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1. (全本)邪王辣妃云逐月顧芊芊_邪王辣妃免費閱讀全文by香逐月

          發布時間:2018-10-05 08:35

          邪王辣妃云逐月顧芊芊

          邪王辣妃全文閱讀

          邪王辣妃最新章節哪里看?由網絡作家香逐月為大家帶來的《邪王辣妃》是一本劇情非常精彩的古代穿越小說,邪王辣妃云逐月翦戰天是書中的兩位主要人物。剛穿越過來的云逐月本以為等待自己的會是一片非常光明的未來,可誰知她竟半途被美男迷了眼。

          第1章 辣手女神

            疼!全身好像被卡車碾過幾遍似的,剛剛恢復一點意識,云逐月就被這無邊無際的疼痛給生生拉得清醒過來。

            下意識地睜開眼睛,入目的是雪白刺眼的強光,讓她不由自主的再次閉上了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自嘲,呵,沒想到特種部隊有名的辣手女神,竟然被卡車給撞死了!

            她,云逐月,二十五歲,出生在一個武術世家,從小接受各種武術的訓練,十歲被特招進入特種部隊,接受長達十年的高強度特殊訓練,之后被派去各國執行機密任務,連續五年無一次失敗,是特種部隊里出了名的辣手女神。

            平日里,她在一家私人幼兒園做著跆拳道的導師,是孩子們眼中最厲害最敬愛的酷老師,而在同事眼中,她是調皮搗蛋,正義感爆棚的孩子王,整天和孩子們嘻嘻哈哈,長不大似的。

            可惜,在她人生最幸福最輝煌的時候,她為了救被歹徒強行抱走的一名孩子,被轉彎處沖出來的大貨車撞飛,倒地前她還依舊不甘心地看到那孩子大哭的樣子,心痛如刀絞。

            尼瑪的,哪個烏龜王八蛋,會不會開車啊!我咒你十八代!

            無邊的疼痛再次襲來,云逐月蹙了蹙眉心,自己不是被撞死了么?怎么還怎么疼?

            再次努力睜開眼睛,然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頭頂一輪大太陽,而熱情如火的陽光正透過筆直參天的大樹縫隙照射到她的臉上……身子微微一僵,貌似有很多看起來十分古老的大樹?這是什么情況?

            情不自禁的轉頭四顧,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處在一片看似古老的山林之中,難道被撞飛之后又被拋尸荒野了?

            不過那肇事司機也太敬業了吧,從哪兒找了這么古老的山林?強烈的好奇心讓她想要抬頭查看四周的情況,但隨即而來的劇痛讓她悶哼一聲,再次昏了過去。

            這次,她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中,她變成了一個四歲的小女孩,粉雕玉琢,十分惹人喜愛。但是,夢中的她卻滿臉淚水,站在懸崖邊上,緊張害怕的看著眼前一個比她高了不少的女人。不,確切來說,是一個十來歲的大女孩!

            “姐姐,月月再也不纏著娘親了,你別生氣,別打我,月月好害怕。”小女孩低聲求饒。云逐月心里暗罵一聲,這種求饒的事情,可不是她云逐月會干的!只可惜,這夢境由不得她干預。

            “誰是你姐姐!你只是娘親撿回來的臭丫頭,卻每次都霸著娘親,以前娘親很疼我,自從有了你,娘親就再也不疼我了!你太可惡了!不過只要你死了,娘親就又會疼我了!所以,你去死吧!看了你這張臉就討厭!討厭!”大女孩惡狠狠地對著小女孩說完,伸手就朝小女孩推去。

            “姐姐,不要啊!”小女孩驚恐地大叫,死死抱住大女孩的手臂。

            大女孩眼中閃過厭惡和惡毒,一道白色的光芒從她身上飛射而出,直接打在了小女孩的手臂之上。

            “啊!”小女孩一聲凄厲的慘叫,整個人像后退去,一腳踩空,小小身體一個倒翻,直接往懸崖下墜下。

            云逐月猛然睜開眼睛,奇怪,明明知道那只是一個夢,為何自己會有這樣心驚肉跳的感覺?察覺到已經恢復一些力氣,她微微動身,想要坐起來。

            “我靠!”肉嘟嘟的,雖然滿是擦傷卻依舊粉嫩的短小手臂,如一道驚雷直接劈中了云逐月,讓她當場呆住!

