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1. (全本)重生都市縱橫全本小說_重生都市縱橫免費閱讀by浪里魚

          發布時間:2018-10-05 08:35

          重生都市縱橫全本小說

          重生都市縱橫全文閱讀

          《重生都市縱橫》是一本劇情很給力的都市重生小說,重生都市縱橫浪里魚是此書的作者,重生都市縱橫狄飛是此書中的主要人物,小說講述的主要是最強殺手狄飛被黑暗世界圍殺之后重生到大學生狄飛身上的故事。

          第1章 死后重生

            一股股帶著濃厚藥味的氣息一陣一陣地襲來,刺激著他的鼻子,讓他悠悠轉醒。

            他的眼皮顫抖了兩下,隨即睜開了眼簾,露出了他那雙銳利深邃的純黑色瞳孔。

            “我竟然沒有死?”

            狄飛清楚地記得,在墨西哥的那個無名小鎮上準備突破先天境界成為筑基期仙人的自己,被自己所在的殺手組織出賣,近百名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先天境界高手聯合自己所在的殺手組織一同包圍剿殺企圖獲得自己手中的修仙法典。

            筑基中途被打斷深受重傷的狄飛即便面對近百名先天境界的高手,也依然以一敵眾,從圍攻大軍之中逃脫了出來,可是在即將逃脫的時候,等待他的是天邊飛來的一連串火箭炮,在無邊無際的炮火下,本就身受重傷的狄飛終于被炸成了碎片。

            他以為他死了,得道成仙的夢想也隨之破滅,可現在,自己似乎并沒有死,而是躺在了一個醫院之中,渾身上下都是被包扎的傷口,尤其是他的右手,完全被支架固定住了無法動彈。

            艱難地將左手伸到了面前,狄飛愣了一會,這顯然不是他的手,出生自地球黑暗世界最強大殺手組織的狄飛,在意外得到修仙功法之前可是一名精通槍械,匕首,以及各種武器的人,就算是成為了時間僅有的修煉者,也依然堅持練拳,絕對不可能有這么一雙白嫩的手。

            再仔細觀察了一下身上的病號服,以及被紗布包裹起來的傷口,狄飛猛地瞪大了眼睛,無邊的記憶猛地從他的腦海深處涌出,他很快就知道自己現在并非是全球最強殺手和最強先天高手,而是上華國H市一名極為普通的大一學生,巧合的是,這個人的名字和自己一樣,也叫做狄飛。

            隨著記憶的深入,狄飛也知道了自己這個身體的原主人也叫做狄飛,之所以會在醫院里面,是因為原先的狄飛女朋友移情別戀和其他學校一名富二代在一起,氣憤不過的狄飛便想去找這個富二代理論,結果被富二代身邊的同伴給毆打,匆忙之下好似喪家之犬一般逃走躲了起來。

            “然而傷勢過重,最后死了……而我也莫名其妙地附身到了這個狄飛的身上,然后就被送到了醫院……”狄飛呆呆地看著干凈整潔的病房,呢喃著道。

            記憶涌入得越來越快,狄飛現在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那個被地球上黑暗世界接近一半的先天高手追殺最后死于美軍炮火下的狄飛,還是那個找情敵理論最后卻被打得抱頭鼠竄最后憋屈喪命的狄飛。

            最后的記憶交接完畢,狄飛神情有些恍惚,他覺得自己需要一段時間來平息自己的精神狀況。

            一名衣著十分樸素的中年女子匆匆走進了病房,狄飛直愣愣地看著這名中年女子,這名女子的容貌在狄飛的腦海中不斷盤旋閃爍,融合后的記憶也隨之展現出了關于這名女子的一切。

            這是他的母親,不,應該是狄飛的母親,可卻又是他的母親,因為他的記憶里面全都是這個女子,她叫彭蘭,一個很普通的名字,一個很普通的女人,也是一個很普通的母親,可在狄飛眼里,卻是一個偉大的女人,自從父親過世之后,便是彭蘭一個人撫養他長大,為了狄飛,彭蘭吃盡了無數的苦頭,卻從未有過怨言。

