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1. (大結局)危險婚姻付川白青柔_危險婚姻免費閱讀全文by林小七

          發布時間:2018-10-04 11:36

          危險婚姻付川白青柔

          危險婚姻全文閱讀

          危險婚姻小說是一本非常熱門的現代都市言情小說,由網絡作者林小七所著,小說的男女主角是付川白青柔。全文講述的是在老婆白青柔生日那天,付川接到老同學電話,說他老婆出軌了。付川決定相信自己的老婆,可是當白青柔洗澡的時候,他卻看到她的身上有一個巴掌印,難道她真的出軌了?他們這段婚姻該何去何從···

          第1章 紅色的手印

            今天是老婆的生日,我提前下班,親自下廚,準備了一桌子的飯菜,打算好好的犒勞犒勞老婆。

            可已經接連打了幾十個電話,始終打不通,冷冰冰關機的聲音聽著特別刺耳。

            我們早上分開的時候約定好的,她把下午的課程調開,然后早點下班回來跟我約會,我們兩個過一次浪漫的二人世界,享受燭光晚餐。

            可是現在都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哪怕是正常的下班時間,老婆也應該到家了。

            現在不但沒有到家,連電話都打不通,這讓我不由自主的起了疑心——難道老婆真的出軌了?

            因為中午休息的時候我接到了老同學的電話,說我被戴了綠帽子,說他看到我老婆跟一個男人一起進了一家內衣店,而且還說那個男人摟著我媳婦的腰,格外的親密。

            雖然我不相信這些話,可這些讓我心理很不踏實,也很擔心,打算脫掉身上的圍裙去學校找找她,可還不等我轉身呢,就聽到房門被打開了,然后我便看到老婆回來了。

            今天老婆穿著白色的襯衫,下面是黑色的包臀裙,肉色的絲襪把她的雙腿緊緊的包裹起來,腳上穿著黑色的小高跟,看起來是那樣的性感迷人。

            我老婆長的很漂亮,在學校就是校花級別的大美女,受到很多人的追捧,但她卻選擇了身為學霸我的,讓我感覺特別的驕傲。

            她扶著門,一邊脫自己的高跟鞋,一邊跟我說,“親愛的,今天我們英語組的主管說要請客吃飯,而我帶領的小組又拿下了英語比賽的第一名,根本推脫不掉,只能吃過飯才回來了。被弄了一身的酒味,我先去洗洗澡,你趕快吃飯,別餓壞了。”

            聽到老婆這么說,我這才解除了內心的疑惑,原來只是吃個飯,并沒有給我戴帽子啊。

            她繞過我,扭動著腰肢就去了臥室,拿了一套睡衣就去了洗澡間。

            這可是給老婆準備的封盛晚餐,她沒有吃,我也就沒有什么胃口,簡單收拾了一下,我也拿了一套睡衣,去了洗澡間,打算給老婆來一個鴛鴦浴。

            因為沒有錢買房子,我們兩個是跟別人合租的兩室一廳,平日里壓根就不能洗鴛鴦浴。鄰居這兩天正好回老家,要一周才能夠回來,所以我才可以如此肆無忌憚,想要嘗試一下不同形式的滋味。

            只是當我打開洗澡間的房門,整個人都傻眼了。

            因為在老婆的屁股上,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巴掌印,一道道的,紅紅的,看的特別的清楚。

            老婆也意識到了我過來,在盯著她看,立刻轉身,把屁股從我的眼前移開,羞紅著臉說,“親愛的,你看什么呢?還沒有看夠啊?”

            如果放在以前,我肯定會說一輩子也看不夠。

            可是看到她屁股上的巴掌印,我怎么也說不出口。

            “還發愣啊?”

            我老婆笑著向前走了兩步,把我給拉了進去說,“都老夫老妻的了,你再猶豫的話,可就沒有這么好的機會了。”

            “小柔,你屁股上為什么有巴掌印?”

            我進去之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我老婆叫白青柔,我一直喊她小柔。

            聽到我這么問,白青柔的身子猛然一震,好似給人嚇了一跳的感覺,不過也只不過是瞬間,她就恢復了正常,噘著嘴,有些幽怨的說,“還不是那些同事,喝了點酒就喜歡胡鬧,說我的屁股翹,非要拍拍,想試試手感。”

            “你可以拒絕啊。”我懷疑道。

            腦海中想的卻是一些小電影當中經常出現的畫面,想想就覺得刺激,同時也感覺到有些變態的惡心。

            如果只是女同事摸摸試試手感的話,不應該這么紅啊。

            這看著,都要腫起來了。肯定是男人下了不少的力氣,要不然,絕對不會打成這樣的。

            “我怎么拒絕?她們一群酒瘋子,喝醉了,什么都不管不顧,幾個人上來拉著我的手,我就動彈不了,只能任由她們擺布了。”白青柔略顯委屈的說。

            可這話聽在我的耳中,立刻就閃現出來幾個男人圍繞著我的老婆做一些抽打動作。就像是一些電影當中的畫面,想想就讓我熱血沸騰。

            我急忙搖搖頭,摒棄了內心當中的這些雜念,還暗罵自己是個畜生,怎么能夠有這種邪惡的想法呢。我這么喜歡自己的老婆,都差點要把她給含在嘴里, 時時刻刻保護著她了,怎么能夠容許別人去侵犯呢。

            “那也不能這么用力啊,打的該多疼啊。”

            我心疼的說道,還伸手在她屁股上輕輕的摸了一下,誰知道才剛剛碰觸到她的屁股,她的身子就猛然一顫,顯得格外的敏感。這又讓我納悶起來,按照這種敏感程度,有人一碰她就有了反應,別人肯定不好意思再打的。

