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1. (完整版)陳天佑羅衫小說在線_陳天佑羅衫免費閱讀全文by打棗

          發布時間:2018-10-04 11:36

          陳天佑羅衫小說在線

          陳天佑羅衫全文閱讀

          陳天佑羅衫小說叫什么?陳天佑和羅衫小說的名字是《香尸艷魂》,又名《冥媒正娶》,這是由網絡作者打棗創作的一本現代大靈異言情小說,非常的好看。陳天佑羅衫小說免費講述的是陳天佑因為祭祖上錯了墳,而惹上了一個女鬼,他沒想到這個女鬼竟然這么漂亮,而且她還救了他一命···香尸艷魂陳天佑結局是什么呢?

          第一章 墳頭紙

            我叫陳天佑,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娃。

            在我們農村,祭祖上墳是一門民俗學問,也是老百姓每年的頭等大事,這里面有很多的規矩和忌諱。

            規矩往往是按風俗來訂,忌諱則多數是祖輩們的經驗之談,雖然很雜,很多,卻萬萬犯不得,否則很可能招來禍亂。

            甚至,會死人。

            我就因為有次上墳時不小心犯了忌諱,差點把命給丟了。

            那年我剛上高中,七月十五放假回家,下午我爹帶我去上墳。

            我們這里上墳,有個既定的習俗:壓墳頭紙。

            就是拿四五張冥紙,壓在墳頭頂上。

            老話說“墳頭有紙,膝下有子”,寓意是讓祖宗保佑子孫,后繼有人,可我爹讓我壓墳頭紙時,我竟昏了頭,壓錯了一座墳。

            壓錯別人家的墳頭,這明顯是犯了忌諱!

            我深知犯忌諱的后果,當時心里就有些害怕,于是跟我爹說:“爹,咱們祖墳地里怎么莫名其妙的多了個墳頭啊,害的我都壓錯了墳頭紙。”

            我爹一聽,臉色立馬變了。他知道犯這種忌諱可不得了,所以急忙查看。

            可沒幾秒鐘,我爹就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腳。

            他虎著臉說:你這娃子胡說八道些什么,哪里多了個墳頭啊,這兒是咱家老陵,多了個墳頭我能不知道嗎,你是想咒我死?

            我揉了揉屁股,有些郁悶,想指給他看看,可一扭頭…我就懵逼了。

            剛才我壓冥紙的地方,一地的荒草,哪有什么墳頭啊。

            難道是我看花了眼?

            這可真是蹊蹺。

            不過我也沒敢跟我爹爭,主要在祖墳地爭論這種事不太吉利。

            上完墳時,天已經上了黑影,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這事。

            也不知道是心理因素還是啥,一路上,我總感覺背后有個人跟著,可扭頭,什么都沒發現,挺滲人的。

            回到家,我也沒敢想太多,隨便吃了點飯就去睡覺了。

            我這一睡著,做了個奇怪的夢。

            我夢見自己竟摸黑來到了那座墳頭前!

            墳前正站著個女人,腳踏紅繡鞋,身穿大紅喜袍,披著紅蓋頭,打扮的像個新娘子。

            我看不清她的臉,不過感覺她身材很好,前凸后翹的,大紅喜袍都被撐的滾圓。

            她估計是察覺到了我,喊了我一聲,然后從墳前的供桌上端來一杯酒讓我喝。

            我納悶她是誰,內心也抗拒喝酒,可不知為啥,我竟然迷迷糊糊不受控制似地接了酒,而且還跟她交了杯!

            人生初次喝酒,酒入喉腸,一陣難以忍受的灼辣頓時讓我從夢中醒來。

            我大口大口的咳嗽,然后干嘔,這才發現原來只是個夢。

            我媽那會兒還沒睡,聽到我的動靜,從外面進來問我咋了,是不是感冒了。

            我說沒有,然后趕緊問她:媽,你說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我媽一下笑了,安慰我說:你這傻孩子,肯定是做噩夢了吧,哪里來的鬼啊,快點睡覺,別亂尋思了。

            可我還是害怕,拽著她胳膊不讓走。

            最后我媽沒轍,等我睡著了才離開的。

            次日清晨,我穿好衣服起床,疊被子的時候,忽然發現枕頭旁有張泛黃的紙。

            我拿起來一看,頓時嚇得手一哆嗦。

            竟然是張冥紙!

            冥紙上還有字:爾與吾奉天成婚,花燭之夜好事未成,妻明日再來。

            我一下聯想起昨晚的夢來,瞬間后脊背都一陣陣的發涼。

            奉天成婚?花燭之夜?妻子?

            難道我被女鬼給纏上了?

            我趕緊拿著冥紙跑出去找我爹媽,可我剛跑出屋,手里的冥紙竟一下化成了灰!

            我爹正在收拾著家什,見我火急火燎的沖出來,問我干嗎呢這么慌張。

            我支支吾吾說:“紙,字,鬼,女鬼在冥紙上給我留了字!”

            我爹脾氣挺沖,見我結結巴巴的,臉色一沉,過來就敲了我腦袋一下,吼我:“勞什子的鬼!看你個熊樣,大清早的賣瘋!”

            我媽聽到我爹發火,忙從灶房里跑出來問我咋回事。

            我瞅了我爹一眼,不理他,委屈著跟我媽說了剛才起床撿到有字跡的冥紙的事。

            我這么一說,我爹媽對視了一眼,然后看我就跟看神經病似地。

            不過我媽這人心細,數落了我爹的沖脾氣幾句,又張羅好飯菜,就去把我們村的桐升給請來了。

            桐升長的嚇人,一臉麻子,還是個駝背,但他挺能耐,是我們村的端公,平時村里有誰得個怪病啥的,他一般都能治。

            有人去世下葬,也是他給幫著看日子。

            我媽把桐升請來,就是讓他給我看看,是不是招惹了臟東西。

            桐升來后,盯著我瞅了瞅,表情就嚴肅起來。

            他一句話也不說,只鍋弓著腰,繞著我轉。

            轉了幾圈后,他砸了砸嘴,竟拉著我來到院子的太陽底下站著。

            我被他拉到院子里后,他就盯著我的影子端詳,動作還挺怪異的,時而朝我肩膀上吹口氣,時而又朝地上的影子吹口氣。

            我正納悶他這搞什么名堂呢,忽然,他皺了下眉頭。

            扭頭就問我媽:“恁家有扇子沒?”