            “母親……我的生命中從未出現過的存在。”狄飛呆呆地看著彭蘭心道。

            “你醒了。”彭蘭看見狄飛蘇醒過來,心頭不由得一喜,可是又仿佛想到了什么,按捺住了心中的喜悅之情,面無表情地坐在了狄飛身旁。

            “媽。”這一句媽喊得毫無隔閡感,狄飛的記憶早已和原先的狄飛融合,對于他而言,身旁這個女人就是他的母親,不論是心理還是生理上的。

            “是雪菲找到了你,把你送到醫院來的,還有,你的事情,媽媽聽雪菲說了。”彭蘭想要保持平靜,可說著說著就忍不住紅了眼睛。

            “雪菲……”隨著彭蘭的話,狄飛腦海中再次浮現出了一道靚麗的身影,張雪菲,這個身體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也是除了母親之外狄飛最信任的女孩。

            隨著張雪菲的名字出現,與之相隨的便是關于張雪菲的一切記憶,短短幾秒鐘的時間,狄飛仿佛度過了十幾年的時光,親身經歷了和張雪菲從兒時后認識一直到現在的所有事情,兒時候的青梅竹馬,到長大后狄飛家中出現變故,家道中落,越發自卑的狄飛漸漸地疏遠了那個女孩,就連和前女友在一起,也沒有告訴過張雪菲,也不知道張雪菲是怎么知道自己去找那個情敵這件事的。

            “想不到救了我的是她。”狄飛陷入了沉默,融合后的記憶告訴狄飛,雖然自己附體之后狄飛的身體死而復生,卻依然傷勢嚴重,只是昏迷后什么也不知道了,現在想來若非張雪菲及時趕到,自己只怕重生也難逃一死。

            “年輕人總是難免沖動,這次媽媽不怪你,也不想去追究什么了,但是以后不要這樣了,好好讀書才有出路,媽不怪你,誰都有荒唐的時候,可怕的不是挨了教訓,而是不肯吸收教訓。”彭蘭見狄飛一直沉默不語,哽咽著道。

            看著彭蘭的眼睛,狄飛的心猛然地就軟了,前世的他在沒有任務的時候,是一個流連于各種情場的男人,他見過無數雙直視自己的女性的眼睛,卻從未見過如此直擊心靈深處的眼睛,他很陌生,卻又很熟悉,因為這是他母親的眼睛,只有母親才會用這樣的眼睛去看自己的兒子。

            “媽……”狄飛不由得又喊了一聲。

            “你今天的事情讓媽媽很失望,答應媽媽,以后不要這樣了好嗎?女孩總會遇見更好的,不是嗎?”彭蘭說著說著流下了眼淚哽咽道。

            “恩。”狄飛輕輕地點頭,他冥冥之中有種感應,在他點頭的這一下開始,他就再也不是曾經那個叱咤黑暗世界,傲立于群雄之巔,無牽無掛心中只有修煉和殺戮,代號為飛火的殺手狄飛,而是母親叫做彭蘭的大學生狄飛,圍繞在他身邊的再也不是死亡和恐懼,而是和親人相伴的溫馨生活。

            看著母親眼角的皺紋,和手上粗糙的皮膚,狄飛舉起了左手,艱難地撫摸著母親的面龐,柔聲道:“苦日子很快就會過去,我會讓你享福的。”

            彭蘭從未見過兒子說過如此的話,略微驚訝了一下,這才噙著眼淚,重重地點了點頭。

          第2章 恢復身體

            得益于狄飛的重生,他原本致命的傷勢莫名地減輕了不少,兩天的休養基本就能恢復了行動,只是上的傷不是一時半會可以好的,所以狄飛一直待在住院部,好在現在是寒假期間,因為日期和身為大學生的原因,今年的寒假比以往長了很多天,時間還充裕,足夠他養好傷。

            同時,狄飛也開始審視自身的身份,狄飛和彭蘭的生活過得十分窮苦,父親早年意外死亡,留下孤兒寡女,是彭蘭一個人獨自挑起了狄飛這個重擔,不但把狄飛撫養成人,甚至還拼了命讓狄飛上藝術培訓班,拼命地托著娘家的關系,最后才勉強考上了本市的一個三流大學,成為了一名美術生。