            不過妻子都已經這么說了,如果我再疑神疑鬼的話,倒顯得我的度量小了。

            在一起洗鴛鴦浴,我們兩個好似又回到了談戀愛的時候,我看著她白皙性感的身段,直接就有了反應,她嬌羞著給我回應,干柴烈火之間,撩的我直接就把白青柔給抱在了懷中,打算在洗手間來一發。

            “小壞蛋,不能在這里做,咱們回臥室去吧。”

            白青柔揉著我的腦袋,一臉柔情的說。

            我也知道老婆有點小小的潔癖,覺得衛生間是跟別人共用的,所以不太喜歡在這里做,雖然我很想來一次不一樣的感受,但想著老婆的苦衷,我也只能點頭答應,擦干凈身上的水,抱著她就要去臥室。

            只是我一轉身,竟然發現了放在洗衣機上的帶著弧度的衣服,這是老婆剛剛脫下來的貼身內衣,紫色的,帶著蕾絲花邊,看起來非常的性感。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在這一抹紫色的如同彩云一樣的性感衣服上,竟然有著一片白色的污點。

            如果沒有同學的電話,沒有屁股上紅色的手印,我可能真的就給當成雪糕融化了,或者是吃飯灑落上去的污漬。但有了那些前提條件,我此刻滿腦子想的竟然是自己的老婆躺在床上,被男人欺負,就像某國的愛情動作片一樣,刺激,又惡心。

            老婆也感受到了我停下來了,愣了一下,溫柔的問我怎么了。

            我沒有說話,而是目光一動不動的看向洗衣機上的那個紫色的內衣,以及那上面的那一點讓我呼吸困難的白色污點。

            白青柔順著我的目光看了過去,然后她的身子就顫抖了一下。

            因為我是抱著她,感覺特別的明顯。

            白青柔顫抖了之后,就恢復了原樣,望著那個白點點說,“親愛的,你瞎想什么呢?那是中午吃雪糕的時候不小心掉在上面的。我這么愛你,怎么能夠做出那種事情呢。再說,我很忌諱那個,又怎么可能讓別人用我那里呢。”

            經她這么一解釋,我感覺也是。

            平日里在她那個的時候,我想讓她換一種方式給我放松的時候,她總是嫌棄這嫌棄那,最后僅僅是用她的小手來幫我解決問題。

            她那么愛我都不行,對于其他的男人,那肯定更不可能了。

            我在心中這么說服自己,可感覺還是怪怪的,總覺得哪里不對勁,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哪里不對勁,只能相信了白青柔的話,取消了內心的懷疑。

            更何況,懷中抱著這么香艷的大美女,如果我還想著別的,那還是個男人嗎?

            弄清楚了這些事情,我的心情也豁然開朗,抱著白青柔就沖到臥室的床上,又是一番激戰。在進入的時候我還特意的問了問,能不能換個方式,果真遭到了白青柔的拒絕,甚至還說,愛要不要,不要拉倒,她才不稀罕呢。

            草,都已經箭在弦上了,竟然這么跟我說話,我只能狠狠的懲罰她以示教訓。

            一番征戰之后,白青柔興許是真的累了,所以很快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但是我卻怎么也睡不著,滿腦子想的都是白青柔屁股上的紅色手印,以及內衣上的白色液體。真的是鬧著玩,被女同事強行打的屁股嗎?難道就沒有男同事嗎?

            而且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他們英語組的主任就是一個男的。我老婆這才剛剛滿一年的工作經驗就被提拔為組長,會不會是因為跟這個主任有著特殊的關系呢?

            我看著旁邊睡熟著的妻子,她長的是那么的漂亮,尤其是此刻月光灑在她的臉上,看起來是那么的恬靜美麗,讓我都不忍心去懷疑。而且她還對我這么好,排除萬難跟我在一起,放棄了大家庭的優越條件,跟著我擠在這么一個合租房內。

            她為了這份感情,付出了這么多,又怎么可能生出背叛呢。

            雖然心中這么想,但想到老同學電話的內容,想想老婆今天的反常舉動,我還是忍不住找到了老婆的包包,從里面拿出了她的手機。

            以前老婆每天回家都要翻看手機,不是刷刷朋友圈,就是看看電視劇什么的,可今天她回家就是洗澡,然后就倒頭大睡,連手機都忘記拿出來了,這實在有些不正常。

            正當我準備打開手機的時候,卻感覺到手機有些震動,跟著出現了一個微信消息——寶貝兒,睡了沒?

            看到這個消息我嚇了一跳,什么意思?喊我媳婦寶貝兒?還問她睡了沒?難道老婆真的出軌了?我實在不敢相信,就急忙回了一句沒睡呢,打算聽聽對方接下來會怎么說。

          第2章 再起疑心

            “對不起,發錯了。”

            我正期待著終于找到老婆出軌的證據了,卻突然看到微信上的消息,整個人都不好了,好似還帶著陣陣的失落。我搖搖頭,暗道這是怎么了,難道還想著老婆真的出軌了嗎?

            我又翻看了一下手機上的聊天記錄,電話記錄什么的,發現全部被清空了,這就不得不讓我再次起了疑心。

            肯定還是真的有故事,要不然,也不可能把聊天記錄什么的給清的這么干凈吧。

            想到這些,我又看了看剛剛那個微信號。點了資料,貌似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又去翻看朋友圈,偏偏在這個時候,我老婆動了一下,嚇了我一跳,手機都差點掉在地上了。萬一被老婆知道我在查她手機的話就不好了,我就急忙記下了那個微信號,然后把她的手機放在床頭,就走出了臥室。

            出了這檔子事,我是真的睡不著。

            在客廳里抽了一根煙,讓自己冷靜一下,這才打算再次沖個澡然后睡覺。

            進到衛生間,我又看了看放在洗衣機上的衣服。

            那是一個紫色帶著花邊的內衣,特別性感,可上面那個白色的污點卻格外的刺眼,我氣的不行,拿起來就想扔掉呢,可當我把內衣拿起來之后,竟然發現在內衣的下面放著一條紫色的丁字褲。

            看到這個,我立刻就瞪大了眼睛。

            我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又揉了揉眼睛,在洗衣機上,那條只有幾根帶子綁著的不是小丁丁褲又是什么呢?

