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1. (完整版)陈天佑罗衫小说在线_陈天佑罗衫免费阅读全文by打枣

          发布时间:2018-10-04 11:36

          陈天佑罗衫小说在线

          陈天佑罗衫全文阅读

          陈天佑罗衫小说叫什么?陈天佑和罗衫小说的名字是《香尸艳魂》,又名《冥媒正娶》,这是由网络作者打枣创作的一本现代大灵异言情小说,非常的好看。陈天佑罗衫小说免费讲述的是陈天佑因为祭祖上错了坟,而惹上了一个女鬼,他没想到这个女鬼竟然这么漂亮,而且她还救了他一命···香尸艳魂陈天佑结局是什么呢?

          第一章 坟头纸

            我叫陈天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

            在我们农村,祭祖上坟是一门民俗学问,也是老百姓每年的头等大事,这里面有很多的规矩和忌讳。

            规矩往往是按风俗来订,忌讳则多数是祖辈们的经验之谈,虽然很杂,很多,却万万犯不得,否则很可能招来祸乱。

            甚至,会死人。

            我就因为有次上坟时不小心犯了忌讳,差点把命给丢了。

            那年我刚上高中,七月十五放假回家,下午我爹带我去上坟。

            我们这里上坟,有个既定的习俗:压坟头纸。

            就是拿四五张冥纸,压在坟头顶上。

            老话说“坟头有纸,膝下有子?#20445;?#23507;意是让祖宗保佑子孙,后继有人,可我爹让我压坟头纸时,我竟昏了头,压错了一座坟。

            压错别人家的坟头,这明显是犯了忌讳!

            我深知犯忌讳的后果,当时心里就有些害怕,于是跟我爹说:“爹,咱们祖坟地里怎么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坟头啊,害的我都压错了坟头纸。”

            我爹一听,脸色立马变了。他知道犯这种忌讳可不得了,所以急忙查看。

            可没几秒钟,我爹就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

            他虎着脸说:你这娃子胡说?#35828;?#20123;什么,哪里多了个坟头啊,这儿是咱家老陵,多了个坟头我能不知道吗,你是想咒我死?

            我揉了揉屁股,有些郁闷,想指给他看看,可一扭头…我就懵逼了。

            刚才我压冥纸的地方,一地的荒草,哪有什么坟头啊。

            难道是我看花了眼?

            这可真是蹊跷。

            ?#36824;?#25105;也没敢跟我爹争,主要在祖坟地争论这种事不太吉利。

            上完坟时,天已经上了黑影,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这事。

            也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啥,一路上,我总感觉背后有个人跟着,可扭头,什么都没发现,挺渗?#35828;摹?/p>

            回到家,我也没敢想太多,随便吃?#35828;?#39277;就去睡觉了。

            我这一睡着,做了个奇怪的梦。

            我梦见自己竟摸黑来到了那座坟?#38750;埃?/p>

            坟前正站着个女人,脚踏红绣鞋,身穿大红?#25165;郟?#25259;着红盖头,打扮的像个新娘子。

            我看不清她的?#24120;还?#24863;觉她身材很好,前凸后翘的,大红?#25165;?#37117;被撑的滚圆。

            她估计是察觉到了我,喊了我一声,然后从坟前的供桌上端来一杯酒让我喝。

            我纳闷她是谁,内心也抗拒喝酒,可不知为啥,我竟然迷迷糊糊不受控制似地接了酒,而?#19968;?#36319;她交了杯!

            人生初次喝酒,酒入喉肠,一阵难以忍受的灼辣顿时让我从梦中醒来。

            我大口大口的?#20154;裕?#28982;后干呕,这才发现原来只是个梦。

            我妈那会儿还没睡,听到我的动静,从外面进来问我咋了,是不是感冒了。

            我说没有,然后赶紧问她:妈,你说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我妈一下笑了,安慰我说:你这傻孩子,肯定是做噩梦了吧,哪里来的鬼啊,快点睡觉,别乱?#20843;?#20102;。

            可?#19968;?#26159;害怕,拽着她胳膊不让走。

            最后我妈没辙,等我睡着了才离开的。

            次日清晨,我穿好?#36335;?#36215;床,叠被子的时候,忽然发现枕头?#26434;姓?#27867;黄的纸。

            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吓得手一哆嗦。

            竟然是张冥纸!

            冥纸上还有字:尔与吾奉天成婚,花烛之夜好事未成,妻明日再来。

            我一下联想起昨晚的梦来,?#24067;?#21518;脊背都一阵阵的发凉。

            奉天成婚?花烛之夜?妻子?

            难道我被女鬼给缠上了?

            我赶紧拿着冥纸跑出去找我爹妈,可我刚跑出屋,手里的冥纸竟一下化成了灰!

            我爹正在收拾着家什,见?#19968;?#24613;火燎的冲出来,问我干吗呢这么慌张。

            我支支吾吾说:“纸,字,鬼,女鬼在冥纸上给我留了字!”

            我爹脾气挺冲,见我结结巴巴的,脸色一沉,过来就敲了我脑袋一下,吼我:“劳什子的鬼!看你个熊样,大清早的卖疯!”

            我妈听到我爹发火,忙从灶房里跑出来问我咋回事。

            ?#39029;?#20102;我爹一眼,不理他,委屈着跟我妈说了刚才起?#24067;?#21040;有字迹的冥纸的事。

            我这么一说,我爹妈对视了一眼,然后看我就跟看神经病似地。

            ?#36824;?#25105;妈这人心细,数落了我爹的冲脾气几句,又张罗好饭菜,就去把我们村的桐升给请来了。

            桐升长的吓人,一?#38472;?#23376;,还是个驼?#24120;?#20294;他挺能耐,是我们村的端公,平时村里有谁得个怪病啥的,他一般都能治。

            有人去?#32769;?#33900;,也是他给帮着看日子。

            我妈把桐升请来,就是让他给我看看,是不是招惹了脏东西。

            桐升来后,盯着?#39029;?#20102;瞅,表情就严肃起来。

            他一句话也不说,?#36824;?#24339;着腰,绕着我转。

            转了几圈后,他砸了砸嘴,竟拉着我来到院子的太阳底下站着。

            我被他拉到院子里后,他就盯着我的影子端详,动作还挺怪异的,时而朝我肩膀上吹口气,时而又朝地上的影子吹口气。

            我正纳闷他这搞什么名堂呢,忽然,他皱了下眉头。

            扭头就问我妈:“恁家有扇子没?”