            我媽這人很聰明,只看桐升的臉色就意識到不對頭,忙說:“有扇子,有扇子,桐升叔,我娃咋地了?真招了臟東西?”

            桐升臉色陰的發黑,他沒回答,只說:快去拿把扇子來,再準備墨汁和雞血。

            我媽點頭,趕緊招呼我爹去拿。

            我爹這會兒也意識到不對勁,沒猶豫,很快找來扇子和墨汁,還專門殺了只公雞。

            我本來就害怕,這會兒桐升的表情讓我心里更慌了,站在那里,不知道該咋辦。

            我媽疼我,抱了抱我,安慰我說:天佑娃,別害怕,一切有你桐升爺爺呢。

            我嗯了聲,可心里還是七上八下的。

            桐升拿了扇子,先是把雞血潑在扇子上,又用墨汁在扇面上寫了兩個字“陰陽”,就對我爹說:“你扶著點天佑娃,別讓他歪倒了。”

            我爹點頭,趕緊把我扶住。

            我心里納悶,心說扶著我干啥,他還能一扇子把我給扇走咋地,這又不是鐵扇公主的芭蕉扇。

            可我萬沒想到,桐升只朝我扇了一下,登時,我就感覺身子輕飄飄的,頭暈目眩,渾身無力,軟踏踏的朝地上栽。

            我爹吃了一驚,趕緊將我抱住,不住地喊我的名字。

            我媽一看這架勢,竟嚇得哭起來,問桐升我到底是咋了。

            桐升摸了摸我腦袋,倒吸了一口涼氣就說:沒錯咯,沒錯咯,陰陽扇能把人給扇栽了,這娃的人魂果然是沒咯。

            然后他就吩咐我爹趕緊把我背進屋放在床上。

            我躺在床上,真感覺就跟死了一樣,一點力氣都沒有,僅能聽到他們說話和忙碌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桐升讓我媽找來黃表紙和剪刀,他嘴里念念叨叨的,然后剪了個小紙人貼在我后腦勺上。

            說來奇怪,紙人在我后腦勺上一貼,我渾身一熱,竟感覺有力氣了。

            我媽看我氣色好了些,擦眼抹淚地說,差點被我給嚇死了。

            我爹也松了口氣,問桐升,我到底是被什么臟東西給纏上了。

            桐升用烏黑的眼窩子瞅了瞅我爹,說:這得問天佑娃自己了。

            我爹跟我媽就急忙問我到底遇到了啥。

            我不敢隱瞞,把昨天上墳時壓錯墳頭紙,犯了忌諱,又夢見跟女鬼結婚喝喜酒,以及早上在枕頭旁撿到有字冥紙的事說了。

            我剛說完,我爹媽都嚇壞了,桐升的臉色也變得更難看了。

            “桐升叔,我娃這是被女鬼尋上了啊,你可得救救他呀。”我媽趕緊求桐升,那焦急的樣子,就差給桐升跪下了。

            我爹也說,桐升叔,求求你,只要能救我兒,你要多少錢都行。

            桐升卻擺了擺手,說:這不是錢的事,我先想想辦法,看今晚能把那女鬼糊弄過去不,不行的話,恁還得另請高明。

            接下來,桐升讓我媽去扎了個稻草人,還把我的衣服給稻草人穿上了,又用針扎我人中,擠出一滴血來,滴在了稻草人身上,最后就把稻草人放在了床上用被子蓋住。

            傍晚的時候,桐升又給我披上蓑衣,帶上斗笠,還在我臉上抹了鍋底灰,然后讓我站在床頭舉著一把黑傘。

            我好奇,問桐升整這些花里胡哨的干嘛,桐升就說,這是讓女鬼找不到我,而且要用稻草人代替我跟女鬼行房,不然的話,一旦我跟女鬼同房,我的人魂就永遠都回不來了,還可能被女鬼纏一輩子。

            我雖然聽不太懂,可這會兒害怕,不管他弄啥,只能全聽他的。

            差不多晚上八點,桐升吩咐我爹媽出去,然后囑咐我說:“天佑娃子,那女鬼一會兒就要來了,你千萬不能動,明白嗎?”

            我點了點頭。

            桐升又說:“不管聽到什么,就算女鬼喊你名字,你也不能出聲,曉得不?”

            我又點頭。

            桐升這才放心了似地,出去端了一簸箕的草木灰灑在地上,又在我屋門口、窗戶各點了紅蠟燭,然后意味深長的瞅了我一眼出去了。

            他剛出去沒多久,忽然,窗戶那邊的紅蠟燭竟呼呼地晃動起來,那感覺,就好像有人用嘴巴在吹。

            我盯著蠟燭看,心里慌的不行,而就在這時,我又看到撒了草木灰的地面上,竟緩緩出現了一串腳印!

            好像有人踩在上面。

            我頓時嚇得心臟都跳到了嗓子眼里。

            老天爺。

            她來了。

            正朝我一步步逼近!