            這,這是自己的手臂?

            隨即,腦海中像放電影一般,被強行灌輸了很多記憶,而這些記憶,都是夢中那小女孩的!

            “不是吧,老天爺,你要不要這么開玩笑啊!我對你不滿意的時候最多也就用第三根手指豎豎你,你不用這么報復吧?”

            云逐月心中瘋狂的吶喊著,讓她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她,穿越了!

            靈魂穿越到了一個四歲的小女孩身上,而且還是一個剛被自己姐姐推下萬丈懸崖的可憐小女孩身上。

            老天爺,你能不能再坑爹一點?

            在心里又對老天爺豎了N次手指之后,云逐月終于平靜下來,又黑又大的漂亮黑眸中閃過一道犀利的精芒。

            尼瑪的!不就穿越了嗎?根據上輩子看的電視,小說中,穿越的者必定是混得風生水起的女豬腳啊!

            而且還會有帥的人神共憤,強大到仙魔懼怕的男豬腳鞍前馬后,嘿嘿,上一輩子她還沒談過戀愛呢,誰讓那個時代渣男太多,她怕一怒起來擰錯了老百姓的脖子就悲劇了。

            如此看來,穿越好啊!

            尤其是自己這種武術世家的傳承者,還是有辣手女神之稱的特工,要是混不出點名堂,那絕對的不科學。

            那誰?顧晴兒是吧?敢推我下懸崖?小小年紀心腸如此惡毒?哼哼!看老娘不嚇死你!

          第2章 奇異光暈

            云逐月腦海中里想著無數種酷刑收拾顧晴兒,小臉都是兇殘猙獰之色,可惜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她雖然重生了,可拖著這樣一具小孩的身體落在懸崖之下,也沒什么好樂觀的。

            雖然不知道這具身體為何從百丈深幽摔下來沒砸成肉餅?但是云逐月清楚,她現在首要的就是想辦法求生,陽光已經照不到崖下,到了晚上就危險了。

            輕輕動了一下,雖然渾身還是疼的讓她“神清氣爽”,可是作為整日在刀尖槍口舔血的特工,云逐月還是敏銳的察覺到她的身體竟然恢復了不少!

            微微探起一點腦袋,她震驚的看到,這具不屬于她的小身體上竟然有一層淡淡的白色光暈緩緩流淌,并且隨著她的動作,那些光暈正在慢慢加深,最后變成了乳白色。

            那些光芒石從她心臟部位流淌出來,然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朝她身體各部位流淌著,看上去就像整個人都泡在溫泉池中似的。

            云逐月在震驚之下,發現現在這副小身體居然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在修復起來。

            只是這東西到是什么?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高科技都沒這么變態的效果啊。

            隨即云逐月又興奮起來,這不就是小說中的金手指么?哈哈,沒想到自己死了還能撿到寶,想到這里,云逐月趕忙將心中對老天豎起的中指換成了大拇指。

            又動了一下,云逐月看到左前方山壁上有一塊突出的石塊,正有水滴從上面一滴一滴慢慢地落下來,水珠子晶瑩剔透,一落下后又立馬滲透入泥土中消失不見。

            于是使勁挪動,當清涼的水滴落入口腔之后,她終于松了口氣。又休息了好一會,云逐月終于可以坐了起來。突然又想到小女孩記憶中的一件事,伸手摸向腰間。

            褲腰帶上掛著一只淡金色卻很陳舊的小袋子,只有手掌那么大小,像錢袋,但看上去放不了多少東西,但她現在知道這個袋子叫藏寶袋,是一個空間儲物袋。

            她還知道顧家莊里面的人都有這種儲物袋,不過都是暗黑色的,里面的空間只有一個立方,都是統一的,但她這個藏寶袋卻與眾不同,里面的空間有十個立方。

            娘親顧芊芊是在離開顧家莊最近的一個小鎮‘梧桐鎮’的老梧桐樹下撿到她的,當時她還在襁褓之中。這個儲物袋是她被撿到的時候就有的,而且反面還有一個名字,就是‘云逐月’,她也是因此得名。