            我妈这人很聪明,只看桐升的脸色就意识?#35762;?#23545;头,忙说:“有扇子,有扇子,桐升叔,我娃咋地了?真招了脏东西?”

            桐升脸色阴的发黑,他没回答,只说:快去拿把扇子来,再?#24613;?#22696;汁和鸡血。

            我妈点头,赶紧招呼我爹去拿。

            我爹这会儿也意识?#35762;?#23545;劲,没犹豫,很快找来扇子和墨汁,还专门杀了?#36824;?#40481;。

            我本来就害怕,这会儿桐升的表情让我心里更慌了,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咋办。

            我妈疼我,抱了抱我,安慰我说:天佑娃,别害怕,一切有你桐升爷爷呢。

            我嗯了声,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

            桐升拿了扇子,先是把鸡血泼在扇?#30001;希?#21448;用墨汁在扇面上写了两个字“阴阳?#20445;?#23601;对我爹说:“你扶着点天佑娃,别让他歪倒了。”

            我爹点头,赶紧把我扶住。

            我心里纳闷,心说扶着我干啥,他还能一扇子把我给扇走咋地,这又不是铁扇公主的芭蕉扇。

            可我万没想到,桐升只朝我扇了一下,登时,我就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头?#25991;?#30505;,浑身无力,软踏踏的朝地上栽。

            我爹吃了一惊,赶紧将我抱住,不住地喊我的名字。

            我妈一看这架势,竟吓?#27599;?#36215;来,问桐升我到底是咋了。

            桐升摸了摸我脑袋,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说?#22909;?#38169;咯,没错咯,阴阳扇能把人给扇栽了,这娃的人魂果然是没咯。

            然后他?#22836;?#21648;我爹赶紧把我背进屋放在床上。

            我躺在床上,真感觉就跟死了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仅能听到他们说话和忙碌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桐升让我妈找来黄表纸和剪刀,他嘴里念念?#21702;?#30340;,然后剪了个小纸人贴在我后脑勺上。

            说来奇怪,纸人在我后脑勺上一贴,?#19968;?#36523;一热,竟感觉有力气了。

            我妈看我气色好了些,擦眼抹泪地说,差点被我给吓死了。

            我爹也松了口气,问桐升,我到底是被什么脏东西给缠上了。

            桐升?#26790;?#40657;的眼窝子瞅了瞅我爹,说:这得问天佑娃自己了。

            我爹跟我妈就急忙问我到?#23376;?#21040;了啥。

            我不敢隐瞒,把昨天上坟时压错坟头纸,犯了忌讳,又梦见跟女鬼结婚喝喜酒,以及早上在枕头旁捡到有字冥纸的事说了。

            我刚说完,我爹妈都?#21589;?#20102;,桐升的脸色也变得更难看了。

            ?#24052;?#21319;叔,我娃这是被女鬼寻上了啊,你可得救救他呀。”我妈赶紧求桐升,那焦急的样子,就差给桐升跪下了。

            我爹也说,桐升叔,求求你,只要能救我儿,你要多少钱都?#23567;?/p>

            桐升却摆了摆手,说:这不是钱的事,我先想想办法,看今晚能把那女鬼糊弄过去不,不行的话,恁还得另请高明。

            接下来,桐升让我妈去扎了个稻草人,还把我的?#36335;?#32473;稻草人穿上了,又用针扎我人中,挤出一滴血来,滴在?#35828;?#33609;人身上,最后就把稻草人放在了床上用被子盖住。

            傍晚的时候,桐升又给我披上蓑衣,带上斗笠,还在我脸上抹了锅底灰,然后让我站在床头举着一把黑伞。

            我好奇,问桐升整这些花里胡哨的干嘛,桐升就说,这是让女鬼?#20063;?#21040;我,而且要用稻草人代替我跟女鬼行房,不然的话,一旦我跟女鬼同房,我的人魂就永远都回不来了,还可能被女鬼缠一辈子。

            我虽然听不太懂,可这会儿害怕,?#36824;?#20182;弄啥,只能全听他的。

            差不多晚上?#35828;悖?#26704;升吩咐我爹妈出去,然后嘱咐我说:“天佑娃子,那女鬼一会儿就要来了,你千万不能动,明白吗?”

            我点?#35828;?#22836;。

            桐升又说:?#23433;还?#21548;到什么,就算女鬼喊你名字,你也不能出声,晓得不?”

            我又点头。

            桐升这才放心了似地,出去端了一簸箕的草木灰洒在地上,又在我屋门口、窗户各点了红蜡烛,然后意味深长的瞅了我一眼出去了。

            他刚出去没多久,忽然,窗户那边的红蜡烛竟呼呼地晃动起来,那感觉,就好像有人用嘴巴在吹。

            我盯着蜡烛看,心里慌的不行,而就在这时,我又看到撒了草木灰的地面上,竟缓缓出现了一串脚印!

            好像有人踩在上面。

            我顿时吓得心脏?#32487;?#21040;了嗓子眼里。

            老天爷。

            她来了。

            正朝我一?#35762;?#36924;近!