            狄飛對自己居然是一個藝術生感到有些無奈,不可否認,以前的狄飛藝術細胞還不錯,可現在的狄飛就不是這樣了,前世他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殺人技巧徒手,暗殺,遠處狙擊,等等哪一樣都是世界頂級,尤其是他偶然得到的修仙法典,更是練到了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程度,即便是在學習上,他也精通英語,德語,以及非洲各酋聯的通用語言,為了方便殺人,他的物理和化學更是十分厲害,然而這一切對于他如今大學生的身份沒有絲毫幫助。

            “好在原先的狄飛已經考完了高考上了大學,大學的學習似乎也沒有高中那么緊張,這樣我就能將心思都放在修煉上了。”狄飛對于增強實力沒有太大的緊迫感,黑暗世界的頂尖殺手飛火已經死了,已經沒有滿世界的仇家和妄圖得到修仙法典的人找他了,自然沒有了壓力,他也不需要去恢復訓練,因為他的一切戰斗意識全部都保留了下來,他唯一需要做的便是修煉,一旦修煉了,身體必然變強,身體變強了,他的一切戰斗素養自然而然也就回來了。

            “修仙是循序漸進的過程,我前世三十二歲得到修仙法典,足足修煉了八年才堪堪達到筑基的程度,這還是依仗我購買了無數天才地寶的原因,今生家境貧寒,雖說財富可以自己創造,但是依然急不得,必須慢慢來。”狄飛在心中不斷的計劃著。

            他融合并且接納了這個狄飛的記憶,卻不代表他遺忘了前世的殺身之仇,仇,可以慢慢地報,但是他必然不會像前世那樣無所顧忌,如果不是他太過張揚,顯露了他異于常人的修煉功法,也不會被他所在的殺手組織隱刀索要修仙法典,自然不會有他拒絕隱刀頭目的要求,導致被隱刀整個出賣,最后被半個黑暗世界的先天高手圍攻死在墨西哥一個不知名小鎮之中。

            “黑暗世界的武者,還有隱刀那些出賣我的畜生,你們可能死都想不到我還活著吧?你們的所作所為我都記下了,現在暫且留你們一條狗命,等我修煉到筑基境界,全天下我何處去不得?何人殺不得?到時候,你們一個個,都得死!”狄飛銳利的眸子里面炸射出驚人的殺意,整個病房似乎都冷了不少。

            正在狄飛思考未來走向的時候,他隱約聽見了病房門口傳來彭蘭的聲音,一同傳來的,還有另外一個男性的聲音。

            “什么?小蘭,你喊我過來居然是借錢?你為什么不早說!你兒子出事了,憑什么找上我?還有,他不是和混混打架嗎?報警找那些混混要賠償金啊!”男性聲音忽然高聲道。

            “哥,小飛的傷不是你們想得那樣的,他不是上街打架的人啊!”彭蘭焦急地道。

            “哼,別騙我了!學校的劉主任都告訴我了!本以為小飛和他那不成器的爹不一樣,誰想果然是他爹的種!談戀愛女人跟著別人跑了!氣憤不過跑到別人學校找人打架!還被打斷了一只手,這和他那個混混爹有什么區別?這樣一個沒用的東西,我憑什么要借錢給你治療?妹!要我說,就把他還給他爹那邊,讓他奶奶去撫養他!”男性聲音冷冷道。

            “不行啊,小飛他爸的事情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早就斷絕關系了!怎么可能讓小飛回去?而且他是我的兒子!我不能不管他啊!哥!我求你了,借我點錢吧!我實在是拿不出那么高的醫療費啊!”彭蘭央求道。

            “小蘭!要我說你當初真是瞎了眼,狄家的人又怎么樣?你過了一天的好日子嗎?當初家里還指望著狄家的人看在你的份上拉我們一把帶著我們發財呢,誰想到反倒是領了個拖后腿的回來!現在好了,那死鬼留下來的不僅僅是拖油瓶,還是一個禍害!一萬八!這不是小錢!他不就是被人打了嗎?為什么要到這么好的醫院來?隨便去一個普通診所不就行了?”男性聲音冷哼道。

            “哥!你怎么能這么說?”彭蘭難以置信地道。

            “怎么不能這么說?當年你們結婚的時候我們彭家上下有一個人過好日子嗎?還不是指望著你那死鬼老公?結果他說斷絕關系就斷絕關系!我們的指望都落空了!小蘭!這件事我真的幫不了你!我家還有四十八年的房貸,給了你一萬八,我家小德的補習班怎么辦?”男性聲音道。