          第二章 絕美女鬼

            我嚇得大氣都不敢喘,腿肚子也在打轉,可桐升說了,我不能出聲,更不能動,所以我只能忍著。

            地上的腳印很快就到了床跟前,我盯著面前的空氣渾身發抖。

            不一會兒,那個我夢里披著紅蓋頭,身穿大紅喜袍的女人就緩緩從空氣里顯露出來。

            她出現后,輕輕坐在了床頭。

            我就那么盯著她,感覺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可她坐在床上,既不動,也不出聲。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我腿都站麻了,她才開口:“相公,你醒了沒,醒了的話,就把我的紅蓋頭掀開吧,今晚咱們得入洞房了。”

            我一聽這話,心里跳的更厲害了。看來這女鬼是真的要跟我行房事啊。

            說真的,我也不小了,男女之事我很明白,甚至在荷爾蒙的催動下還十分渴望,可讓我跟一個女鬼洞房,想想就滲人。

            “相公,你怎么不說話呀。”她見稻草人不回應,再次開口問道,還伸出手去推了推蒙著被子的稻草人。

            我心里忽然一緊,想起來一件事,稻草人畢竟是假的,瞞一時可以,但女鬼不是傻子,要是被她發現床上的只是個稻草人,那我豈不是完了?

            “相公,你害羞嗎?你要是害羞,那我自己揭蓋頭了哈。”女鬼的聲音十分溫柔,溫柔里還帶了幾絲的羞澀。

            緊接著,她竟真的將披著的蓋頭給揭下來了。

            在這一瞬,我盯著她的臉蛋看去,登時就長大了嘴巴。

            驚艷,絕美!

            我甚至不敢相信這個世上會有這么漂亮的女鬼!

            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臉蛋,略濃的柳葉彎眉,長長的睫毛,以及那雙大大的澄澈眼眸……完全就是當紅女星迪麗熱巴的升級版!

            我簡直看直勾了眼,忍不住想,這樣的女人,就算是鬼,做我的女人我也愿意。

            下意識的,我竟不那么害怕了,迷戀一般盯著她的眼睛。

            而她略帶羞澀的笑了笑,直接開始脫衣服了。

            “相公,你還小,我知道你害羞,不過今晚之后,你可就是個小大人了。”她一邊脫衣服一邊說著。

            隨著她那大紅喜袍脫落,里面展露的是紅色的肚兜,那呼之欲出的尤物,看的我口舌生津。目光下移,只有一條紅色小內,包裹住的雪白臀·瓣,好像有種魔力,吸引著我的目光。

            咕咚。我竟咽了一口唾沫。

            好在聲音不大,并未引起她的注意。

            “相公,我今晚是你的……”她嬌羞一聲,鉆進了被窩。

            被窩里,她雙手在動著,我明顯感覺到她是在脫掉胸罩和小內內,這讓我忍不住有些燥熱。

            不過就在這時,一聲尖叫驟然響起。

            “啊!”

            她猛然扯開被褥從床上跳下來,就站在我面前,這時床上的紙人,呼騰一下著了,而她的雙手也好像灼燒的木炭一樣燙紅,潔白的臉蛋疼的一陣扭曲。

            “哪里跑!”

            忽然,外面傳來一聲厲喝,緊接著,桐升拿著一把桃木劍沖了進來。

            “找死!”女鬼扭頭,怒罵一聲,雙手一張,倏忽間,大紅喜袍穿在身上,立馬就朝桐升撲過去。

            “女鬼,死到臨頭,還敢猖狂!”桐升大罵一聲,一劍朝女鬼刺來。

            女鬼直接伸手,抓住了桃木劍。

            哧啦。

            好像水滴在燒火棍上一般,她尖叫一聲,倏忽將手收回。

            而桐升冷笑,繼續朝女鬼猛刺。

            女鬼似乎很害怕桐升手里的桃木劍,嚇得連連后退。

            “今天就讓你魂飛魄散!”

            桃木劍再次刺出。

            在這瞬間,我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直接跑出去擋在女鬼身前。

            “不要!”

            撲滋。

            桃木劍插在了我肩膀上。

            這一瞬,我們三個都愣住了。

            女鬼詫異的盯著我,又盯著床上燃燒的稻草人看了眼,眼神忽然變得復雜幽怨起來。

            “娃子,娃子!”桐升喊道。

            女鬼卻在這空隙之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身軀一閃,化作一道紅芒,直接從窗戶消失了。

            我爹媽聽到動靜,趕緊跑進來,看到我肩膀被桃木劍刺出鮮血,都著急起來,而這會兒床上稻草人還在燃燒,我爹趕緊找來水把火滅了,我媽則哭著開始給我包扎傷口。

            “對不住咯,對不住咯,我沒想到這娃子會護著那個女鬼喲!”桐升趕緊給我媽道歉。

            我媽沒理會他,給我包扎好后,一把將我摟住,眼淚大顆大顆的掉。

            桐升還在道歉,不斷解釋剛才的一幕,我爹滅了火之后,跟桐升說:叔,沒事,孩子不聽你的話,這不怨你,不怨你的。

            “哎,女鬼跑嘍,這次她受驚了,估計下次會害死人了,我治不住咯,真治不住咯,你們另請高明吧。”桐升一臉內疚的說著,站起來摸了摸我腦袋,竟然拔了我一根頭發,轉身就走。

            我疼了一下,但并未在意,主要肩膀上這會兒疼的要死。

            我爹嘆息一聲,也沒攔著桐升,我媽也沒留桐升再想辦法,只是關切的問我肩膀怎么樣了。

            我搖了搖頭,說沒事,我媽就拉著我來到外屋的床上,讓我躺下。

            等桐升走后,我媽哭著問我爹:“咱這下該咋辦啊,桐升也治不住那個女鬼,難道咱娃以后就被那女鬼給纏住了?”