            我老婆是一個比較保守的女人,以前我想尋求刺激,給她買過這種小丁丁褲,可她直接就給丟到垃圾桶了,根本不穿,說羞死人了。現在倒好,她竟然自己買了一條。

            等等,是她自己買的嗎?

            聯想到李孟波給我打的那個電話,說我老婆是跟著別的男人一起進的內衣店,會不會是那個男人給我老婆買的呢?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我拿著那條小小的布料就沖到臥室,想要找白青柔對質。

            可看到在月光下,她睡熟的臉孔,是那樣的恬靜,那樣的美麗,我一時間又有些心軟。

            別是她在生日想給我驚喜,所以特意買了這么一條性感的丁字褲,結果被拉過去吃飯喝酒,就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我還在替老婆圓謊,不過我已經打定了主意,等明天我問問老同學那個內衣店的地址,然后再過去查看一番。

            我又把內衣放回去,沖了個涼就躺在老婆的旁邊。她有所感應,向著我這邊靠攏了一些,我抱著她,感受到她身上的溫熱,在心中默默的祈禱,自己的老婆一定沒有出軌。

            當然,如果她真的出軌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的跟她離婚。雖然她長的漂亮,但老子也有自己的底線。

            第二天早上醒來,才剛剛睜開眼睛就聞到一股子飯菜的香味,然后便聽到老婆溫柔的聲音,“親愛的,趕快起床,早餐我都已經做好了,快過來吃飯。”

            似乎昨天的那些懷疑都是我個人的無稽之談,我的老婆還是那么的溫柔體貼,我會心一笑,穿好衣服,洗漱一番,陪著老婆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并且老婆還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說昨天是她不好意思,辜負了我的一片好意,今天她會補償我的。

            至于怎么補償,也不等我問,老婆就催促我上班,然后她開始收拾碗筷。

            我上班的地方距離家里有些遠,每天都要早早的出門等公交,坐了將近一個小時的公交車,才來到我們公司樓下。我看了一下時間,還有十五分鐘,而等在電梯外面的人很多,我們的公司又在30樓,只有兩部電梯可以到達,如果我也在這里等的話,恐怕要遲到。

            遲到按說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可關鍵我們銷售部的主管,她給我們銷售部特別規定,凡是遲到的,不管有任何理由,都要罰款兩百。

            為了保住那兩百塊錢,我不敢再有任何的遲疑,快速的沖到樓梯,蹭蹭蹭的就往上爬。

            30樓,說高不高,可對于爬樓梯來說,那簡直就是天梯,足足爬了十幾分鐘才氣喘吁吁的出現在我們公司門外。

            進去打卡,直接被我們銷售主管周琦給阻攔了下來,她瞪著我,一臉惡狠狠的說,“付川,你又遲到了。”

            我下意識的看了一下時間,才剛剛八點,自己并沒有遲到啊。

            只不過還不等我去跟周琦理論呢,就聽到周琦一臉得意的說,“現在已經八點過去五秒鐘了,趕快過來交兩百的罰款吧。”

            我慌忙去打卡,果真,已經八點過了幾秒鐘。

            八點上班,我的確已經遲到了。可如果不是因為周琦的阻攔,我上來就打卡,絕對不會遲到。這一切都是周琦害的,這個賤女人,總是欺負老子,老子遲早有一天要全部還回來。

            此刻的周琦卻扭著腰肢,踩著高跟鞋,從我面前囂張的走過。

            看到她扭動的腰肢,我真的很想把她給按下去,就地正法。嗎比的,讓你欺負老子,老子就要狠狠的報復你。

            當然,這些也不過是yy罷了,畢竟她是我的主管,官大一級壓死人,我還真的不敢明目張膽的跟她對著干,更何況,我非常的愛我的老婆,除了白青柔,我是不會跟其他的女人親近的。

            把錢交了,周琦就說先攢著,等到月末,帶著大家一起去吃大餐,并且還他嗎的佯裝感謝我的貢獻,看到她那副假惺惺的嘴臉,我就感覺一陣的惡心。

            她離開之后,李孟波就推了推我說,“川哥,這娘們是不是看上你了?為什么一直挑你的刺啊?”

            李孟波不單單是我的老同學,還是我的同事。我們兩個都是公司通過校園招聘招過來的,昨天就是他電話告訴我,我老婆跟別的男人一起進了內衣店,疑似出軌。

            “去你的,別瞎說,我最愛白青柔,跟周琦沒有半毛錢的關系,她就是嫉妒我長的比她老公帥,所以一直找我的茬,嗎比的,典型的性,饑渴,患者。”

            我憤憤不平的說,這個月算上今天已經坑了我五次遲到了。五次啊,怎么說也一千塊錢了,老子的錢又不是大風刮來的,可又沒有辦法反抗,畢竟她是主管,她制定的規則就是公司的規則,連公司的負責人都幫著她,我也只能自認倒霉了。好在我的業績做的不錯,能夠把這些損失給補償回來。

            “噓,小心被她給聽到。”

            李孟波給我比劃了一個噤聲,然后又說,“付川,你昨天問你老婆沒?她是不是出軌了?”