          第二章 绝美女鬼

            我吓?#20040;?#27668;都不敢喘,腿肚子也在打转,可桐升说了,我不能出声,更不能动,所以我只能忍着。

            地上的脚印很快就到了床跟前,我盯着面前的空气浑身发抖。

            不一会儿,那个我梦里披着红盖头,身穿大红?#25165;?#30340;女人就缓缓从空气里?#26376;?#20986;来。

            她出现后,轻轻坐在了床头。

            我就那么盯着她,感觉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可她坐在床上,既不动,也不出声。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我腿都站麻了,她才开口:“相公,你醒了没,醒?#35828;?#35805;,就把我的红盖头掀开吧,今晚咱们得入洞房了。”

            我一听这话,心里跳的更厉害了。看来这女鬼是真的要跟我行房事啊。

            说真的,我也不小了,男女之事我很明白,甚至在?#21861;?#33945;的催动下还十分渴望,可让我跟一个女鬼洞房,想想就渗人。

            “相公,你怎么不说?#25226;健!?#22905;见稻草人不回应,再次开口问道,还伸出手去推了?#27900;?#30528;被子的稻草人。

            我心里忽然一紧,想起来一件事,稻草人毕竟是假的,瞒一时可以,但女鬼不是傻子,要是被她发现床上的只是个稻草人,那我岂不是完了?

            “相公,你害羞吗?你要是害羞,那我自己揭盖头了哈。”女鬼的声音十?#27835;?#26580;,温柔里还带了几丝的羞涩。

            紧接着,她竟真的将披着的盖头给揭下来了。

            在这一瞬,我盯着她的脸蛋看去,登?#26412;?#38271;大了嘴巴。

            惊艳,绝美!

            我甚至不敢相信这个世上会有这么漂亮的女鬼!

            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脸蛋,略浓的柳叶弯?#36857;?#38271;长的睫毛,以及那双大大的澄澈眼眸……完全就是当红女星迪丽热巴的升级版!

            我简直看直勾了眼,忍不住想,这样的女人,就算是鬼,做我的女人我也愿意。

            ?#20081;?#35782;的,我竟不那么害怕了,迷恋一般盯着她的眼睛。

            而她略带羞涩的笑了笑,直接开始脱?#36335;?#20102;。

            “相公,你还小,我知道你害羞,?#36824;?#20170;晚之后,你可就是个小大人了。”她一边脱?#36335;?#19968;边说着。

            随着她那大红?#25165;?#33073;落,里面展露的是红色的肚兜,那呼之欲出的尤物,看的我口舌生津。?#25239;庀乱疲?#21482;有一条红色小内,包裹住的雪白臀·瓣,好像有种魔力,吸引着我的?#25239;狻?/p>

            咕咚。我竟咽了一口唾沫。

            好在声音不大,并未引起她的注意。

            “相公,我今晚是你的……”她娇羞一声,钻进了被窝。

            被窝里,她双手在动着,我明显感觉到她是在脱掉胸罩和小内内,这让我忍不住有些燥热。

            ?#36824;?#23601;在这时,一声尖叫骤然响起。

            “啊!”

            她猛然扯开被褥从床上跳下来,就站在我面前,这时床上的纸人,呼腾一下着了,而她的双手也好像灼烧的木炭一样烫红,洁白的脸蛋疼的一阵扭曲。

            “哪里跑!”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厉喝,紧接着,桐升拿着一把桃木剑冲了进来。

            “找死!”女鬼扭头,怒骂一声,双手一张,倏忽间,大红?#25165;?#31359;在身上,立马就朝桐升扑过去。

            “女鬼,死到临头,还?#20063;?#29378;!”桐升大骂一声,一剑朝女鬼刺来。

            女鬼直?#30001;?#25163;,抓住了桃木剑。

            哧?#30149;?/p>

            好像水滴在烧火棍上一般,她尖叫一声,倏忽将手收回。

            而桐升冷笑,继续朝女鬼猛刺。

            女鬼似乎很害怕桐升手里的桃木剑,吓得连连后退。

            “今天就让你魂飞魄散!”

            桃木剑再次刺出。

            在这?#24067;洌?#25105;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跑出去挡在女鬼身?#21834;?/p>

            “不要!”

            ?#20439;獺?/p>

            桃木剑插在了我肩膀上。

            这一瞬,我们三个都愣住了。

            女鬼诧异的盯着我,又盯着床上?#24524;?#30340;稻草人看了眼,眼神忽然变得复?#20305;脑?#36215;来。

            “娃子,娃子!”桐升喊道。

            女鬼却在这空隙之际,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身躯一闪,化作一道红芒,直接从窗户消失了。

            我爹妈听到动静,赶紧跑进来,看到我肩膀被桃木剑刺出鲜血,都着急起来,而这会儿床上稻草人还在?#24524;眨?#25105;爹赶紧找来水把火灭了,我妈则哭着开始给我包扎伤口。

            “对不住咯,对不住咯,我没想到这娃子会护着那个女鬼哟!”桐升赶紧给我妈道歉。

            我妈没理会他,给我包扎好后,一把将我搂住,眼泪大颗大颗的掉。

            桐升还在道歉,不断解释刚才的一幕,我爹灭了火之后,跟桐升说:叔,没事,孩子不听你的话,这不怨你,不怨你的。

            “哎,女鬼跑喽,这次她受惊了,估计下次会害死人了,我治不住咯,真治不住咯,你们另请高明吧。”桐升一脸内疚的说着,站起来摸了摸我脑袋,竟然拔了我一根头发,转身就走。

            我疼了一下,但并未在意,主要肩膀上这会儿疼的要死。

            我爹叹息一声,也没拦着桐升,我妈也没留桐升再想办法,只是关切的问我肩膀怎么样了。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我妈就拉着我来到外屋的床上,让我?#19978;隆?/p>

            等桐升走后,我妈哭着问我爹:“咱这下该咋办啊,桐升也治不住那个女鬼,难道咱娃以后就被那女鬼给缠住了?”

            我爹叹息,没说话,我却开口说:“妈,我感觉那个女鬼姐姐对我没有恶意。她不像是要害我的样。”

            “傻孩子,鬼害人都这样,不声不响的,你可不要被她迷了心窍。”

            我爸这时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地插嘴说:“对了,娃他娘,要不我去?#35328;?#29241;请来吧。天佑是他孙儿,他肯定会出手帮忙的。”

            我妈一听,脸色遽然一变,立马十分抗拒的摇头:“不行!我不能再让我天佑娃丧命!”