            我爹嘆息,沒說話,我卻開口說:“媽,我感覺那個女鬼姐姐對我沒有惡意。她不像是要害我的樣。”

            “傻孩子,鬼害人都這樣,不聲不響的,你可不要被她迷了心竅。”

            我爸這時忽然想起來什么似地插嘴說:“對了,娃他娘,要不我去把咱爹請來吧。天佑是他孫兒,他肯定會出手幫忙的。”

            我媽一聽,臉色遽然一變,立馬十分抗拒的搖頭:“不行!我不能再讓我天佑娃喪命!”

            我爹皺眉:“哎,事情過去這么多年了,你怎么還放不下啊,那只不過是個意外,不是咱爹的錯。現在天佑被女鬼纏上,桐升叔是治不了,估計也只能讓咱爹出山了,難道你忍心看著天佑這樣下去?”

            “不行,絕對不行!我就是死,也不能再把我娃交給那個老東西!”我媽的情緒變得更加激動起來吼道,還把我護在身后,好像我爺爺準會害死我似地。

            我卻愣住了。

            他們是在說那個獨自隱居在深山老林里的爺爺!那個我只見過兩次,而且據說曾在文革時,被打倒了的封建先生!

          第三章 喊魂

            我爺爺是封建先生這一點我還是從村里的老人口中知道的,但我對爺爺這個人沒什么印象,小時候我爹帶我去見過他兩次,到現在,我已經記不住他的模樣了。

            而且,爺爺是我媽的禁臠,甭管什么時候,只要我爹一提起爺爺來,但凡被我媽聽到了,我媽肯定沒了賢妻良母的形象,立馬暴跳如雷,一副跟爺爺勢不兩立的架勢。

            這里面的緣由我不清楚,我也從不敢提爺爺倆字。現在我爹為了我要找爺爺幫忙,看來是真的沒轍了。

            “孩他娘,你別生氣,我知道你還是過不了那道坎,可你瞧瞧現在咱天佑娃被女鬼害的魂都沒了,這種事除了咱爹,還能有誰救得了他?”我爹眉頭緊皺,試圖繼續勸說我媽。

            可我媽就是不聽,咬著牙說道:“其他村的端公有的是,我不信沒了你爹那個老東西,我的娃就沒救了。”

            我爹氣結,卻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說話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感覺喉頭發癢,下一秒,一股子強烈的嘔吐感襲來,我“嘔”的一聲趴在床沿就開始吐,后腦勺那里就跟破了皮一樣火辣辣的疼。

            我媽嚇得“啊呀”叫了一聲,連忙捶我后背,我爹也嚇了一跳,站起來一看,說:壞了!桐升叔給扎的那個小紙人燒沒了。

            我這才知道后腦勺火辣辣疼的原因。

            我趴在床沿吐了一陣,身子軟的像灘泥,完全一點力氣都沒有,加上我肩膀上還中了一劍,現在可以說是半死不活的。

            我媽又開始哭起來,坐立不安的。

            我爹也急的團團轉,要再去找桐升來,可他剛出了門口,忽然杵在那里,一動不動,盯著昏暗的前方。

            我媽扭頭瞅了一眼,喊我爹:你杵那兒干嘛,快點再去把桐升叔接來啊,不然我看咱娃今晚上是熬不過去了。

            可我爹還是一動不動。

            我媽又問了一句,我爹仍舊沒動,好像被什么東西嚇到了。

            直到過了足足三分鐘,他竟開口喊了一個字:爹!

            我媽一愣,扭頭,就見有個高大的身影從外面走進來,我媽一見那人,噌的一下站起來,下意識就擋住我。

            來的人不是別人,竟是我爺爺。

            他竟不請自來。

            “爹,你來的真巧,快救救天佑,救救您的孫兒吧。”我爹也不管我媽這會兒什么臉色了,趕緊開口說道。

            可我爺爺卻一動沒動,盯著我媽,表情十分凝重。

            我雖然沒力氣,但我躺的角度正好看到爺爺那張臉。

            他跟我爹長的沒多大意思,都是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的,孔武有力,不過他比我爹還要高點。

            我媽是一看到爺爺就來氣,她沒好氣的說:“你來干什么,走!快點走!十五年前你曾經答應過我,永遠不再踏入我家一步的,現在你怎么好意思回來!”

            爺爺先瞅了床上的我一眼,這才說:“我回來是救我孫兒的。”

            他面對我媽時,口氣明顯有些虛。

            “不用你救,你快點走!”我媽立馬喊道,情緒再次激動起來。

            我爹終于忍不住了,沖上來就抽了我媽一巴掌:“你有完沒完了!這是咱爹,你什么態度?咱爹是來救天佑的,難道孩子的命你不想要了!?”

            我媽懵了下,嗚的一聲哭起來,捂著臉就蹲在了地上。

            我爺爺這會兒沒理我爹媽,直接走到床前,大手在我天靈蓋上一探,竟松了口氣似地,說了句“幸好來的及時”,然后對我笑了笑。

            我盯著爺爺,感覺這人,陌生又熟悉,還有種說不清的親切感。

            “去給我拿個碗來。”爺爺忽然扭頭對爹說。

            我爹一聽,對我媽哼了聲,趕緊就拿來一個碗。

            爺爺接了碗,倒扣在掌心,嘴巴快速的動了幾下,好像在念咒語,與此同時,他手掌吸著碗底在空氣中做了個舀水的動作,一下又將碗正過來,然后就對我說:“來,天佑,喝了它。”

            說著,扶著我起來,將碗里的東西喂給了我。

            碗里的東西是什么我不知道,無色無味,入口清涼,喝了之后,我就感覺渾身發熱,很快就有力氣了。

            不過剛才爺爺那一手,卻把我給驚訝到了。

            我看到,剛才碗明明是倒扣在他手里的,里面什么東西都沒有,可正過來后,碗里就有了大半碗的液體,這是為啥,他怎么做到的,讓我感覺很稀奇。

            “媽,我沒事了,你別哭了。”我坐在床上,喊了一聲我媽。

            我媽抬頭,看了我一眼,站起來擦了擦紅腫的眼要抱我。

            可爺爺忽然大手一擺,對我媽說:時間緊迫,我得帶天佑出去趟。

            我媽害怕什么是的,立馬說:不行!我的孩子不能離開我的視線。

            爺爺眉頭微微一皺,沒聽我媽的,一只手倏地在我脈搏上一搭,頓時,我好像被強電流給擊中一般,渾身一顫。

            下一秒,爺爺手又在我手腕上一拽,我只感覺身子一飄,竟到了他肩膀上!