            “出你嗎比。”

            我直接就反口罵了回去,“我媳婦好端端的在上班,怎么可能去跟別的男人進內衣店呢,你肯定是看錯了。”

            “怎么可能,我眼睛這么毒辣,尤其是認美女,絕對不會看錯。你老婆長的那么漂亮,就算是距離再遠,我一眼也能夠認出來她。”李孟波頓了一下,又繼續說,“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咱們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可以去那家內衣店找店主對質。”

            我懶得理他,就扭過去對著電腦工作,可腦袋卻根本靜不下來,不斷的想著老婆出軌的畫面。種種跡象表明,她有可能是真的出軌了。即便是離婚,也必須要找到證據,坐實她出軌的證據,我才能夠跟她名正言順的離婚。

            使勁的搖搖頭,我就沖李孟波說,“波波,我老婆是在哪個店里買的內衣,你告訴我店址,我自己過去。”

            “相信我了吧?你早該相信我的眼睛,絕對不會看錯的。”李孟波笑著說,“具體叫什么名字我也記不得了,不過我知道在哪個地方,等中午我陪你一起過去確認了再告訴你。”

            聽他這么說,我也沒有再多說什么。這個時候我才想到妻子手機上那個發錯信息的微信號,急忙拿出手機用我以前養的小號給加了上去。對方同意的很快,并且還跟我打招呼說你好,愿不愿意換妻?

            換妻?

            聽到這個字眼,我他娘的差點暴走,只不過還不等我打字呢,就聽到對方打字說,“不要拉黑我,我是真心誠意的來談合作的。畢竟現在社會生活壓力非常的大,跟妻子時間久了,就會越來越覺得枯燥乏味,想換換花樣。難道你沒有這種感覺嗎?”

            被他這么一說,我還真的有這種感覺。畢竟妻子總是不給我用那些地方玩,讓我心癢癢。不過我很愛我的老婆,她有些許的潔癖,不讓那樣,我也只能忍著。

            現在被一個陌生人這么一勾,我隱藏在心底的欲望立刻就上來了。不過我還是回了一個不想,就把微信號給切換了回來,不想再理會那個變態。換妻,這些只能在變態電影當中聽到的字眼,竟然活生生的出現在現實生活當中,想想就讓我心跳加速,感覺特別的刺激。

            但讓我把老婆給別人玩,這個我是萬萬做不到的。至于玩別人的老婆,我也只是想想,但絕對不會執行,因為那樣就背叛了我的老婆。我愛白青柔,是絕對不會背叛她的。

            等到中午吃飯的時候,李孟波就帶著我去了他昨天發現我妻子出軌的地方。那一刻,我內心有些緊張不安,一邊不想去碰觸真相,不想去懷疑自己心愛的女人;一邊又渴望真相,渴望去揭開妻子神秘的面紗,看看她丑陋的本質。

          第3章 真的出軌了

            內衣店的名字很簡單,就叫婷美,不過一看就是一個掛牌貨,并不是真正的婷美。倒是里面的裝修挺不錯,模特的打扮也都挺好。尤其站在櫥窗上的那個模特,身上穿著一套紫色的內衣,下面是紫色的丁丁褲,只有幾根帶子系著,看起來特別的性感迷人。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跟我老婆昨天穿回去的內衣是同款。

            內衣店的店主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披散著長發,穿著小西裝,下面裹著一步裙,配上她還算標致的臉蛋,挺耐看的。

            而且她臉上還一直掛著笑容,又平添了幾分姿色。

            不過我并沒有心思來觀察這些,而是拿出手機,找到老婆的照片,開門見山的說,“你好,請問一下,昨天她有沒有來咱們店買衣服?”

            店主看了一眼,便點頭說是的,跟她老公一起,兩個人特別的恩愛,還買了我們店的鎮店之寶,看,就那套紫色的。店主指了一下模特身上穿的那套性感的紫色內衣,微笑著說如果你要給女朋友買內衣,最好也買那個,你女朋友肯定會喜歡的。

            老婆果真出軌了!

            聽到店主的話,我憤怒的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的想要找人狠狠的干一架。

            倒是旁邊的李孟波率先開口說那就是我老婆,這才讓店主呆愣住了,不過很快店主就反應了過來,揮手笑著說,小伙子,沒事的,不就是老婆出軌了嗎,這事放在現在這個社會再正常不過了……不等店主說完,我就面色陰沉的看了她一眼,止住了她繼續往下說,大姐,能不能請你幫個忙?

            “說吧,什么忙?”

            我說想讓她幫我做個見證,等我晚上把老婆拉過來,讓她當著我們的面,說我老婆跟別的男人來這里買內衣了。

            店主非常樂意幫忙,笑著點頭說好。

            既然商定完了,我轉身就打算離開,可店主卻說,小伙子,你就這樣走了?不打算買點東西嗎?

            我一想也是,找人家幫忙,不給點好處肯定不行,至少也應該消費一些吧,所以便走到了內衣店里面,然后指著那套紫色的內衣說,把這個給我包起來吧。

            “小伙子,你眼光真好,這套內衣可是我們店的鎮店之寶,銷量最多。”

            店主一邊給我找衣服,一邊跟我說, “小伙子,做為過來人,我給你一點忠告。這女人出軌的話,最好不要吵,不要鬧,要和平的分手。而且,如果可以,最好在分手之前再來一瘋狂的,既然走了,也不能吃虧不是。當然,如果你想挽回這段婚姻的話,那就要想想為什么老婆會出軌了。小伙子,是不是你年輕的時候自己使用過度,現在那里不行了啊?”