            我爹皱?#36857;骸?#21710;,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放不下啊,那只?#36824;?#26159;个意外,不是咱爹的错。现在天佑被女鬼缠上,桐升叔是治不了,估计也只能让咱爹出山了,难道你忍心看着天佑这样下去?”

            “不行,绝对不行!我就是死,也不能再把我娃交给那个老东西!”我妈的情绪变得更加激动起来吼道,还把?#19968;?#22312;身后,好像我爷爷准会害死我似地。

            我却愣住了。

            他们是在说那个独自隐居在深山老林里的爷爷!那个我只见过两次,而且据说曾在文革时,被打倒?#35828;?#23553;建先生!

          第三章 喊魂

            我爷爷是封建先生这一点?#19968;?#26159;从村里的老人口中知道的,但我对爷爷这个人没什么印象,小时候我爹带我去见过他两次,到现在,我已经记不住他的模样了。

            而且,爷爷是我妈的禁脔,甭管什么时候,只要我爹一提起爷爷来,但凡被我妈听到了,我妈肯定没了贤妻良母的形象,立马暴跳如雷,一副跟爷爷势不两立的架势。

            这里面的缘由我不清楚,我也从不敢提爷爷俩字。现在我爹为了我要找爷爷帮忙,看来是真的没辙了。

            “孩他娘,你别生气,我知道你还是过不了那道坎,可你?#39748;?#29616;在咱天佑娃被女鬼害的魂都没了,这种事除了咱爹,还能有谁救得了他?”我爹眉头紧皱,试图继续劝说我妈。

            可我妈就是不听,咬着牙说道:“其他村的端公有的是,我不信没了你爹那个老东西,我的娃就没救了。”

            我爹气结,却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说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喉头发痒,下一秒,一股子强烈的呕吐感袭来,我“呕”的一声趴在床沿就开始吐,后脑勺那里就跟破了皮一样火辣辣的疼。

            我妈吓得“啊呀”叫了一声,连忙捶我后?#24120;?#25105;爹也吓了一跳,站起来一看,说:坏了!桐升叔给扎的那个小纸人烧没了。

            我这才知道后脑勺火辣辣疼的原因。

            我趴在床沿吐了一阵,身子软的像?#26448;啵?#23436;全一点力气都没有,?#30001;?#25105;肩膀上还中了一剑,现在可以说是半死不活的。

            我妈又开始哭起来,坐立不安的。

            我爹?#24067;?#30340;团团转,要再去找桐升来,可他刚出了门口,忽然杵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昏暗的前方。

            我妈扭头瞅了一眼,喊我爹:你杵那儿干嘛,快点再去把桐升叔接来啊,不然我看咱娃今晚上是?#38745;还?#21435;了。

            可我爹还是一动不动。

            我妈又问了一句,我爹仍旧没动,好像被什么东西吓到了。

            直到过了足足三?#31181;櫻?#20182;竟开口喊了一个字:爹!

            我妈一愣,扭头,就见有个高大的身?#25353;?#22806;面走进来,我妈一见那人,噌的一下站起来,?#20081;?#35782;就挡住我。

            来的人不是别人,竟是我爷爷。

            他竟不请自来。

            “爹,你来的真巧,快救救天佑,救救您的孙儿吧。”我爹也?#36824;?#25105;妈这会儿什么脸色了,赶紧开口说道。

            可我爷爷却一动没动,盯着我妈,表情十分凝重。

            我虽然没力气,但我躺的角度正好看到爷爷那张脸。

            他跟我爹长的没多大意思,都是一张国字?#24120;?#27987;眉大眼的,孔武有力,?#36824;?#20182;比我爹还要高点。

            我妈是一看到爷爷就来气,她没好气的说:“你来干什么,走!快点走!十五年前你曾经答应过我,永远不再踏入我家一步的,现在你怎么好意思回来!”

            爷爷先瞅了床上的我一眼,这才说:?#25300;一?#26469;是救我孙儿的。”

            他面对我妈时,口气明显有些虚。

            “不用你救,你快点走!”我妈立马喊道,情绪再次激动起来。

            我爹终于忍不住了,冲上来就抽了我妈一巴掌:“你有完没完了!这是咱爹,你什么态度?咱爹是来救天佑的,难道孩子的命你不想要了!?”

            我妈懵了下,呜的一声哭起来,捂着脸就蹲在?#35828;?#19978;。

            我爷爷这会儿没理我爹妈,直接走到床前,大手在我天灵盖上一?#21073;?#31455;松了口气似地,说了句“幸好来的及时?#20445;?#28982;后对我笑了笑。

            我盯着爷爷,感觉这人,陌生又熟悉,还有种说不清的亲切?#23567;?/p>

            “去给我拿个碗来。”爷爷忽然扭头对爹说。

            我爹一听,对我妈哼了声,赶紧就拿来一个碗。

            爷爷接了碗,倒扣在掌心,嘴巴快速的动了几下,好像在念咒语,与此同时,他手掌吸着碗底在空气中做了个舀水的动作,一下又将碗正过来,然后就对我说:“来,天佑,喝了它。”

            说着,扶着我起来,将碗里的东西喂给了我。

            碗里的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无色无味,入口清凉,喝了之后,我就感觉浑身发热,很快就有力气了。

            ?#36824;?#21018;才爷爷那一手,却把我给惊讶到了。

            我看到,刚才碗明明是倒扣在他手里的,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可正过来后,碗里就有了大半碗的液体,这是为啥,他怎么做到的,让我感觉很稀奇。

            “妈,我没事了,你别哭了。”我坐在床上,喊了一声我妈。

            我妈抬头,看了我一眼,站起来擦了擦红肿的眼要抱我。

            可爷爷忽然大手一摆,对我妈说:时间紧迫,我?#20040;?#22825;佑出去趟。

            我妈害怕什么是的,立马说:不行!我的孩子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爷爷眉头微微一皱,没听我妈的,一只手倏地在我脉搏上一搭,顿时,我好像被强电流给击中一般,浑身一颤。

            下一秒,爷爷手又在我手腕上一拽,我只感觉身子一飘,竟到了他肩膀上!