            這也是云逐月和小女孩唯一的契合點,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巧合,才使得她能穿越而來。

            藏寶袋里裝著一些零食,伸手到袋口,那袋口就會自動伸縮一般,讓她拿到里面的東西,她拿出幾塊顧芊芊做的薄餅,慢慢地咬了起來。

            一邊吃東西恢復體力,一邊消化了一下小女孩可憐的記憶。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要想混的風生水起,她得先知道這是個什么地方才行。

            這是一個叫做‘中典’的異世大陸,不在她認知的任何歷史朝代之中,顯然是一個架空的地方,計時是用時辰,一天十二個時辰,一個時辰等于兩個小時,在她印象中也就是古代這么用,但這個大陸到底距離現代多少年,她就不得知了。

            小女孩住在一個叫‘顧家莊’的山村里,顧家莊一共百來戶人家,以打獵為生。這個顧家莊后面就是群山連綿的原始森林,叫‘西南山區’,也就是在中典大陸的最西南端。

            在云逐月稀少的記憶中,這是一個以武為尊的大陸,到處都是修煉者,就像顧家莊幾百人中,有一半都是修煉者。

            這個修煉者的定義云逐月不是很明白,但她知道是能操縱一種如葉子一樣的兵器來獵殺野獸的技能的人。

            就像之前她被顧晴兒推落百丈深淵之前,顧晴兒身體內會射出一道白色光芒,割破她的手臂,讓她吃痛之下不得不放手。

            那道白光就是以獸骨打磨而成的一件猶如葉子一般的兵器,形狀如月牙,兩頭尖尖,俗稱‘骨葉刃’,而顧晴兒的那一把是以一種山林野豬的骨頭打磨而成的,算是最低級的那一種。

            吃完東西,她身體表面乳白色的光暈已經消失不見,而最初醒來時痛徹心扉的傷痛也已經消失不見,她自己檢查了一下,雖然這個身體還十分虛弱,可竟然一點內傷也沒有了!

            異界大陸果真牛逼啊!云逐月忍不住唏噓,即使在科技如此發達的現代,那么重的傷也不可能這么快痊愈!

          第3章 終于得救

            林中漸漸暗了下來,云逐月的心也漸漸沉了下來,野外生存,放在前世她并不害怕,可是現在不一樣,這具身體只是一個四歲的孩子,而且手無寸鐵,萬一遇到野獸那就只有被吃的份了。

            再次查看了一下沒有找到離開懸崖的途徑,她只好找了一棵大樹,一下下爬了上去,坐在大樹杈中間想著怎么才能出崖底。

            不知道娘親顧芊芊發現她不見了沒有,會不會來涯底找她呢?想來想去,云逐月實在抵不過這個身體的虛弱,直接睡了過去。

            云逐月是被人的叫喊聲驚醒的,她立刻腦袋清醒過來,聽清楚那是在叫她的名字,而是是很多人的聲音,其中最響亮的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云逐月知道那就是她這個身體的養母顧芊芊,那是一個非常疼愛她的女人,只是沒想到會換來了她親生女兒顧晴兒的瘋狂嫉妒。

            云逐月渾身一震,連忙扯著喉嚨大叫起來:“娘親!娘親,我在這里!”她知道這是自己唯一能出百丈深淵的機會,所以她是使出吃奶力氣不停地回叫。

            “月月!月月在崖下!她還活著!”那邊女子無比激動很興奮地聲音響起,云逐月頓時心情放松,看來自己能得救了。

            很快,云逐月抬頭看到一個火把在往下而來,緊接著一個有點老城的男人聲音響起來:“逐月丫頭,你可在下面?”