            “哥!就四千!就四千好不好!”彭蘭知道自己那個哥哥很小氣,她也是個堅強的主,從未向家里要過錢,然而狄飛被打實在是來得太意外了,彭蘭根本沒有那么多錢支付狄飛的醫療費,只能朝家里要錢撐過去才行,可以前沒要不知道,這現在一要,哥哥冷血自私的性格就全部顯現出來了。

            “四千……好,不過小蘭,你必須立個借條!一個月之內還給我!”男性聲音不帶絲毫感情地道。

            彭蘭苦澀地點了點頭,事到如今她也沒有辦法了。

            彭蘭的哥哥彭衛國一臉不情愿地掏出手機給彭蘭用借錢軟件轉錢,道:“這是借錢app,借錢強制還款,我設定的是一個月時間,一個月到,你要連本帶息還我四千零二十!這不是我要的利息,是銀行的利息!”

            彭蘭眼中噙著眼淚,仿佛不認識自己的哥哥一樣,絕望地道:“你可是我的親哥哥啊!怎么能這么絕情?借給自己的妹妹還要利息?”

            “我都說了這是借錢app!銀行自動扣款!不是我扣款!算了,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就走了!”彭衛國巴不得不借錢呢,又不是只有彭蘭家有意外,自家存款也不多,哪里那么多閑錢?當然,這利息其實可以不要的,但是彭衛國是什么人?人稱摳門彭,借錢不收利息那還有王法了?別說親妹妹,哪怕是自己老母親老爹老婆也不行!

            彭蘭哽咽地搖著頭,她算是看清楚了自己家的人了,以前互不依靠,還和和氣氣的,可一當狄飛出事,一家子上下沒一個人愿意來看狄飛,她這哥哥彭衛國還是被她騙來的,要是一早說借錢,只怕早就拒絕了。

          第3章 不用你借

            正當彭衛國準備轉錢的時候,手上還打著石膏的狄飛面無表情地走出了病房,朝彭蘭道:“媽,不要借,這樣不仁不義之人的錢,送乞丐我們都不要!”

            “小飛!你怎么出來了?你傷勢還沒好啊!”彭蘭一直以為狄飛在病房里面睡覺呢,哪里想得到狄飛早把她的話聽得清清楚楚了。

            見狄飛冷著臉出來,還說那種話,彭衛國頓時面色難看了起來,指著狄飛的腦門道:“小兔崽子!你說什么?誰不仁不義了?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了!”

            彭蘭哪里想得到狄飛居然如此硬氣,頓時驚慌地道:“狄飛!這可是你舅舅啊,快道歉!”

            “道歉?”狄飛冷笑一聲,在他的記憶里面,這個彭衛國永遠都是一副陰陽怪氣地模樣,每次逢年過節就帶著他那小崽子跑到狄飛的出租屋里來要紅包,彭蘭每次給他小崽子兩百,可這彭衛國卻給的五十!這樣的人,狄飛實在想不到彭蘭有什么底氣從他這里借錢!

            “借錢給自己妹妹兒子治傷!四千塊錢而已!還要收二十塊利息!這樣的人也值得我道歉?”狄飛猛地大聲道,之前彭蘭和彭衛國的說話尚且小聲,狄飛在病房里面都聽不太清楚,可現在他如此大聲地喊了出來,頓時走廊里的人都瞥了過來,尤其是女性,更是立刻口耳相交地議論了起來。

            彭蘭被狄飛的話嚇傻了,彭衛國更是滿臉驚慌地道:“誰說我要利息了!那是借款app!”

            “借錢給妹妹還用借款app,先生,你還未成年嗎?”狄飛冷笑道。

            “哪有這樣的人啊?”

            “是啊,我的天,這人看起來人模狗樣的,沒想到是這樣的摳門精。”

            “我之前就聽見他們的對話了,這當哥哥的確實不是個東西!”