            “放心,我很快就带天佑回来,要出了事,我不得好死!”爷爷扛着我就走,到了门口时扭头对我爹妈说了这么一句。

            我刚要喊我妈,没想到爷爷走起来,速度奇快无比,眨眼的工夫已经到了村子的后山脚下了。

            说真的,我有些懵,从刚才爷爷手搭在我脉搏上那一刻开?#36857;?#30452;到来到后山脚下,我一直都在懵逼?#21050;?/p>

            他简?#26412;?#36319;个武林高手一样,神秘!高深!他刚才的一系列手段,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真的冲击到我了。

            “你,你把我放下,你肩膀硌得我肚?#30001;?#30140;。”?#19968;?#36807;神来后,对他喊道。

            可他就跟没听到我说话似地,一口气扛着我来到了村后山的野人沟,这才把我放下来,而且,他还脸不红气不喘的。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39029;?#20102;他一眼问。虽然他是我爷爷,可毕竟很少见面,现在还是有些生疏的。

            他笑了笑,说:“你这傻孩子,你的魂丢了,我带你来当然是叫魂。”

            “我的魂是因为被女鬼缠了才丢的,在这里能叫回来?”我四下看了看问道。

            这野人沟,位于我们村后山的阴背面,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而且村里的老人也说过,野人沟这边经常?#20013;埃?#29616;在我被爷爷带到这里,还是大晚上的,周围黑黢黢的,让我心里有些发毛。

            爷爷就说道:“魂离身,性喜阴。这野人沟当年是小日本残杀老百姓丢尸的地方,后来文革,不少人经受不住侮辱也常来这里自?#20445;?#21487;以说,这里阴气最重了,说不定你的魂就在这里跟其他的冤魂一起玩呢。”

            我一听,我的魂跟鬼在玩?#32943;?#24471;我后背都凉飕飕的。

            爷爷见我害怕,笑了笑,说:“好了,有我在,莫怕。”

            然后又从怀里掏出来一张冥纸压在我头顶上,说:“人是魂的坟,?#28982;?#25105;点燃了冥香,你就大声喊魂归兮来,明白吗?”

            我一愣,问:啥?魂的坟?什么魂归兮来?

            脑子里竟然开了小差,想起来语文课本里好像有篇文章就有魂归兮来这样的句子。

            爷爷解释说:“天佑,这人体,其实就是一个人魂魄的坟,坟这个字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忌讳,甚至认为坟就是死亡的象征,其?#30340;兀?#22367;只?#36824;?#26159;个寄存,跟你们住房子一样,魂也需要有地方住不是?

            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只要记住,?#28982;?#25105;让你喊魂归兮来,你喊就是了,这回晓得了么!”

            我是越听越糊涂,?#36824;?#39746;归兮来我自然会喊,所以就点?#35828;?#22836;。

            很快,爷爷就点燃了冥香,冥香在微风吹动下,一大片一大片的烟雾?#33268;?#22312;整个野人?#36947;鎩?/p>

            爷爷盯着周围看了下后,又对我说:“一会儿有阴风,你记得用手压住头顶的冥纸,晓得不?”

            我再次点头。

            爷爷就双手握住冥香,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弯腰拜了下后,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说来真是玄乎,他念叨之前,风一点都不大,可他一念叨,这风陡然就大了许多,还凉飕飕的,刮得人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明显是阴风。

            “喊!”爷爷快速的盯着四下漆黑看,旋即急忙提醒我。

            我一听到提醒,立马就开?#24049;埃骸?#39746;归兮来!”

            “魂归兮来!”

            接连喊了好几声后,忽然,阴测测极为渗?#35828;?#38452;风,竟一下消失了。这感觉就好像,无处不在的风,像水蒸气一样被蒸发了。

            我感觉不对头,扭头看爷爷。

            爷爷的脸色竟骤然间变得煞?#20303;?#20182;快速的盯着漆黑的野人沟看。

            “不妙!有古怪,天佑,快跑!”爷爷忽然喊道。

            话音未落,冲到我跟前,抓住我胳膊,撒腿就跑。

            而在这时,我?#20081;?#35782;的盯着周围看,却发现,一些古怪的黑影,晃晃悠悠的都从空气里冒出来了。

            我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简?#26412;?#26159;百鬼夜行!

          第四章 鬼藏人

            我吓得头皮发炸,腿肚子都开始抽筋,要不是爷爷拉着,估计这会儿我早就吓瘫在地上了。

            爷爷拉着我跑了几百米后,见我实在是跑不动,竟急忙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黑色的小?#23637;蓿?#28982;后一下摔在地上。

            伴随“咔嚓”一声,?#23637;?#30862;掉。

            登时,一股黑气?#33268;?#20986;来。

            不多会儿,黑气消散,我竟看到一个身穿彩裙的可爱小女孩转了两圈后,站在那里。

            “小?#21183;歟?#36825;野人?#24403;?#20154;设了百鬼行煞阵,现在上百只鬼正追我?#19988;?#20457;,暂时是跑不掉了,你快点把我们藏起来。”爷爷急忙?#38405;?#23567;女孩吩咐道。

            小?#21183;?#30504;巴了两下大眼睛,点?#35828;?#22836;,掀起裙子来说:“爷爷,大哥哥,你们快进来。”

            我愣住了,钻小姑娘裙子底?

            可爷爷没犹豫,拽着我就朝小?#21183;?#35033;子底下钻。

            说也奇怪,小?#21183;?#35033;子就那么大,估计藏个小猫小狗都够呛,可爷爷拉着我一钻,面前立马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爷爷,这……”

            “嘘,别出声。”我刚要开口问,爷爷急忙打断我。

            而我一扭头,却看到小?#21183;?#27491;好站在我和爷爷身后。

            我们没在裙子底下?