            “村長爺爺,我在下面,快來救我!”云逐月接受小女孩的記憶,很快融入她的腦海里,所以一聽這個慈祥的聲音,就聽出是顧家莊最厲害的村長爺爺,一位人人敬重愛戴的百葉師。

            “好好,丫頭別害怕,爺爺下來了。”上面的聲音很是喜悅和激動,緊接著云逐月就看到火把越來越下,直到一條身影出現在她眼前。

            “村長爺爺!”云逐月現在很激動,不過并沒有像以前一樣哭泣,倒讓村長訝異了一下,不過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小女孩已經換了一個二十五歲的成熟靈魂。

            村長爺爺六十歲,頭發灰白色的,整天就是一襲藏青的長袍,面相周正,整日面帶微笑,很是慈祥,對每個人都很好。

            “小丫頭,你從這么高掉下來居然沒摔死?真是奇跡。”村長顧泉海看到云逐月坐在一棵大樹杈上,揮動著小手,那樣子好像沒受什么重傷,讓他實在太驚訝了。

            “我也不知道,掉下來的時候有很多蜘蛛大網接住我呢,就是下面有蛇,好可怕,好在我掛在了樹枝上,不然就要被蛇吃了。”云逐月的聲音很是清脆,夾帶著奶聲奶氣,特別得甜膩好聽。

            “原來如此,山崖下大蜘蛛確實很多,小月月是老天眷顧啊。”村長感嘆,內心也很震驚,被蜘蛛網接住,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

            云逐月借著問道:“村長爺爺,你們怎么知道我在懸崖下面啊?”

            “你不是和晴兒玩耍,不小心失足摔下來的嗎?晴兒那丫頭嚇得不敢告訴別人,直到黃昏大家找不到你,她才說出來。”村長爺爺說話間,身體輕盈地一掠,就已經上了云逐月的大樹,然后伸手把她抱了起來。

            云逐月下意識的就想掙脫這個懷抱,不過想到目前自己的身份,只好乖乖不動,要是表現太過分了,不知道會不會被看出苗頭來?還是會把自己當妖怪?

            “丫頭,嚇壞了吧,爺爺帶你上去。”村長拍拍她的肩膀,讓她腦袋靠在他不算寬厚的肩膀上,然后身體往上一躍,開始像只猴子一樣往上方掠去。

            云逐月這才看清楚,崖壁上有一條垂下來的粗繩子,村長也算是借力而上,但饒是如此,這等功夫都讓云逐月驚艷不已。

            “爺爺,你好厲害啊!”云逐月是真心贊嘆,她前世是武術世家出生,對于華夏功夫也算是有研究,她自己可以做到凌空跳躍三米左右,或者有借力的話可以輕易地翻墻爬樓,但像這種長距離又是從下而上,實在是做不到,這簡直就是傳說中的輕功。

            “呵呵,爺爺這不算什么,小月月以后要是修煉了,一定能比爺爺厲害。”村長立刻鼓勵道。

            “真的嗎?月月一定好好修煉。”

            云逐月天天的聲音讓老村長眉開眼笑:“哈哈,等你五歲測試了就可以修煉了。”

            很快,村長爺爺抱著云逐月上了山崖,天色已經暗下,但其實還沒全黑,剛入夜,山風涼爽,山頭上站滿了焦急的村民。

            “月月,我的月月!”顧芊芊看到村長抱著云逐月上來,立刻哭泣地撲過來,一把抱住云逐月,渾身微微發抖著。

            “娘親,我沒事。”云逐月安靜地趴在她懷里,小腦袋靠在她肩膀上,鼻子里聞著一股熟悉的香味,心里一下子很是觸動,這是母親的懷抱,母親的味道。

            她上輩子母親死得早,很少能體會母愛,沒想到這一世老天爺補償給她,雖然這不是這女孩的親生父母,但她知道對她的疼愛絕對不會少于任何一位母親。

          第4章 一個疤痕

            云逐月太過安靜的樣子讓大家都很詫異,這孩子不是被嚇傻了吧?