            旁邊的群眾頓時對彭衛國投去了鄙夷的神情,這里是醫院,借錢其實是一個很敏感的詞,不是人人都看得起病的,大部分人得了重病都會去借錢應急,自然害怕碰到這種窮瘋了的窮親戚,連借四千塊都要二十塊的利息,這里的病人家屬簡直不敢想象若是自家遇到了這種親戚會怎么樣。

            “你!好!你個小野種!老子不借了!管你去死!彭蘭!這件事我記著了!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別找我!”彭衛國被旁邊人的話嚇得面色蒼白,他可沒想到狄飛居然會把這種事情堂而皇之地大聲喊出來,看著旁邊人鄙夷的神色,頓時掩面而逃,只是在臨走之前留下了一句狠話。

            彭蘭流著淚水地將狄飛推進了病房,猛地就是重重一個耳光打在了狄飛的臉上,哽咽著道:“為什么要那么傻?”

            狄飛默默地受了這一巴掌,他為自己沒有絲毫憤怒而感到驚訝無比,若是以往,有人膽敢扇他耳光,必然是全家滅門的下場,前世他可是黑暗世界的王者殺手,至高無上的修仙者!差一步就能天下無敵的筑基修仙者!殺人無數的殺手飛火啊!

            “也許這就是母親。”狄飛目光柔和地看著彭蘭。

            “怎么辦!你說怎么辦!我的錢前陣子才給你買了新手機!現在沒錢了你知道嗎?小飛!嗚嗚!媽沒錢了!”彭蘭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撲在狄飛的肩頭無助地哭喊著,內心充滿了對兒子的愧疚和對自己無能的恨意,也有對她那一家子人的絕望。

            “媽媽什么都沒了,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家人,沒有錢,只有你了!只有你了啊兒子!”彭蘭抽泣著道。

            狄飛沉默地摟住了彭蘭的肩膀,道:“錢,我自己解決。”

            “嗚嗚!對不起!對不起啊小飛!都怨媽媽!都是媽媽的錯!嗚嗚!媽媽沒用,不能給你好日子過!對不起!”彭蘭聽見狄飛沉穩的聲音,猛地一怔,隨即又是哭泣了起來,她這一輩子過得太艱難了,多想有一個依靠啊!她唯一的依靠就是狄飛了,聽著狄飛的話,她如何不感動?

            彭蘭哭累了,便臥在狄飛的床頭睡了起來,即便是在睡覺的時候,嘴里還不斷地念叨著:“小飛,媽媽中獎了!媽媽有錢了,以后再也不要這么苦了……”

            狄飛聽著母親的話,不由得微微一笑,彭蘭是一個很努力的人,但是她也想過得輕松,所以堅持每個月都購買彩票,就希望能有朝一日中到大獎過上好日子,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不成熟的愿望,可一個弱女子,兒子還沒從學校出來,自己也打著零工,她還能指望什么呢?

            “以后我會讓你天天刮彩票,刮到你中獎為止,中不了獎,我就拆了彩票中心的總部!”狄飛撫摸著母親的頭發道。

            見母親睡沉了,狄飛拿出了手機,在這個時候,從未缺錢的狄飛面臨了沒錢的窘境,他必須想辦法得到錢!他的修仙法典里面倒是有許多靈丹妙藥,一旦賣出去必然是無數的錢財,可那需要法力的支撐!他的身體又是這副模樣,別說當保鏢,當保安都沒人要,他和母親又是住在出租屋里,連房產都沒有!

            “只能借錢嗎?”狄飛翻找著記憶,可是除了張雪菲之外,他竟然一個可能借錢給自己的人都找不到!

            原先的狄飛本就是一個不善于交際內心還有幾分自卑的人,那個前女友還是他費盡心思用盡手段才追到手的,當時他的寢室室友甚至還勸過他這個女人要不得,結果被原先的狄飛氣得大吵了一通,寢室的關系早就爛得不行了,所以最鐵的大學室友也靠不上,當然,那些室友也拿不出那么多錢。

            向張雪菲借錢?狄飛相信張雪菲一定會借錢給自己,而且會毫不猶豫,可他不會去借,從他前世成為修仙者之后,就一直有這個骨氣,永遠不會去靠別人。

            “看來目前這個狄飛的一切關系都指望不上了,那只能靠我了。”狄飛嘆了口氣。

            以前的狄飛沒錢,也借不到錢,但是現在這個狄飛有錢啊,而且有的是錢!