            “放心,我很快就帶天佑回來,要出了事,我不得好死!”爺爺扛著我就走,到了門口時扭頭對我爹媽說了這么一句。

            我剛要喊我媽,沒想到爺爺走起來,速度奇快無比,眨眼的工夫已經到了村子的后山腳下了。

            說真的,我有些懵,從剛才爺爺手搭在我脈搏上那一刻開始,直到來到后山腳下,我一直都在懵逼狀態。

            他簡直就跟個武林高手一樣,神秘!高深!他剛才的一系列手段,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這真的沖擊到我了。

            “你,你把我放下,你肩膀硌得我肚子生疼。”我回過神來后,對他喊道。

            可他就跟沒聽到我說話似地,一口氣扛著我來到了村后山的野人溝,這才把我放下來,而且,他還臉不紅氣不喘的。

            “你帶我來這里干嘛?”我瞅了他一眼問。雖然他是我爺爺,可畢竟很少見面,現在還是有些生疏的。

            他笑了笑,說:“你這傻孩子,你的魂丟了,我帶你來當然是叫魂。”

            “我的魂是因為被女鬼纏了才丟的,在這里能叫回來?”我四下看了看問道。

            這野人溝,位于我們村后山的陰背面,平時很少有人來這里,而且村里的老人也說過,野人溝這邊經常鬧邪,現在我被爺爺帶到這里,還是大晚上的,周圍黑黢黢的,讓我心里有些發毛。

            爺爺就說道:“魂離身,性喜陰。這野人溝當年是小日本殘殺老百姓丟尸的地方,后來文革,不少人經受不住侮辱也常來這里自殺,可以說,這里陰氣最重了,說不定你的魂就在這里跟其他的冤魂一起玩呢。”

            我一聽,我的魂跟鬼在玩?嚇得我后背都涼颼颼的。

            爺爺見我害怕,笑了笑,說:“好了,有我在,莫怕。”

            然后又從懷里掏出來一張冥紙壓在我頭頂上,說:“人是魂的墳,等會我點燃了冥香,你就大聲喊魂歸兮來,明白嗎?”

            我一愣,問:啥?魂的墳?什么魂歸兮來?

            腦子里竟然開了小差,想起來語文課本里好像有篇文章就有魂歸兮來這樣的句子。

            爺爺解釋說:“天佑,這人體,其實就是一個人魂魄的墳,墳這個字在很多人看來是一種忌諱,甚至認為墳就是死亡的象征,其實呢,墳只不過是個寄存,跟你們住房子一樣,魂也需要有地方住不是?

            算了,我跟你說這些干嘛,你只要記住,等會我讓你喊魂歸兮來,你喊就是了,這回曉得了么!”

            我是越聽越糊涂,不過魂歸兮來我自然會喊,所以就點了點頭。

            很快,爺爺就點燃了冥香,冥香在微風吹動下,一大片一大片的煙霧彌漫在整個野人溝里。

            爺爺盯著周圍看了下后,又對我說:“一會兒有陰風,你記得用手壓住頭頂的冥紙,曉得不?”

            我再次點頭。

            爺爺就雙手握住冥香,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彎腰拜了下后,嘴里開始念念有詞。

            說來真是玄乎,他念叨之前,風一點都不大,可他一念叨,這風陡然就大了許多,還涼颼颼的,刮得人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明顯是陰風。

            “喊!”爺爺快速的盯著四下漆黑看,旋即急忙提醒我。

            我一聽到提醒,立馬就開始喊:“魂歸兮來!”

            “魂歸兮來!”

            接連喊了好幾聲后,忽然,陰測測極為滲人的陰風,竟一下消失了。這感覺就好像,無處不在的風,像水蒸氣一樣被蒸發了。

            我感覺不對頭,扭頭看爺爺。

            爺爺的臉色竟驟然間變得煞白。他快速的盯著漆黑的野人溝看。

            “不妙!有古怪,天佑,快跑!”爺爺忽然喊道。

            話音未落,沖到我跟前,抓住我胳膊,撒腿就跑。

            而在這時,我下意識的盯著周圍看,卻發現,一些古怪的黑影,晃晃悠悠的都從空氣里冒出來了。

            我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簡直就是百鬼夜行!

          第四章 鬼藏人

            我嚇得頭皮發炸,腿肚子都開始抽筋,要不是爺爺拉著,估計這會兒我早就嚇癱在地上了。

            爺爺拉著我跑了幾百米后,見我實在是跑不動,竟急忙從懷里掏出來一個黑色的小陶罐,然后一下摔在地上。

            伴隨“咔嚓”一聲,陶罐碎掉。

            登時,一股黑氣彌漫出來。

            不多會兒,黑氣消散,我竟看到一個身穿彩裙的可愛小女孩轉了兩圈后,站在那里。

            “小彩旗,這野人溝被人設了百鬼行煞陣,現在上百只鬼正追我們爺倆,暫時是跑不掉了,你快點把我們藏起來。”爺爺急忙對那小女孩吩咐道。

            小彩旗眨巴了兩下大眼睛,點了點頭,掀起裙子來說:“爺爺,大哥哥,你們快進來。”

            我愣住了,鉆小姑娘裙子底?