            前面說的好好的,這后面怎么聽著就變味了呢,什么叫老子不行,老子每次和老婆做的事情至少都是半個小時的,這也叫不行嗎?所以我就反問店主,說至少半個小時也不行嗎?誰知道聽到這話,店主的眼睛一亮,較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在她那眼神當中,竟然還帶著絲絲的魅惑之意。

            我當時也沒有多想,以為是燈光的原因,付了錢,接過內衣,就跟李孟波一起離開了內衣店。

            下午上班,我壓根就沒有任何的精神,滿腦子想的都是老婆出軌的場景,再配合上她屁股上的紅色手印,那幻想,簡直比某國的愛情動作片還勁爆,甚至不知不覺之間,我竟然有了反應。我很想罵自己畜生,自己被綠了,竟然還能起反應。

            可事實就是如此,我想著老婆在別人懷中承歡的畫面,可恥的硬了。

            一邊的李孟波還不斷的給我嘮叨,說我不信他,要不然昨天就能夠逮到個正著之類的,反正就是在說我老婆出軌,我都快要煩死了,實在沒有辦法再繼續工作,就去衛生間抽煙。

            坐在馬桶上,一根接一根的抽著,剛買的一盒煙快要抽完的時候,卻聽到外面有人進來,而且還在打電話,說我都按照你說的做了,沒有穿內衣在公司晃蕩一天了,特別的刺激,現在你還有什么好玩的游戲嗎?

            沒有了啊?哎,算了,等有了再讓我玩吧。

            臥槽,不穿內衣在公司晃蕩一天?這誰呀?

            我聽這聲音嗲里嗲氣的,壓根想不到平日里公司誰這樣說話。

            不過這樣偷聽別人打電話始終是不好的,更何況還說的是這種隱秘的事情,所以我就起身出去,才剛剛打開衛生間的門,就聽到隔壁的小槅門也吱呀一聲被打開了,然后小麗拿著電話從里面走了出來,同時還說道,草,真他娘的晦氣,我竟然走錯了衛生間。

            然后她就看到了我,我們四目相對,我感覺自己的臉發燒火熱的,特別漲。

            “那個,你都聽到了?”

            小麗最先開口打破了我們之間的尷尬,我想要否認,可她在廁所講話聲音那么大,根本不可能聽不到啊,所以就又點點頭算是承認了下來。

            “那個能不能不要告訴別人,我,我……”

            小麗有些急切的說,而且隨著她的急切,山峰不斷顫動,然后我就看到那上面明顯的……再想到之前小麗在電話當中說的話,一瞬間,我的眼睛就直了,同時直的還有那個玩意。

            嗎比的,除了在某些網站上看過別人的,我就只看過老婆白青柔的那里,現在猛然看到小麗的,而且還隔著衣服,遮遮掩掩,顯得更加的神秘和誘惑,我竟然一時間沒有忍住,暴露了男人的本色。

            小麗見我看著她不說話,她立刻就意識到我在看什么地方,然后有向下看了一眼,剛好看到那個地方,氣的她一跺腳,罵了一聲臭流氓就跑了出去。

            我苦笑著搖搖頭,暗道自己這是怎么了,怎么能夠對自己公司的同事有反應呢,這簡直就是對不起自己的老婆啊。可一想到老婆已經出軌了,我內心的愧疚感就少了很多。

            整理了一下情緒,我也走出了衛生間,才剛剛走出去,就碰到了我們部門的主管周琦。

            她瞪著我,厲聲暴喝道,“付川,剛剛何麗哭了,是不是你欺負的?”

            何麗就是小麗,她的年齡比較小,剛剛大學畢業,才二十二歲,我們都喊她小麗。

            “我沒有。”我自然要反駁了。

            “你沒有欺負她,她怎么哭了?”周琦又瞪著我問。

            我剛想解釋,卻發現,這尼瑪根本解釋不清楚啊,我總不能告訴周琦說,我偷聽到了何麗的電話,說她沒有穿內衣來上班吧?顯然不可能啊。

            見我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周琦就認定是我欺負了何麗,狠狠的訓斥了我一番,說我一個大男人竟然欺負人家一個小女孩,這要是讓我老婆知道的話,肯定饒不了等等,甚至還冤枉我把何麗給拽到了男生衛生間,這尼瑪,簡直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看著周琦責罵我的嘴臉,我心中對她的恨意更濃了。我發誓,只要有機會,我一定會報復這個惡毒的女人。

            現在老子心情不爽,不想理會她,任由她訓斥一番,覺得沒意思了,就讓我回去上班。

            熬到了下班,李孟波打算跟我一起去見證白青柔出軌,被我給踢了一腳,讓他滾蛋,并且警告他,要是敢亂說的話,我非打爛他的嘴不可。

            我先給老婆打了一個電話,她告訴我學校還有一個會要開,她可能會晚點回去,讓我一個人先吃飯,不用等她了。

            如果沒有店主的見證,我可能就信了白青柔的話。

            可現在聽到這些,我就莫名的惱火。

            這白青柔,八成是跟別的男人約會去了,加班,加狗屁的班。

            以前只聽說男人靠加班來忽悠自己的老婆,現在看來,男女都一樣,只會這么點計量。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去學校看看,老婆是不是真的加班。

            只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這次去學校,竟然歪打正著,發現了老婆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第4章 公車上的偶遇

            打定了主意,我就下樓等公交車。

            我就是一個屌絲,等車的時候自然是玩手機了,我給手機下載一個分身軟件,然后多下載一個微信,把自己的小號登上,才登上,我就看到那個叫老當益壯的微信號給我發的信息。

            “我知道你一時間難以接受,不過不要緊,咱們可以慢慢的培養,即便最后不能成功,也不用灰心,最起碼可以當個知心的朋友解悶也行。”

            “行了,今天先不給你說那么多了,我要上班了。”

            這是之前的兩個信息,看了下時間,正是我下微信的時候發的,跟著下面又有信息。

            “喂,在不?我是真心誠意來給你談事情的,究竟是怎么想的,你怎么也應該回應我一聲吧。”

            又隔了一會,見我還不理他,就又發了個信息,“算了,看來咱們并不在同一個頻道上,拜拜。”

            這是那人發的最后一句話,發完就再也沒有發信息了。

            我暫時還不能確定對方是不是跟我妻子有來往,所以并沒有刪除好友,而是說了一句,自己并不喜歡換妻,倒是喜歡玩別人的妻子,你喜歡玩別人的妻子嗎?