            “我現在的資產還有嗎?以隱刀的尿性,應該全部都收回了。”狄飛嘆了口氣,下載了一個vnp,翻墻到了外國的網絡上,然后便進入了一個及其隱秘的網址之中。

            瑞士銀行!狄飛除去不動產之外的所有積蓄都在里面,輕車熟路地下載了國際版瑞士銀行網上銀行至尊黑金版app,狄飛剛想登陸進去,卻又立刻停下了動作。

            “修仙法典早就被我銷毀,他們搜索我的尸體肯定找不到,既然如此,他們肯定會把目光投向任何與我有關的人身上,如果我登陸了我的賬號,不出一天的時間,隱刀的人就會找到上華國來,然后把我和她綁架到沒人的地方,用盡手段折磨我們,逼迫我們說出和前世我的關系。”狄飛目光陰冷地看著這個登陸界面。

            果斷地刪除掉了這個軟件,狄飛深吸一口氣,靠在了床上,既然自己的所有資產都碰不得,那么還有什么辦法拿到錢呢?

          第4章 錢

            狄飛開始在自己的記憶深處搜尋潛在的財產,同時也開始審視自己前世是否能有靠得住的朋友或者伙伴。

            身為殺手,狄飛前世也有許多關系不錯的殺手伙伴,一部分是和他同時在非洲青訓營接受訓練的兄弟,一部分是他殺出偌大名氣后認識的殺手同行,只是本就是殺手的狄飛深知殺手的秉性,絕對不會去冒任何可能的風險,同時也講究利益至上,自己去找前世的殺手朋友,無異于送死,如今的他根本沒有任何自保的能力!

            殺手伙伴們不行,狄飛又將目光投向了自己以前的女人們身上,只是隱刀沒有得到自己的修仙法典,必然會將目光投向那些弱女子身上,即便狄飛的一部分女人身份地位非常不一般,可也絕非隱刀的對手,一旦自己找上門去,不是被監視的隱刀發現,就是被這些女人先一步出賣!

            朋友,伙伴,女人都不能找,狄飛頓時有些頭痛,心中也有些感嘆,自己前世作為殺手,性格自然是冷血到極點,無情到極點,同時除了自己之外幾乎任何人都不會相信,在得到了世間唯一的修仙法典后,這種性格更是放大,幾乎到了無視任何的程度,這也導致了狄飛沒有一個真正可以信任的人。

            “原本以為,只要靠我自己的力量,可以誰都不用依靠,現在想來,或許是我錯了。”狄飛自言自語道。

            借錢似乎是不現實了,狄飛只能朝自己的記憶里面深深挖掘而去,隨著往事的片段一頁一頁地在自己眼前回放,狄飛仿佛重新經歷過了一次他的前世,幼年時因為家中人犯了罪,最終不得不舉家逃離故鄉去到了國外定居,可后來因為商業斗爭,狄飛的父母被仇家高價聘請了隱刀的殺手殺上門來,最終全家被殺,而狄飛也因為年紀太小,加上拼死反抗,反倒是被隱刀的殺手看上,給帶到了隱刀設立在非洲的青訓營,經歷無數殘酷的訓練,最終成為了隱刀的殺手。

            心狠手辣的狄飛一步一步在黑暗世界闖出了名堂,在一次偶然中得到了修仙法典,成為了修仙者,為了購買更多的天材地寶修煉,力量遠超凡人的狄飛依靠著修仙者的力量肆無忌憚,只要是價錢高的,全部接下,同時每一次都成功擊殺目標,在全世界各地不知道樹立了多少仇家,可仗著他一身可怕的修為,不論多少人前來復仇都是死路一條。

            正是因為太過高調和瘋狂,狄飛那遠超凡人的力量也最終引得他所在的殺手組織隱刀覬覦,隱刀的頭目親自朝狄飛索要功法,卻被狄飛直接拒絕,最終也導致了狄飛被半個黑暗世界的高手圍攻,最終死于從天而降的火箭炮覆蓋。

            回顧往事不是狄飛的目的,他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得到一筆充足的資金,用以解決付不起醫療費的燃眉之急。