            可爺爺沒猶豫,拽著我就朝小彩旗裙子底下鉆。

            說也奇怪,小彩旗裙子就那么大,估計藏個小貓小狗都夠嗆,可爺爺拉著我一鉆,面前立馬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爺爺,這……”

            “噓,別出聲。”我剛要開口問,爺爺急忙打斷我。

            而我一扭頭,卻看到小彩旗正好站在我和爺爺身后。

            我們沒在裙子底下?

            我好奇,納悶,但爺爺不讓出聲,我只好盯著小彩旗看,雖然周圍漆黑,好在小彩旗身上散發著瑩瑩微光。

            這小姑娘,長相的確可愛,乍一看,倒像是個瓷娃娃似地,就那么站著,一動不動,用兩只大眼睛瞅著我。

            爺爺扭頭,看了眼小彩旗,壓低聲音說:“小彩旗,厲鬼走了后記得提醒我。”

            小彩旗點了點頭。

            我拽住爺爺胳膊,小聲問:“爺爺,她,她,是個鬼?”

            爺爺點頭說:是的,小彩旗是我養的一只小鬼,是我孫女,這么多年,我在深山老林里悶得慌,都是小彩旗陪我說話。

            我倒吸了口冷氣,心說爺爺不愧是封建先生,竟然養鬼,還跟鬼一起生活,也真夠可以的。

            我又問:“我們現在是在什么地方啊,難道不是野人溝了嗎?”說著,我四下看了看,完全看不出在什么地方。

            爺爺說道:“傻孩子,小彩旗把我們藏起來了,這叫鬼藏人,我們被百鬼追逐,只有被鬼藏起來,身上的活人氣才不會被聞到,咱們其實還在野人溝,但那些厲鬼肯定找不到我們了。”

            我雖然感覺這玄乎的很,完全超越了我的理解范圍,不過,我大概明白是啥意思了,內心除了覺得有些害怕外,倒也感覺挺有意思的。

            接下來,我盯著小彩旗看,她也盯著我看,還時不時對我笑,剛開始,我不敢對她有表情,主要因為她是鬼,不過后來見她實在可愛,也就忍不住對她笑一下,同時,我也對鬼有了另外一種認識。

            或許,是我之前的認知錯了,總感覺鬼都是害人的,其實不然,最起碼面前的小彩旗就不會害我。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小彩旗對爺爺說:爺爺,那些厲鬼在附近找了幾圈沒找到你們,現在走了。

            爺爺點頭,就讓小彩旗把我們放出來了。而后,爺爺就用另外一個小陶罐把小彩旗收了,然后拉著我繼續下山。

            好不容易回到山腳下,爺爺忽然停下來,問我:“天佑,剛才雖然我們中了百鬼行煞陣,可我們也試著招魂了,你的魂不再野人溝。你告訴我,你的魂到底是被誰抽走的?”

            我皺眉,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因為桐升說我的魂丟了是因為那個女鬼,可我心里感覺,女鬼姐姐沒有害我的意思。

            “你怎么不說話?”爺爺又問道。

            我沒轍,只好再一次把壓錯墳頭紙,以及做夢跟女鬼結婚,后來我媽找了桐升,桐升判斷我丟了人魂等一系列事情說了個遍。

            可沒想到,我剛說完,爺爺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嗓門也瞬間提高幾倍:

            “桐升?!就是那個坑蒙拐騙的鍋腰子端公?”

            我點了點頭。

            爺爺眉頭皺起來。

            “告訴我,那老匹夫去你家后到底對你做了些什么!”

            我被爺爺這大嗓門嚇的有些不敢開口,不過看他嚴肅的表情,我不敢隱瞞,就一五一十的全說了。

            剛說完,他頓時拍了下大腿罵道:“干他娘個老逼的,這鍋腰子要害死我孫兒喲!老子真該十五年前搞死他的!”

            說完,沒等我明白咋回事,爺爺直接就抓住我說:“走,去找桐升那個狗叼草的。”

            我有些無語,爺爺生氣的時候罵人真夠難聽的。

            很快,他拉著我進了村,直奔桐升家。

            來到桐升家,爺爺一腳就把他家的寨門踹開了,桐升家的房子是農村的那種老屋,土坯房,低矮破舊,爺爺低著頭推開堂屋門就喊:“桐升,你給我出來,竟敢害我孫兒,真當我陳子道好惹的!?”

            可進了屋后,我們根本沒找到桐升的人,倒是爺爺點了煤油燈后,竟然在桐升家的床上見到了一窩子大老鼠。

            說真的,那窩老鼠個頭大的離譜,比著貓都大,七八只白的,正圍著一只黑的簇動,剛開始見到時,我還以為是幾只豬崽子呢,可當看清楚后,頓時惡心的我想吐。

            爺爺哼了一聲,罵道:“媽的,被那個狗日的跑了!”

            接著爺爺就提起來旁邊爐子上的一壺熱水,直接扔在了床上。

            那一窩大老鼠,立馬被燙的吱吱叫著亂竄。

            爺爺沒做逗留,拉著我直接回了家。

            剛回家,我媽趕緊拉著走到一旁左看右看的,見我沒事,這才放心,但她還是沒理會爺爺。

            我爹卻問爺爺:“爹,你帶天佑干嘛去了?”

            我爺爺有些沮喪,說:喊魂了,但是沒喊回來。

            我爹皺眉:“那該咋辦啊,你都喊不回來,那我天佑娃的魂難道一輩子都回不來了?”

            我爺爺哼了聲:“有我在,我孫子的魂肯定能找回來。不過現在首先得找到桐升那個老王八。”

            我爹一愣:“找桐升叔干嘛?”