            喜歡倒是喜歡。

            對方很直截了當的給我回了話,不過在沒有商討好的情況下,被人的妻子又怎么可能同意讓我們玩呢?

            “你傻啊,偷偷的進行啊。”

            “那樣不好,偷偷的進行是很爽,可一旦事情暴露出來,肯定會影響兩家原本的生活。我很愛我的老婆,是絕對不會跟她鬧離婚的。除非換著來,雙方都同意了,商量通了,才能夠去找那種刺激,不然我才不會沒事引火上身呢。”

            聽到對方這樣說,我心中的疑惑才慢慢的消失。

            不過也不排除對方是為了打消我的懷疑,才故意這么說的,反正在沒有找到真正的證據之前,我是不會排除他這個嫌疑人的。

            只是不等我說話呢,就聞到了一股子香味,而且這香味我還很是熟悉。

            我抬起頭,正好發現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女人站在我面前。

            她的身材很好,休閑的小西裝把纖細的腰肢修身的更加完美,一步裙緊緊包裹著她挺翹的肥臀,下面修長筆直的雙腿上裹著黑色的絲襪,腳上踩著高跟鞋,乍一看,標準的職業白領。

            她正伸手捂著自己的鼻子,像是很厭惡這周圍的氣味。

            原本我也沒有太過在意,只是在她低著腦袋的時候,我剛好看到她脖頸上的一顆黑痣。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部門的主管周琦的脖頸上就有一顆黑痣。再次端詳一下眼前這個白領,聯合一下那讓我略微熟悉的香味,我已經可以百分之八十的確定,她就是周琦。

            周琦一般都是開車上下班的,沒想到今天竟然也來坐公交車,哈哈哈,老子報復的機會來了。

            只要跟著她,找到她家里的住址,偷偷的給她家里扔幾只耗子,癩蛤蟆什么的。想到她被嚇的花容失色,躲在墻角瑟瑟發抖的樣子,我心里就是一陣快感,讓你還敢欺負老子。

            當然,這些都是我想的,具體還需要去慢慢的執行。

            公交車來了,我們大伙直接一窩蜂的沖了上去,我就聽到周琦在那大吼著別擠,踩到人家的腳了等等的抱怨聲。

            我當時真的想笑,嗎比的,下班高峰坐公交車被擠擠再正常不過了,讓你整天得瑟,現在知道我們沒車的苦衷了吧。

            我是緊跟在周琦的身后上車的,因為太過擁擠,我的身子本能的貼在了她的后背上。我下意識的就往后退,可這會人正多,不但沒有退開,反而還被推著往前來,嗅著周琦身上的香味,我他娘的竟然起了反應。

            在這么多人的簇擁下,享受著那碰撞帶來的快感,我更的不行。

            好在周圍都是人,擁擠著往車上鉆,周琦根本沒有顧忌我,才算是讓我松了一口氣。

            刷開上車,我們就站在門口那里,因為這會是下班點,高峰期,公交車都是爆滿,能夠上去已經算是比較幸運的了,我就站在周琦的身后,被人擠的想挪挪位置都不行。實在上不上了,公交司機把門關上,踩著油門離開。

            隨著車子一走,周琦的身子往后一歪,整個人都靠在了我的身上。

            而且我下面早就更了,這會被車子一晃蕩,再次扎到里面。

            我嚇的不行,如果這會周琦回頭的話,認出我來,以后在公司就更沒有我的容身之地了。

            只是讓我意外的是,周琦并沒有回頭責怪我,反而扭動了一下身子,像是在迎合我。我的心猛然一顫,她該不會……想想就挺激動的,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主管,暗地里竟然是這么樣的一個人。

            當然我暫時還不敢確定,就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把扶著欄桿的手給放了下來,經過她身子的時候,在她的身上劃拉一下。

            誰知道周琦并沒有惱火,反而身子一震,像是特別的激動。

            我環視了一下周圍,大家要么在拿著手機看手機,要么就在望著窗外,反正沒有人主意到我們這邊,我的膽子也大了起來,在她的后面抓了一下,抓完之后,我的手并沒有離開,而是留在原地。

            她穿著包臀裙,后面被勾勒出弧度,看起來非常誘人。

            周琦也算是一個美女,雖然沒有我老婆長的漂亮,但那身材,那臉蛋,也都挺標致的,尤其是她還特別的會打扮,畫著淡妝,小西裝一穿,整個人都帶著一股子高高在上的氣質。

            平日在公司,我看到她穿著絲襪的大長腿,有時候就會有一種想要摸一摸的沖動,現在終于摸到了,我還狠狠的捏了幾下。

            我能夠感覺到,周琦的身子在不斷的顫抖。

            我再次看了一下四周,那些人仍舊在忙碌著自己的事情,根本沒有人看我們這邊,我的膽子就更大了,反正是要報復周琦,你不是高高在上嗎,你不是整天想著整我嗎,今天老子就凌辱你,在公交車上,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好好的凌辱你。

            我在心中想著,也把另外一只手給抽了回來,直接環住了周琦的腰。

            她穿的是小西裝,里面是襯衫,不過襯衫都折疊在包臀裙當中,我也不敢把動靜弄的太大,就把胳膊藏在她的西裝里面,隔著衣服磨蹭幾下。

            就這樣,也惹來周琦一陣嬌呼。只不過這個公交車的噪音比較大,再加上周琦在隱忍著,聲音特別小,所以并沒有引起周圍人的主意,即便是這樣,也把我嚇的不輕,不敢再有任何的動作。

            我沒有動作了,但周琦有。

            她扭動著腰肢,讓身子不斷碰觸。

            如果是在沒人的地方,恐怕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撲倒在白青柔的身上了。但這里是公交車上,面對的也是周琦,我萬萬不能讓她發現她身后的人是我,那樣的話,我會死的很慘。

            周琦這么一動,也算是給我壯膽了。

            我兩只手一用力,就把她的絲襪給撕裂了。

            再次聽到周琦壓抑的聲音,這一次非但沒有影響我,反而刺激的我更加的肆無忌憚。

            這個時候我想到了周琦對我的種種刁難,想到了她平日里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態度,我就想狠狠的收拾她。

            現在正好是個機會,我的動作非常的粗魯,似乎要把自己所有的憤懣都發泄在周琦的身上。

            我本以為周琦會受不了,可誰知道她只是蜷縮了一下身子,不斷的迎合著我。

            這個女人!真賤!