            “進入隱刀后的一切財產都和隱刀有千絲萬縷的關系,絕對碰不得,那還有什么資產是干凈的,連隱刀都不知道的呢?”狄飛緊皺著眉頭拼命地回想著。

            “有了!”狄飛忽然一喜,他想起了前世的自己在成年后,曾經瞞著隱刀回過幾次國內,尋找親人,只是時間過去了實在太久,狄飛一無所獲,后來為了找到親人,甚至在國內隨意購買了一套房產,一邊在國內修煉,一邊尋找親人的蹤跡,這一呆就是呆了足足一年的時間,也是在國內,狄飛也漸漸摸到了筑基期的門檻,算是另外一份收獲。

            當然,最后親人的蹤跡找是找到了,而且還是狄飛的親爺爺,可是當狄飛找上門的時候,孤家寡人的老人家早就死了,甚至連尸骨都是其他人隨意埋在村里的亂葬崗里面的。

            失去了所有親人,心灰意冷的狄飛這才徹底放棄了念想,徹底離開了國內,再也沒有回來過,而當時購置的房產也早就被狄飛給遺忘在了國內。

            賣房子當然是不可能的,雖然重生后的狄飛名字和前世一模一樣,但人就是不一樣,即便所有證件都被狄飛隨意丟在床頭柜里面吃灰,可這不代表狄飛能代表前世的狄飛將其售賣出去,可不動產不能賣,不代表房子里面的東西狄飛就不能拿走。

            “如果我記得沒錯,我在房子里面還留有許多現金!”狄飛不得不感謝前世的自己是多么的奢侈和嫌麻煩,因為嫌麻煩,狄飛直接取了一大堆現金,隨意地丟在柜子里面,可是后來根本就沒用過。

            掏出手機,狄飛直接打開地圖開始搜索當時自己逗留的地方,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發現和自己現在所處的H市不過隔著一個市而已,不說高鐵,即便是火車一個小時不到就能到那個C市,如此巧合,狄飛不知道這是否和自己的重生有關,不過如今的他想知道自己為何會重生只怕也是有心無力,窺探天命那可是渡劫期修仙者才能擁有的能力,只能將一切歸結為命運的安排了。

            因為融合了原本狄飛的記憶,加上他早已厭倦了前世那般孤家寡人的孤單生活,如今的狄飛只想好好地陪著母親彭蘭在國內修煉生活,他不想再過前世那樣隨時可能會被仇家尋上門來的刺激生活了,為了這份來之不易的平靜,就算是殺身之仇他也暫時拋在了腦后。

            想要和母親彭蘭過上安穩的生活,狄飛首先需要解決的就是欠醫院的醫療費用,醫院的錢可不是那么好欠的,狄飛不想剛剛重生就變成一個老賴,他也舍不得讓彭蘭去為了這么點錢四處求情借錢以至于丟下尊嚴。

            解決掉這件事之后,自然就是帶著母親彭蘭擺脫貧窮的生活,過上好日子,這也是他親口答應過彭蘭的事情。

            “既然如此,就要立刻行動了。”狄飛其實不用那么著急,可警惕的心理卻讓狄飛不得不馬上出發。

            算算時間,距離自己在墨西哥被殺死,已經過了兩天半的時間,誰也不能保證隱刀在清剿完自己留在國外的各種財產后,會不會想到自己還回過故鄉,一旦他們調查起來,狄飛購置的那套房產必然不會被錯過。

          第5章 告別前世

            “隱刀再快,也不至于三天不到就查到國內來,何況上華國邊境的那些武學世家也不是吃干飯的。”狄飛非常清楚上華國的強大之處,和其他國家不同,上華國堪稱是全世界唯一一個沒有被黑暗世界籠罩的國家,這不僅得益于上華國政府對于國家的有力控制,還有那些隱藏在暗處的可怕武道世家!