            “月月,你,你怎么沒死?”顧晴兒面色蒼白地站在后面,看到云逐月閉著眼睛靠在母親肩頭很享受的樣子讓她嚇了一跳,畢竟還是個孩子,一個順口就問了出來。

            云逐月聽到聲音睜開眼睛,就看到顧晴兒那彷佛看到鬼一樣的表情,她突然咧嘴一笑道:“姐姐,我沒死你不開心嗎?”

            “你,你,我,我,當然不是,你,你把娘親都嚇壞了!”顧晴兒有點語無倫次,而且神情很是驚慌,心里害怕云逐月說出事情的真相。

            云逐月內心冷笑地看著這個心腸惡毒的小女孩,并沒有直接說穿,因為她是顧芊芊的女兒,她不想顧芊芊傷心難過。

            當然若是說她就這么放過她,那也不是她云逐月的風格,但對一個其實啥都不懂的小女孩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教育啊,想到這里,云逐月嘴角勾起了一些狡黠的笑容,雙手更是親昵地環抱住顧芊芊的脖子奶聲奶氣道,“娘親,我好累,想回家。”

            “好好,我們回家!”顧芊芊立刻止住哭泣,謝過村長和熱情的村民后就快速抱著云逐月先行離開,離開前還叫顧晴兒快點跟上。

            一路上,云逐月腦袋靠在顧芊芊肩膀上,雙目帶著玩味的意味一直盯著后面的顧晴兒,讓顧晴兒面色更是難看。

            顧家莊籠罩在昏暗的天色之中,離開這座高山大約有三四里路,這中間是一條被人踏出來的小路,因為這里也是通往西南山脈打獵的進山路線。

            顧家莊有一百多戶獵戶,算是附近千里范圍內數十個村莊中比較大的。村民之間都相親相愛,猶如一家人似的。

            因為在這個以武為尊的大陸,弱者只有抱成一團才能生存下去。

            顧家莊的村口有尖木圍成的大木門,還有一個放哨的崗亭,常年有村民在哨崗上注意著通往外面的道路。

            云逐月知道就算這種偏僻的地方,危險也是隨時會來的,來自野獸或者是比野獸更危險的人類。

            “小月月回來了,這么貪玩,你娘親可擔心的!”哨崗上的阿勇看到她們回來,連忙笑著大聲呼叫道。

            “阿勇叔叔,以后我會乖的。”小月月和他揮揮手,因為這位阿勇叔叔平日對云逐月很寵愛,常給她好吃的零嘴。

            “阿勇,全叔睡了嗎?”顧芊芊很焦急地問道。

            “芊姐,全叔還沒睡,屋里燈還亮著呢!”阿勇腦袋看看莊里,立刻回答道,“小月月是受傷了嗎?”

            “我也不清楚,讓全叔看看我也放心。”顧芊芊說完又轉頭對顧晴兒道,“晴兒,你先回去燒水,等下回來娘給月月沐浴。”

            顧晴兒當下有點氣惱,抬頭正好看到云逐月布滿笑容的樣子,她面色又是一白,連忙答應一聲就跑了。

            “月月,怎么不說話,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顧芊芊一路上見云逐月都不說話,心里很是擔心。

            “娘親,我沒事,只是被嚇到了,不用去看全爺爺了。”云逐月連忙道。

            顧芊芊連忙搖頭道:“那怎么行,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要是內傷你自己可能還不知道,全爺爺看過娘親才放心。”

            云逐月很是感動,也不再多說,因為她知道做母親的心情。

            全叔的院子里都掛滿了藥草,他是顧家莊唯一的醫師,但他不姓顧,是村長的一位老友,孤家寡人,跟著村長一起來這邊建立顧家莊的。

            “月丫頭,你可知道回來了?”男人忠厚的聲音從屋子里傳出來,當下嘎吱一聲,木門打開,全叔拿著一個燈籠走了出來。

            “全叔,麻煩你幫月兒看看,她掉下山崖居然一點事情都沒有,我怕她有內傷。”顧芊芊把云逐月抱進去。

            全叔點頭后立刻忙碌起來,但很快他發現云逐月不僅沒有什么內傷,而且身體似乎比之前更健康,讓他有點詫異,但當看到她手臂上有一個月牙的淡紅色傷痕時,面色一變問道:“月兒,你被什么人打了手臂嗎?”

