,只有親身經歷才能夠體會,一張邪的過分的人皮,現在就掛在你的后背之上,并且還命令著你,做著你極為抗拒的事情!

          我現在走到了床邊兒處,伸手往江玉瑩那高高隆起的肚子上過去,一把攥緊了那指頭長的玉如意來。

          當我拿離開玉如意后,就看到江玉瑩肚子那里,本是微弱的蠕動,一下子就開始劇烈了起來,那種有什么東西要破肚而出的感覺,也是越發讓我覺得強烈起來。

          但要真的有東西從江玉瑩肚子里頭破開出來,那江玉瑩必死無疑了,她永遠也無法蘇醒了,即便她是有著超乎常人的精神力!

          就在這時候,本來爬在地上的許建軍,突然是發出了一聲如同野獸一樣的咆哮聲來,他身子也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速度和力量,如瘋了一樣,直撲我這里過來,一下子就將我給撞到在了地上。

          并且他是雙眼瞪的溜圓,雙手則是猛然間掐住了我的脖子那里,嘴里頭則是發出了沙啞聲音叫道:“我掐死你!掐死你!不要傷害玉瑩!”

          我想要叫出來,告訴許建軍不是自己要這么做的,但只能聽到自己“呃呃嗚嗚”的動靜,許建軍力氣越發大了起來,看著他現在的樣子,明顯就是失去了理智了。

          但他的身子很快就被提了起來,并且在發出“咚”的一聲后,就沒有了動靜兒了,而我則是從地上掙扎起來,看著曲天伸過來的手,一把抓住后被他拖著拉到了后面兒去。

          我這時候才看到,許建軍人是低著頭靠在墻那里,再一想曲天出現在我前面兒,想來剛剛許建軍突然飛出去,應該是曲天做的,至于發出的那聲動靜,應該是他撞到墻上所致。

          可我馬上就想起了自己背后的白莉人皮來,迅速轉頭看向自己兩側,卻并未發現有“手”在,后面也沒有人皮掛著。

          曲天則是對我說:“不用看了,她在那兒!”

          我順著曲天所指看去,就見到白莉的人皮,如今出現在了江玉瑩的床上,只不過她是保持著一個蹲在那里的姿勢,并且從白莉的人皮嘴中,正有奇怪的呢喃聲出現,聽著是極為的怪異。

          而且江玉瑩的高高隆起的肚子,那蠕動卻慢了下去,并且居然在白莉的人皮伸出“手”,放在了江玉瑩肚子上之后,就看到江玉瑩那高高隆起的肚子,竟然是一點點兒的縮了回去。

          可我卻聽到了一些聲音來,那聲音像是什么地方在漏水,我揉著自己的脖子,眼睛卻在尋找著聲源來處,但馬上就發現了異常來。

          江玉瑩穿著的褲子褲襠那地方,是由原來的淺色,一下子出現了發黑的顏色來,并且還在不停的擴大,就連的那床單都是如此,而且正是從床單之上,正不停有黑紅色的液體,不停的流了下去!

          我看著這一幕,啞著嗓子說:“怎么辦?”

          這時候我當然是在問曲天了,可曲天并沒有做什么,反倒是說:“讓她做下去。”

          我一時間弄不明白,為什么曲天不去阻止白莉的人皮,反倒聽他話中的意思,還讓白莉人皮繼續這樣。

          床上那里,白莉人皮那只“手”,隨著江玉瑩肚子漸漸癟縮下去后,也是一點點兒跟著下去,但出自白莉人皮嘴里頭的聲音,反倒是越發的快越發的大了些。這屋子之中的血腥味和混雜著的各種臭味,則是更加濃重起來。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fcju.tw
          彩3彩票APP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