            “混賬東西,你們這是被桐升算計了還不知道啊,被人賣了還在給人數錢呢!”爺爺瞪了我爹一眼說。

            我爹不明所以。

            爺爺就說:去把白天那會兒桐升用的扇子找來我看看!

            我爹一聽,大概是覺得蹊蹺了,趕緊把扇子找來。

            爺爺看了下就說:這是陰陽扇,是扇子上涂了雞血和墨汁制成的,雞血屬陽,墨汁屬陰,陰陽扇能把人的魂燈給吹滅,你們這是被桐升坑了!

            我們這才明白,原來是桐升在搞鬼。

            按照爺爺的意思,其實我雖然上墳時壓錯了墳頭紙犯了忌諱,但是女鬼并沒害我,女鬼只是想跟我洞房花燭罷了,可我媽擔心我,去把桐升請來了,桐升就用陰陽扇把我肩膀上的魂燈扇滅了一盞,這才讓我暈倒的。

            我爹一聽,恍然大悟,恨不得捶胸頓足。

            爺爺卻又問我:天佑,告訴我,桐升是不是拔了你一根頭發?

            我立馬愣住,感覺此時的爺爺就跟個神仙似地,點了點頭。

            爺爺苦笑說:這桐升別的本事沒有,歪門邪道還是會點的,他先是把天佑娃的魂燈用陰陽扇吹滅了,這才趁機抽走的人魂!

            我爹聽到這里,氣的立馬就要往外走,說是去找桐升算賬,爺爺就擺了擺手,說已經跟我去過桐升家了,但是人早就跑了。

            我媽無奈,抱著我擦眼抹淚的,我爹就找了把斧頭,說最好別讓他找到桐升,不然把桐升一劈兩半。

            爺爺瞅了瞅我爹媽,皺著眉走過來,摸了下我額頭后說:好了,你們倆別擔心了,有我在,不會讓我孫子出事的,時間不早了,快點休息吧,今晚上我來守著天佑娃。

            我爹跟我媽折騰了一天,估計是真的累了,我爺爺發話后,我爹強拉著我媽就去睡覺了。

            可誰也沒想到,本來我爹他們都想明天找到桐升后跟他拼命的,一大清早,桐升竟然主動找上門了!

          第五章 老井尸體

            我是被吵醒的,院子里吵吵嚷嚷的,起來一看,我爹正拿著斧頭要砍桐升,要不是我媽攔著,估計真能鬧出人命來。

            我爺爺上去把我爹的斧頭搶過來,扔在地上,一下把我爹和桐升分開,質問桐升:你這個老不死的,還好意思來我家,快說,把我孫子的魂藏哪里了?

            桐升立馬就喊冤枉,不斷問:這到底咋回事,到底咋回事嘛。

            我爹梗著脖子,臉也漲紅,怒氣沖沖的問:“難道不是你害的我兒丟了魂?你少在這里裝,今天我不劈了你,我是你孫子!”

            說著我爹又要去拿斧頭。

            我媽趕緊將我爹抱住,讓他不要沖動。

            桐升愣在那里,盯著我爹看看,目光又落在爺爺身上,說:“陳老哥,你從山里回來了啊,這是個誤會啊,我怎么可能會害天佑娃啊,真的是誤會啊。”

            我爺爺眼睛放精光:“桐升,這要是誤會,那你給我解釋,為啥用陰陽扇滅了我孫子的魂燈,還有,你拔了他一根頭發,抽走了他的魂,以為我不知道?!”

            桐升一聽,立馬擺手解釋:“錯咯,錯咯,你們真誤會我咯,我昨天用陰陽扇滅天佑娃的魂燈,是看他丟的是那條魂啊!老哥哥,人有三魂,天魂、地魂和人魂,昨天天佑他娘請我來,我就感覺天佑娃魂不穩,帶著他到太陽底下瞅了瞅,發現他影子暗淡,但我道行淺,只能用陰陽扇來判斷咯。

            至于我拔了娃子一根頭發,是因為這個!”

            說著,桐升竟從懷里掏出來一個巴掌大小的小布偶,布偶沒有臉,只有頭發和身子,看上去很詭異。

            我爺爺盯著布偶一瞅,立馬皺眉:“你竟做了個鬼童!想干嘛?”

            桐升趕緊解釋:“天佑娃的人魂沒了,我昨天剪了個紙人幫著他續魂,可我知道,紙人撐不了多久,所以昨晚就做了鬼童,一大早就來送,就是怕娃子熬不住喲。”

            我爺爺神色一滯,旋即有些猶豫起來,他把布偶抓過來瞅了瞅,然后扒拉開布偶的頭發看了下,這才問:“桐升,你真沒害我孫子?”

            桐升一拍大腿:“真的沒有喲,老天爺,你家娃子我從小稀罕到大,怎么可能害他麼!”

            爺爺扭頭看了看我爹媽,給他們使了個眼色,旋即有些不好意思的對桐升說:“要真是這樣,那是我錯怪你了。不好意思咯。”

            桐升嘆息一聲,擺擺手說:“罷了,罷了,天佑娃子沒事就好咯,老哥哥你現在回來了,我也放心了,這事我不管了,我走了。”

            說著轉身朝外走。

            我爺爺想要留他,可他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我爹跟我媽都愣住了,看爺爺意思,是我們家誤會桐升了。

            我爹問:“咋回事,不是桐升害的天佑?”

            我媽也盯著爺爺看,期待得到回答。

            爺爺盯著手里的布偶端詳了會兒,搖了搖頭說:“我也不曉得了,這鬼童雖然是歪門邪道,但的確可以幫我孫子續魂,看來,桐升是為了咱家好。”

            “那天佑丟了魂是因為啥?”我爹問。

            爺爺皺眉,見我站在門口,就朝我招了招手說:“孫兒,走,跟我去老陵那邊瞧瞧去,這事還真是離譜了。”

            我點了點頭,就跟爺爺往外走。

            從家里出來,好多村民見到我爺爺,都跟我爺爺打招呼,但我感覺有些不對勁,因為好多人都朝村東頭跑,不知道為了啥。

            我爺爺也發現了,就問我一個大娘:“侄媳婦,大早上的火急火燎的干啥去?”