            云逐月抬手看看疤痕,其實已經不明顯,這種一天都不到的修復速度很是神奇。

            “沒有啊,這個是我以前摔傷的吧。”云逐月腦子里一轉后說道。

            “胡說,你什么時候手臂上有傷了?娘親怎么不知道?”顧芊芊常常幫小丫頭洗澡,對她身體自然了解一清二楚,“這傷前兩日都沒有。”

            “月丫頭,你在崖下是不是撞到什么或者吃了什么?”全叔忽然問道。

          第5章 你說真的

            云逐月心里郁悶,不過對于身體內有神奇的寶貝,她可不敢說出來,懷璧其罪的事情她太了解,只能裝出迷糊的表情道:“我也不知道,摔下去后就不記得了,醒來嘴巴上有水,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身上也不疼,娘親,我是不是有什么不對啊?”說完很是害怕地拉著顧芊芊的手搖晃。

            顧芊芊立刻心疼道:“沒事沒事,沒什么不對,小月月更健康可是好事呢,那你先回家去,娘親想和全叔說點事。”

            云逐月知道他們懷疑,只能嘟嘟嘴先走了,不過她相信他們就算怎么猜測也不可能知道自己身體內有神奇的東西,何況她自己都不知道那胸腔里到底有什么?

            但想到全叔說她身體比以前更健康了,難道那層乳白色的光芒能強身健體?若是天天能給她身體籠罩一下就好了。

            云逐月的家是在整個村莊的中間位置,土坯茅屋,進門就是一個小院子,院子掛著各種腌制的野獸肉,獸皮和獸牙,典型的獵戶人家。

            云逐月蹦蹦跳跳地回來,不是她開心,而是她在適應自己的小身板,不過說真的,這小身體真得挺堅實,而且很靈活,她很滿意。

            走過院子,跨進門檻,轉頭就能看到顧晴兒正在左手邊的火房中燒開水還夾帶著被煙熏到的咳嗽聲。

            這個家很簡陋,進門客廳,左邊火房,后邊廂房,一眼都能望到底,廂房比較大,放著一大一小兩張床,小床是顧晴兒的,大床則是顧芊芊和云逐月的。

            云逐月看看這屋里的壞境,也只能內心嘆口氣,雖然她已經不習慣這種貧苦的生活,但并不是不能適應,只是她現在的身體太小了,讓她無力改變什么。

            眼睛看到墻角處有一把大獵刀和一把小彎刀,云逐月把小彎刀偷偷地撿起來,拿在右手中,手靠背后走到火房里。

            “姐姐,我回來了。”云逐月的叫聲讓灶頭后的顧晴兒探出身體,然后沒見到顧芊芊,她立刻跳了起來,快步走到云逐月面前。

            “娘親呢?還沒回來?”顧晴兒眼睛有點慌張地看看客廳的大門外。

            “娘親還在全爺爺那邊,讓我先回來。”云逐月回答道,目光一直注視著顧晴兒。

            果然,顧晴兒一聽這話,頓時臉上神色變得兇狠,一把捏住云逐月的一只肩膀惡狠狠道:“你要敢把之前的事情告訴娘親,下次我還推你下去,還有,娘親是我的,你最好識相點,不然下次就不會有這么好運氣!”

            “姐姐,你心腸怎么這么壞啊,娘親不是教我們做人要善良嗎?你連自己妹妹都能下手,你還是不是人了?娘親知道那得多傷心啊!”云逐月肩膀聳動一下,身體一側就讓顧晴兒的手滑落。

            顧晴兒微微錯愕了一下后道:“好啊,你到是膽子摔大了,敢跟我頂嘴?”說完她伸出手,一巴掌就準備扇向云逐月的臉上,不過似乎想到什么,改為打向她的肩膀。

            “姐姐,難道你還想害我一次?”云逐月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閃過一道犀利的冷光,小身體一個扭動,右手直接架出,對上顧晴兒打來的手。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fcju.tw
          彩3彩票APP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