            不過,我喜歡。

            雖然我現在已經二十大幾歲了,也發生過很多次男女之間的事情,可今天確實我最為興奮的一次,即便是沒能夠真正的耦合,但也足以讓我永生難忘。

            我以為就這樣結束了,可卻猛然間看到周琦把她扶著欄桿的手給放了下來。

            嗎比的,太爽了。怪不得電影當中有很多癡漢電車了,原來感覺真他娘的別樣。

            這樣差不多持續了幾分鐘,周琦就停止了動作,身子像是抽筋了一般,連著顫動了好幾次。

            作為一個過來人,我哪里會不明白,她是達到了頂點。

            好在有她的裙子遮擋著,別人也看不出來。

            至始至終周琦都沒有回頭看一眼,這更加讓我確信,她就是一個掃貨,幾渴難耐的賤貨。想到這些,我突然冒出來一個齷蹉的想法,便趴在周琦的肩膀上,在她耳邊悄聲的問,“掃貨,加個微信唄?”

          第5章 私人會所

            我本來以為周琦只是尋找刺激,絕對不會給我微信號,誰知道她娘的竟然沒有絲毫的猶豫,給我報了一串數字,還說如果我能夠記得,就加下來。

            嗎比的,這數字就是她在我們公司的工號,老子早已經倒背如流了。正好這會公車也到站了,我不敢再停留,擔心被周琦認出來,急忙擠開人群下車。

            下車之后,我還在回味剛剛跟周琦的那一幕幕,感覺刺激的同時,我也覺得對不起自己的老婆。

            我跟老婆那么多年的感情,我真的很愛她,不想做出絲毫對不起她的事情。

            搖搖頭,盡量不讓自己去想周琦,多想想自己的老婆白青柔。

            可是一想到白青柔,我就傷心。

            我那么的愛她,她為什么會出軌呢?

            昨天聚餐沒有跟我共享二人世界,說好的今天好好的補償我,可今天我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竟然說要開會,晚點回去。如果沒有知道她陪著別的男人逛內衣店,或許我還不會覺得有什么,可現在我真的很懷疑,她是不是借著開會的借口私會情郎呢。

            不行,我一定要去學校看個究竟。

            為了尋找真相,我也不憐惜錢了,直接打車去了學校。在學校外面,還不等我下車呢,就看到從學校里面走出來的白青柔。

            她并沒有再穿職業裝,而是換了一套藍色的長裙。

            老婆原本就長的漂亮,穿上裙子簡直就如同美麗的公主一般,讓人看一眼,就再也不忍心挪開目光。

            以前在家的時候我就讓她穿裙子,那樣會刺激我,讓我們做事的時候更為興奮。

            但老婆說她不想穿裙子,那樣別人就會老盯著她看,感覺像是被別人的目光給剝干凈一般。

            只是現在我沒有要求她,她竟然就穿上了裙子。

            難道是開完會了,要給我驚喜?

            想到這里,之前對老婆的那些懷疑直接被我拋到了腦后,就想打開車門沖下去給白青柔一個深情的擁抱。

            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一輛黑色的寶馬車嗖的一下子從我們面前穿過,來了一個漂亮的甩尾,停在了白青柔的旁邊。跟著我就看到白青柔笑著走向那輛寶馬車,然后拉開車門,坐了上去。

            草!

            看到這些,我忍不住罵了一句。

            “兄弟,那是你媳婦啊?很明顯出軌了。也是,人家長的這么漂亮,怎么可能踏踏實實的跟著你一個只能坐公交車的人呢,如果換成是我,我也會選擇坐在寶馬車里。”

            司機很不開眼的說。

            “滾你嗎比,趕快追上那輛車。”我心情不好,沖著司機罵了一聲,讓他追上寶馬車。

            “只要你給我錢,讓我干什么都行。”

            司機笑呵呵的伸出了手。

            我一心想抓到老婆出軌的事實,也沒有多想,直接甩出去一百塊錢給司機。司機也不含糊,踩上油門,快速的跟上了那輛寶馬車。

            同時我又給老婆打了一個電話,不過才剛剛響鈴就傳來對方冰冷的聲音說你撥打的電話在通話中。嗎比的,白青柔竟然掛了我的電話,肯定是在寶馬車里搞事情,不敢接電話。

            我繼續打,一連打了五個電話,都是那種冰冷又機械的聲音。

            在我準備打第六次的時候,手機上來了一條短信,說她在開會,不方便接電話,讓我不要打了,她等會開完會給我回電話。

            開會?到現在還騙我呢。

            我也懶得回信息,反正一會就能夠刺破真相了。

            寶馬車開到了北區的一個音樂會所里面,不過寶馬車是直接開進去的,而我做的出租車卻被攔在了外面,保安問我要會員卡,我說他們怎么進去了,保安輕蔑的掃視了我一眼說,如果你開著寶馬也能夠直接進去。