            我好奇,纳闷,但爷爷不让出声,我只好盯着小?#21183;?#30475;,虽然周围漆黑,好在小?#21183;?#36523;上散发着莹莹微光。

            这小姑娘,长相的确可爱,乍一看,倒像是个瓷娃娃似地,就那么站着,一动不动,用两只大眼睛瞅着我。

            爷爷扭头,看了眼小?#21183;歟?#21387;低声音说:“小?#21183;歟?#21385;鬼走了后记得提醒我。”

            小?#21183;?#28857;?#35828;?#22836;。

            我拽住爷爷胳膊,小声问:“爷爷,她,她,是个鬼?”

            爷爷点头说:是的,小?#21183;?#26159;我养的一只小鬼,是我孙女,这么多年,我在深山老林里闷?#27809;牛?#37117;是小?#21183;?#38506;我说话。

            我倒吸了口冷气,心说爷爷不愧是封建先生,竟然养鬼,还跟鬼一起生活,也真够可以的。

            我又问:“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啊,难道不是野人沟了吗?”说着,我四下看了看,完全看不出在什么地方。

            爷爷说道:“傻孩子,小?#21183;?#25226;我们藏起来了,这叫鬼藏人,我们被百鬼?#20998;穡?#21482;有被鬼藏起来,身上的活人气才不会被闻到,咱们其实还在野人沟,但那些厉鬼肯定?#20063;?#21040;我们了。”

            我虽然感觉这玄乎的很,完全超越了我的理解?#27573;В还?#25105;大概明白是啥意思了,内心除了觉得有些害怕外,倒也感觉挺有意思的。

            接下来,我盯着小?#21183;?#30475;,她也盯着我看,还时不时对我笑,刚开?#36857;?#25105;不敢对她有表情,主要因为她是鬼,?#36824;?#21518;来见她实在可爱,也就忍不住对她笑一下,同时,我也对鬼有了另外一种认识。

            或许,是我之前的?#29616;?#38169;了,总感觉鬼都是害?#35828;模?#20854;实不然,最起码面前的小?#21183;?#23601;不会害我。

            过了差不多十?#31181;櫻?#23567;?#21183;?#23545;爷爷说:爷爷,那些厉鬼在附近找了几圈没找到你们,现在走了。

            爷爷点头,就让小?#21183;?#25226;我们放出来了。而后,爷爷就用另外一个小?#23637;?#25226;小?#21183;?#25910;了,然后拉着我继续下山。

            好不容易回到山脚下,爷爷忽然停下来,问我:“天佑,刚才虽然我们中了百鬼行煞阵,可我?#19988;?#35797;着招魂了,你的魂不再野人沟。你告诉我,你的魂到底是被谁抽走的?”

            我皱?#36857;?#19981;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桐升说我的魂丢了是因为那个女鬼,可我心里感觉,女鬼姐姐没有害我的意思。

            “你怎么不说话?”爷爷又问道。

            我没辙,只好再一次把压错坟头纸,以及做梦跟女鬼结婚,后来我妈找了桐升,桐升判断我丢了人魂等一系列事情说了个遍。

            可没想到,我刚说完,爷爷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嗓门也?#24067;?#25552;高几倍:

            ?#24052;?#21319;?!就是那个?#29992;曬掌?#30340;锅腰子端公?”

            我点?#35828;?#22836;。

            爷爷眉头皱起来。

            “告诉我,那老匹夫去你家后到底?#38405;?#20570;了些什么!”

            我被爷爷这大嗓门吓的有些不敢开口,?#36824;?#30475;他严肃的表情,我不敢隐瞒,就一五一十的全说了。

            刚说完,他顿时拍了下大腿骂道:“干他娘个老逼的,这锅腰子要害死我孙儿哟!老子真该十五年前搞死他的!”

            说完,没等我明白咋回事,爷爷直接就抓住我说:“走,去找桐升那个狗叼草的。”

            我有些无语,爷爷生气的时候骂人真?#33618;?#21548;的。

            很快,他拉着我进了村,直奔桐升家。

            来到桐升家,爷爷一脚就把他家的寨门踹开了,桐升家的房子是农村的那种老屋,土坯房,低矮破旧,爷爷低着头推开?#26790;?#38376;就喊:?#24052;?#21319;,你给?#39029;?#26469;,竟敢害我孙儿,真当我陈子道好惹的!?”

            可进了屋后,我们根本没找到桐升的人,倒是爷爷点了煤油灯后,竟然在桐升家的床上见到了一窝子大老鼠。

            说真的,那窝老鼠个头大的离谱,比着猫都大,七八?#35805;?#30340;,正围着一只黑的簇动,刚开始见到时,?#19968;?#20197;为是几只猪崽子呢,可当看清楚后,顿时恶心的我想吐。

            爷爷哼了一声,骂道:“妈的,被那个狗日的跑了!”

            接着爷爷就提起来旁边炉?#30001;?#30340;一壶?#20154;?#30452;接扔在了床上。

            那一窝大老鼠,立马被烫的吱吱叫着乱窜。

            爷爷没做逗留,拉着我直接回了家。

            刚回家,我妈赶紧拉着走到一旁左看右看的,见我没事,这才放心,但她还是没理会爷爷。

            我爹却问爷爷:“爹,你带天佑干嘛去了?”

            我爷爷有些沮丧,说:喊魂了,但是没喊回来。

            我爹皱?#36857;骸?#37027;该咋办啊,你都喊不回来,那我天佑娃的魂难道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我爷爷哼了声:“有我在,我孙子的魂肯定能?#19968;?#26469;。?#36824;?#29616;在首先得找到桐升那个老王八。”

            我爹一愣:“找桐升叔干嘛?”