            那個大娘哎呦了一聲:“原來是天佑他爺爺回來了啊,你來的正好,快去家東老井那邊瞧瞧吧,聽說淹死了個人。”

            我們村里的人,說家東就是村東頭的意思。

            我爺爺一聽,連忙拉著我朝村東頭走。

            在我們村東頭這邊,有一口老井,據說老井之前經常淹死人,為此,村里找人弄了個大井蓋扣上了,很多年都沒出事了,可現在怎么又淹死人了?

            爺爺拉著我很快來到老井旁,這邊已經不少人圍觀了,我擠進人群看,這會兒正好有兩個青壯年用繩子朝外拽。

            沒幾秒鐘,竟然拽出來一個死尸。

            周圍的人頓時開始議論起來,害怕的退后幾步,不害怕的就湊上前去看淹死的是誰。

            我雖然害怕,可很好奇,想看看死的是誰。

            就在我準備湊上去仔細看時,忽地,有個人喊道:“哎呀,這不是桐升麻子嗎!”

            他這一聲喊,村里人立馬開始嚷嚷起來,說怪不得好幾天不見桐升了,原來是淹死了,還有的捂著鼻子說,哎呀,也不知道死了幾天了,身子都發臭了,然后都一陣唏噓。

            我卻跟爺爺都愣住了。

            桐升?淹死的是桐升?這怎么可能,剛才桐升還去我家了呢!怎么可能會死了好幾天了啊!

            我剛要問爺爺,爺爺竟急忙對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后拉起我胳膊,直奔我們家祖墳地。

            一路上,我好幾次想問,爺爺都制止了,直到來到祖墳地這邊,爺爺才允許我開口。

            我問他,爺爺,老井里淹死的真是桐升?

            爺爺點頭。

            我啊了聲,說那剛才去我們家的人是誰,難道是鬼啊?

            爺爺眼睛微瞇,搖頭說:“不是鬼,是人,一個假扮桐升的人。”

            我立馬恍然,可我卻不明白,為啥那人會假扮桐升去我家,而且,不知道為何,我有種惶恐不安的感覺。

            “爺爺,桐升被淹死了,不會是假裝他的人害的吧?”我想了下問。

            我爺爺一愣,盯著我,笑了笑:“看來我天佑娃長大了,都知道推理了。”

            我尷尬一笑。

            爺爺繼續說:“現在不是關心桐升怎么死的時候,雖然在我看來,這肯定跟你丟魂有關,但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到你那個鬼媳婦。”

            我哦了一聲。

            接著,爺爺帶我來到祖墳地,問我:“天佑,你說前天來上墳時看到了一座墳頭,是在什么方位?”

            我查看了下四周,朝著旁邊一塊蒿草地指了指,說:“就是這里,不過很奇怪,現在這里根本沒墳頭,可能是我當時看花了眼吧。”

            爺爺搖了搖頭:“你沒看花眼,這里真的有座墳。”

            說著,他從口袋里拿出來一個小瓶子,倒出來幾滴液體,涂抹在我眼睛上。

            “天佑,你睜開眼再看。”爺爺說。

            我睜開眼,驚奇的看到,在我正前方,真的又出現了一座墳!

            這墳頭,就是前天我來祭祖時看到的,而且,上面現在還有我當初壓好的墳頭紙!

            “爺爺!這……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驚訝的長大了嘴巴。

            爺爺嚴肅起來,說道:“天佑,人鬼兩立,殊途陰陽,你之前看不到鬼,自然就看不到陰墳。我剛才在你的眼上涂了牛眼淚,你現在不但可以看到鬼,還能看到陰宅了。”

            我有些明白了,盯著墳看,發現它的確是存在的。

            下意識的,我扭頭朝其他祖墳的墳頭上看,竟然看到一座墳頭上,有個老頭緩緩從墳里冒出來頭瞅了我們一眼,旋即倏地把腦袋縮回去了。

            這把我嚇了一跳。

            爺爺急忙拍了我腦袋一下,說:“不要亂看。快點,喊一下你媳婦,看她在不在。”

            “啊?怎么喊?”我有些難為情。

            爺爺苦笑:“當然是喊媳婦了!”

            我有些尷尬,不過一想我那鬼媳婦長的養眼無比,我還是大著膽子喊了兩聲“媳婦”。

            可鬼媳婦根本就沒出來。

            我問爺爺:“怎么沒見她出來啊?”

            爺爺皺眉,盯著墳頭看了眼說:“估計她不在吧,好了,咱們走,或許到時候她會主動來找你。現在咱們得去調查那個想害你的人是誰了。”

            我點頭。爺爺就拉著我回村。

            可我剛走了沒幾步,忽然,一陣陰風刮起,有張冥紙被吹起來,一下落在我手上。

            我嚇了一跳,剛要扔掉,卻看到冥紙上有一行字:相公,快跑!

            我心里咯噔一下,莫名的有種緊張感,剛想把冥紙給爺爺看,那冥紙卻又胡騰一下燒著化為灰燼。

            而這時我扭頭看爺爺,發現爺爺面色極為凝重,他的目光正盯著我奶奶的墳在看。

            我順著他目光扭頭,登時,嚇得我頭皮一陣陣發炸!

            我看到,奶奶的墳頭上竟蹲著個赤。裸。身軀的女人,她頭發披散著,露出來半張臉,雙手以一個十分詭異的姿勢托著兩只雪白的東西,正在對我們詭異的笑!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fcju.tw
          彩3彩票APP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