            我沒有跟保安吵,而是眼睜睜的看著那輛寶馬車。

            停下來之后,從里面下來一個特別高壯的男人,雖然距離有些遠,我還是能夠看出來,這男人長的非常帥氣,年齡也不是很大,頂多二十多歲的樣子,穿著西裝,踩著皮鞋,明顯一副成功人士。

            即便不是老板,最起碼也是一個富二代。

            他下車之后就到副駕駛那邊打開車門,然后我就看到白青柔穿著藍色的裙子從里面走了出來,她的手還扶著那個男人的胳膊,兩者之間顯得特別的親密。

            我甚至還看到,那個男人沖著我老婆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我老婆不但沒有反抗,反而還沖著那個男人笑了笑,就好像他們是一對,而我是一個插足的小三。

            “小伙子,現在我沒有辦法進去,你是不是應該下去了,我還要去跑其他的生意呢。”司機見我發愣,開始催促。

            我忘記剛剛已經給我司機錢了,急著去當面捉奸,又甩給了司機一百,快速的從車上沖出來,可卻被保安給攔了下來,說我沒有會員卡,不讓進。

            我才不管什么狗屁的會員卡呢,老婆都要給老子戴有色帽子了,老子必須要沖進去,我一使勁,就推開了那個保安,跟著就往里面沖。可我才沖了幾步,就聽到那個保安在叫人,然后就在我面前出現了一群人擋住了我的去路,他們二話不說,架著我的胳膊就把我給扔了出來。

            并且警告我,要是再敢騷擾他們私人會所的話,他們就開始動粗了。

            我哪里聽得進去,滿腦子想的都是我老婆,所以我根本不顧他們的叮囑,再次瘋一樣的沖進去。

            雖然我大學的時候是籃球隊的,身體素質特別的強壯,再加上此刻的瘋狂,沖撞開了三個人,可奈何對方人很多,轉瞬間又被我給圍攏了起來。

            這一次他們就沒有剛剛那么仁慈了,只是把我給丟出來,而是把我摁倒在地上,對著我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他們一個個穿的都是皮鞋,拳頭也都有沙包般大小,打在身上特別的疼,我都疼的蜷縮成一團,抱著自己的腦袋,壓根就不敢反抗。

            差不多幾分鐘的樣子,興許是他們打累了,這才停手,并且戳著我的腦袋,問我記清楚了沒,再敢在這里鬧事的話,他們直接把我打殘廢了。

            看到他們一個個虎視眈眈的樣子,我是真的有點害怕,只能走開一些,不敢跟他們針鋒相對。

            但我老婆跟別的男人在里面打情罵俏,我又怎么可能真的離開呢。

            又跟白青柔打了幾個電話,一直沒有人接。甚至最后再打的時候直接關機,連個信息都沒有給我回,我看著手機,心如死灰。

            腦海中跟放電影一般過往著我跟白青柔認識的點點滴滴,從上大學,到相戀,到排除萬難的結婚生活在一起,我們兩個彼此相愛,成為多少人眼中羨慕的神仙眷侶。

            可為什么,為什么會出現這種事情呢?

            難道女人真的是一到社會上就會變得現實?就會物質?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我猛然一喜,以為是白青柔打過來的呢,可看到上面顯示的李孟波三個字,我才知道不是,剛剛燃起來的希望又變成了絕望。

            白青柔正在跟別的男人在里面卿卿我我呢,又怎么舍得給我打電話。

            接通電話,我才知道是內衣店的店主找我,問我還過不過去,如果不過去的話,她就要關門了。

            我要在這邊堵白青柔,自然是過不去了,再說,沒有白青柔,我一個人過去也沒意義啊,就說自己不過去了。

            掛掉電話沒多少會,我的手機又響了,我一看是微信,有人要添加我為好友,本來心情就低落,這會見到加好友,我也懶得同意,可對方好像不死心,又申請了一次,這一次上面還寫了備注,說她是內衣店的店主,讓我添加,她有點事情要跟我說,我這才同意。

            內衣店主的微信名叫一夜柔情,上面掛著她的頭像。不過穿的很露,跟她們店的模特穿的一樣,只是一套內衣,把前面給擠壓的特別的有弧度,看著就讓人移不開眼睛。

            加完好友之后我就問她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說,對方也很直白,說她們店有監控,只要我能夠帶著老婆過去,她就能夠把監控調出來,給我老婆當面對峙。

            我也實誠,說不用了,我現在就在蹲老婆呢,她跟別的男人進了一家私人會所。

            說完之后我才意識到后悔,我他娘的跟一個才見面一次的人說這個干嘛,又不熟悉。

            可人在這個時候就是需要一個傾訴衷腸的人,我翻看了一下好友列表,竟然找不到一個人可以讓我傾訴的人。大學的時候我忙著談戀愛,整個心都掛在了白青柔的身上,根本沒有交到什么知心的朋友。

            正當我想解釋道歉呢,卻見到店主回我話了,她說你老婆真的出軌了,其實想想,這年頭,出軌再正常不過了。

            我愣住了,就問她為什么出軌再正常不過了?這什么理論。

            你想想看啊,人都有一個疲憊期,你跟你老婆整天膩在一起,你不厭煩嗎?即便是你不厭煩,你老婆也會厭煩的。再加上你沒錢沒房沒車,你老婆不出軌,誰出軌。

            店主的話如同一根刺一般,直接戳在我的心中。

            我沒錢沒房沒車,白青柔憑什么跟著我在一起。可我們之間有感情啊,我們從大學開始,談了四年的戀愛,現在又結婚一年多,我們之間的情義早已經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了吧,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

            可跟著店主又說,即便是你的老婆不為了錢,但她是一個女人,一個女人最為需要是滿足,如果你的那方面不行,你的老婆即便是再愛你,也會出軌的。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fcju.tw
          彩3彩票APP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