            “混账东西,你们这是被桐升算计了还不知道啊,被人卖了还在给人数钱呢!”爷爷瞪了我爹一眼说。

            我爹不明所以。

            爷爷就说:去把白天那会儿桐升用的扇子找来我看看!

            我爹一听,大概是觉得蹊跷了,赶紧把扇子找来。

            爷爷看了下就说:这是阴阳扇,是扇?#30001;贤?#20102;鸡血和墨汁制成的,鸡血属阳,墨汁属阴,阴阳扇能把?#35828;?#39746;灯给?#24471;穡?#20320;们这是被桐升坑了!

            我们这才明白,原来是桐升在搞鬼。

            按?#25214;?#29239;的意思,其实我虽然上坟时压错了坟头纸犯了忌讳,但是女鬼并没害我,女鬼只是想跟我洞房花烛罢了,可我妈担心我,去把桐升请来了,桐升就用阴阳扇把我肩膀上的魂灯?#35753;?#20102;一?#25285;?#36825;才让我晕倒的。

            我爹一听,恍然大悟,恨不?#20040;?#33016;顿足。

            爷爷却又问我:天佑,告诉我,桐升是不是拔了你一根头发?

            我立马愣住,感觉此时的爷爷就跟个神仙似地,点?#35828;?#22836;。

            爷爷苦笑说:这桐升别的本事没有,歪门邪道还是会点的,他先是把天佑娃的魂灯用阴阳?#21364;得?#20102;,这才?#27809;?#25277;走的人魂!

            我爹听到这里,气的立马就要往外走,说是去找桐升算账,爷爷就摆了摆手,说已经跟我去过桐升家了,但是人早就跑了。

            我妈无奈,抱着我擦眼抹泪的,我爹就找了把斧头,说最好别让他找到桐升,不然把桐升一劈两半。

            爷爷瞅了瞅我爹妈,皱着眉走过来,摸了下我额头后说:好了,你们俩别担心了,有我在,不会让我孙子出事的,时间不早了,快点休息吧,今晚上我来守着天佑娃。

            我爹跟我妈折腾了一天,估计是真的累了,我爷爷发话后,我爹强拉着我妈就去睡觉了。

            可谁也没想到,本来我爹他们都想明天找到桐升后跟他拼命的,一大清早,桐升竟然主动找上门了!

          第五章 老井尸体

            我是被吵醒的,院子里吵吵嚷嚷的,起来一看,我爹正拿着斧头要砍桐升,要不是我妈拦着,估计真能闹出人命来。

            我爷爷上去把我爹的斧?#38750;?#36807;来,扔在地上,一下把我爹和桐升分开,质问桐升:你这个老不死的,还好意?#31085;?#25105;家,快说,把我孙子的魂藏哪里了?

            桐升立马就喊冤枉,不断问:这到底咋回事,到底咋回事嘛。

            我爹梗着脖子,脸也涨红,怒气冲冲的问:“难道不是你害的我儿丢了魂?你少在这里装,今天我不劈了你,我是你孙子!”

            说着我爹又要去拿斧头。

            我妈赶紧将我爹抱住,让他不要冲动。

            桐升愣在那里,盯着我爹看看,?#25239;?#21448;落在爷爷身上,说:“陈老哥,你?#30001;?#37324;回来了啊,这是个误会啊,我怎么可能会害天佑娃啊,真的是误会啊。”

            我爷爷眼睛放精光:?#24052;?#21319;,这要是误会,那你给我解释,为啥用阴阳?#35753;?#20102;我孙子的魂灯,还有,你拔了他一根头发,抽走了他的魂,以为我不知道?!”

            桐升一听,立马摆?#32440;?#37322;:“错咯,错咯,你们真误会我咯,我昨天用阴阳?#35753;?#22825;佑娃的魂灯,是看他丢的是那条魂啊!老哥哥,人有三魂,天魂、地魂和人魂,昨天天佑他娘请我来,我就感觉天佑娃魂不稳,带着他到太阳底下瞅了瞅,发现他影子暗淡,但我道行?#24120;?#21482;能用阴阳扇来判断咯。

            至于我拔了娃子一根头发,是因为这个!”

            说着,桐升竟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小布?#36857;?#24067;偶没有?#24120;?#21482;有头发和身子,看上去很诡异。

            我爷爷盯着布偶一瞅,立马皱?#36857;骸?#20320;竟做了个鬼童!想干嘛?”

            桐升赶紧解释:“天佑娃的人魂没了,我昨天剪了个纸人帮着他续魂,可我知道,纸人撑不了多久,所以昨晚就做了鬼童,一大早就来?#20572;?#23601;是怕娃子熬不住哟。”

            我爷爷神色一?#20572;?#26059;即有些犹豫起来,他把布偶抓过来瞅了瞅,然后扒拉开布偶的头发看了下,这才问:?#24052;?#21319;,你真没害我孙子?”

            桐升一拍大腿:“真的没有哟,老天爷,你家娃子我从小稀罕到大,怎么可能害他麽!”

            爷爷扭头看了看我爹妈,给他们使了个眼色,旋即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桐升说:“要真是这样,那是我错怪你了。不好意思咯。”

            桐升叹息一声,摆摆手说:“罢了,罢了,天佑娃子没事就好咯,老哥哥你现在回来了,我也放心了,这事我?#36824;?#20102;,我走了。”

            说着转身朝外走。

            我爷爷想要留他,可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我爹跟我妈都愣住了,看爷爷意思,是我们家误会桐升了。

            我爹问:“咋回事,不是桐升害的天佑?”

            我妈也盯着爷爷看,期待得到回答。

            爷爷盯着手里的布偶端详了会儿,摇了摇头说:“我也不晓得了,这鬼童虽然是歪门邪道,但的确可以帮我孙?#26377;?#39746;,看来,桐升是为了咱家好。”

            “那天佑丢了魂是因为啥?”我爹问。

            爷爷皱?#36857;?#35265;我站在门口,就朝我招了招手说:“孙儿,走,跟我去老陵那边?#39748;?#21435;,这事还真是离谱了。”

            我点?#35828;?#22836;,就跟爷爷往外走。

            从家里出来,好多村民见到我爷爷,都跟我爷爷打招呼,但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好多人都朝村东头跑,不知道为了啥。

            我爷爷也发现了,就问我一个大娘:?#29240;断备荊?#22823;早上的火急火燎的干啥去?”

            那个大娘哎呦了一声:“原来是天佑他爷爷回来了啊,你来的正好,快去家东老井那边?#39748;?#21543;,听说淹死了个人。”

            我们村里的人,说家东就是村东头的意思。

            我爷爷一听,连忙拉着?#39029;?#26449;东头走。

            在我们村东头这边,有一口老井,据说老井之前经常淹死人,为此,村里找人弄了个大井盖扣上了,很多年都没出事了,可现在怎么又淹死人了?

            爷爷拉着我很快来到老井旁,这边已经不少人围观了,我?#26041;?#20154;群看,这会儿正好有两个青壮年用绳子朝外拽。

            没几秒钟,竟然拽出来一个死尸。

            周围的人顿时开?#23478;?#35770;起来,害怕的退后几步,不害怕的就凑上前去看淹死的是谁。

            我虽然害怕,可很好奇,想看看死的是谁。

            就在我?#24613;复?#19978;去仔细看时,忽地,有个人喊道:“哎呀,这不是桐升麻子吗!”

            他这一声喊,村里人立马开?#26082;?#22199;起来,说怪不得好几天不见桐升了,原来是淹死了,还有的捂着鼻子说,哎呀,也不知道死了几天了,身子都发臭了,然后都一阵唏嘘。

            我却跟爷爷都愣住了。

            桐升?淹死的是桐升?这怎么可能,刚才桐升还去我家了呢!怎么可能会死了好几天了啊!

            我刚要问爷爷,爷爷竟急忙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拉起我胳膊,直奔我们家祖坟地。

            一路上,我好几次想问,爷爷都制止了,直到来到祖坟地这边,爷爷才允许我开口。

            我问他,爷爷,老井里淹死的真是桐升?

            爷爷点头。

            我啊了声,说那刚才去我们家的人是谁,难道是鬼啊?

            爷爷眼睛微眯,摇头说:“不是鬼,是人,一个假扮桐升的人。”

            我立马恍然,可我却不明白,为啥那人会假扮桐升去我家,而且,不知道为何,我有种?#28845;?#19981;安的感觉。

            “爷爷,桐升被淹死了,不会是假装他的人害的吧?”我想了下问。

            我爷爷一愣,盯着我,笑了笑:“看来我天佑娃长大了,都知道推理了。”

            我尴尬一笑。

            爷爷继续说:“现在不是关心桐升怎么死的时候,虽然在我看来,这肯定跟你丢魂有关,但当务之?#20445;?#36824;是?#26085;?#21040;你那个鬼?#22791;盡!?/p>

            我?#35835;?#19968;声。

            接着,爷爷带我来到祖坟地,问我:“天佑,你说前天来上坟时看到了一座坟头,是在什么方位?”

            我查看了下四周,朝着旁边一块蒿草地指了指,说:“就是这里,?#36824;?#24456;奇怪,现在这里根本没坟头,可能是我当时看花了眼吧。”

            爷爷摇了摇头:“你没看花眼,这里真的有座坟。”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瓶子,倒出来几?#25105;?#20307;,涂抹在我眼睛上。

            “天佑,你睁开眼再看。”爷爷说。

            我睁开眼,惊奇的看到,在我正前方,真的又出现了一座坟!

            这坟头,就是前天我来祭祖时看到的,而且,上面现在还有我当初压好的坟头纸!

            “爷爷!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爷爷严肃起来,说道:“天佑,人鬼两立,殊途阴阳,你之前看不到鬼,自然就看不到阴坟。我刚才在你的眼上涂了牛眼泪,你现在不但可以看到鬼,还能看到阴宅了。”

            我有些明白了,盯着坟看,发现它的确是存在的。

            ?#20081;?#35782;的,我扭头朝其他祖坟的坟头上看,竟然看到一座坟头上,有个老头缓缓从坟里冒出来头瞅了我们一眼,旋即倏地把脑袋缩回去了。

            这把我吓了一跳。

            爷爷急忙拍了我脑袋一下,说:“不要乱看。快点,喊一下你?#22791;荊?#30475;她在不在。”

            “啊?怎么喊?”我有些难为情。

            爷爷苦笑:“当然是喊?#22791;?#20102;!”

            我有些尴尬,?#36824;?#19968;想我那鬼?#22791;?#38271;的养眼无比,?#19968;?#26159;大着胆子喊了两声“?#22791;盡薄?/p>

            可鬼?#22791;?#26681;本就没出来。

            我问爷爷:“怎么没见她出来啊?”

            爷爷皱?#36857;?#30447;着坟头看了眼说:“估计她不在吧,好了,咱们走,或许到时候她会主动来找你。现在咱们得去调查那个想害你的人是谁了。”

            我点头。爷爷就拉着?#19968;?#26449;。

            可我刚走了没几步,忽然,一阵阴风刮起,?#22995;?#20901;纸被吹起来,一下落在我手上。

            我吓了一跳,刚要扔掉,却看到冥纸上有一行字:相公,快跑!

            我心里咯噔一下,莫名的有?#32440;?#24352;感,刚想把冥纸给爷爷看,那冥纸却又胡腾一下烧着化为灰烬。

            而这时我扭头看爷爷,发现爷爷面色极为凝重,他的?#25239;?#27491;盯着我奶奶的坟在看。

            我顺着他?#25239;?#25197;头,登时,吓得我头皮一阵阵发炸!

            我看到,奶奶的坟头上竟蹲着个赤。裸。身躯的女人,她头发披散着,露出来半张?#24120;?#21452;手以一个十分诡异的姿势托着两只雪白的东西,正在对我们诡异的笑!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fcju.tw
          彩3彩票APP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