            “都說隱藏在世界表面之下的力量一共有兩個,一個是黑暗世界,一個是上華國武道界,能重生在上華國,不得不說是我的運氣,但愿祖國和那些高手們能將隱刀徹底隔絕在國外。”狄飛換上了一身干凈的衣服,給還在熟睡的母親彭蘭留下了一張紙條,狄飛便直接離開了醫院。

            無線時代確實方便了許多,狄飛用手機直接買了一張通往C市的高鐵票,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C市。

            先是去了一趟萬用市場,買了一些特殊的小工具之后,狄飛就直接循著記憶之中的路線尋到了前世的自己曾經居住過一年的那棟普通樓房。

            因為喜歡清靜的原因,所以狄飛一向都是購買頂層的房子,狄飛搭乘電梯一路上了頂層,很快就看見了那一扇熟悉的鐵門,因為太久沒有居住,當初狄飛貼上去的春聯都已經脫落,不過意外的是門口并沒有灰塵,非常干凈。

            看向了對面的房間,狄飛還記得自己當時的鄰居是一對子女在外地工作的老人家,看來自家門口的灰塵是他們打理的。

            瞇起眼睛掃視了一下四周,狄飛又探查了一遍各地的角落處,很快就發現這里并沒有安裝任何隱秘的攝像頭,這樣就基本杜絕了撬門進入被發現的可能性,同時也基本確定隱刀尚未追查到這里來。

            在門口駐足了一會,確定短時間不會有人過來之后,在手指上涂抹了一些膠水,等到其干得差不多之后,狄飛干脆利落地用左手掏出了口袋里面的小工具,在門鎖上搗鼓了起來。

            身為頂尖殺手,狄飛懂得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別說這種普通家居門鎖,就算是保險箱他也能輕易將其撬開。

            當然,因為只有左手可以活動的原因,狄飛開鎖的速度慢了不少,可依然在十幾秒的時間內搞定。

            撇了撇嘴,狄飛不得不再一次吐槽自己如今的身體過于垃圾了,對于那些精密的工作顯得太過笨拙,不然換做以前哪怕是一只手也能在五秒內將其打開。

            用慢到極致的速度打開門,狄飛站遠了一點,掏出一根鐵絲在門縫里面探了一會,確認安全之后,這才側身鉆了進去,然后迅速地將房門關閉了起來。

            對前世的自己居住的房間狄飛沒有絲毫觀察和懷念的情緒,掏出一副手套,狄飛踮著腳在滿是灰塵的地板上慢慢地走動了起來。

            房間布局有些混亂,這是因為當初狄飛得知親人的消息后匆匆離開,根本沒有來得及整理所致,這一點基本可以確定并非是隱刀的人進來搜尋過。

            不過狄飛知道哪怕百分百確定現在不會有人進來查探,卻也不能放松警惕,在房間的各個角落搜尋了一番,這才放下心來,朝自己睡覺的臥室里面走去。

            床上的被子還凌亂地掉落在地上滿是灰塵,陽臺上盤坐的蒲團也是如此,狄飛看了幾眼后,便來到了床頭柜旁。

            將柜子打開,首先是滿眼疊得整整齊齊的鈔票,然后便是放在鈔票上的一個包裝精美的純黑盒子,上面四個箭頭對準中心的圖標是那么地顯眼。

            “我說怎么不見了,原來被我忘在了這里。”狄飛微微愣神,隨即將盒子打開,露出了里面一大堆的卡片和說明書,以及藏在下面的一塊表。

            “江詩丹頓傳襲者。”這是狄飛當初在國內閑暇時間上網看中的一塊表,當時隨手就買了下來,一同買下的還有一塊更貴的百達翡麗,可是快遞到的第二天,狄飛就得到了親人的消息匆匆離開,百達翡麗地被他帶走,而這塊價值百萬略微遜色幾分的表卻被狄飛留在了房子里。

            購買各種奢侈的東西是狄飛的閑暇愛好,狄飛還記得自己死之前手上戴著的是全球只有八塊的千萬級勞力士限量款名表,脖子上帶著的是一塊價值數千萬的玉佛,一身名貴的東西加起來都上億了,只是現在想來應該已經被火箭炮連帶著他的身軀一起炸成碎片一文不值了。

            “想不到吧,你還有重見天日的一天。”狄飛輕笑了一聲,隨后便將這塊表戴在了手腕上,他是不準備將這塊表賣出去的,從某種程度上而言,這塊表也是最后一個證明他和前世還有聯系的物品了。

            又收拾收拾了柜子里面的鈔票,一共八萬左右,狄飛記得當初自己應該是一次性取了十萬,差的那些可能是被自己隨意用掉了。

            將鈔票全部裝進了早就準備好的黑色袋子里,狄飛小心地退出了臥室,又用掃把輕輕地掃了一下踩出的灰塵印,然后花了一點時間,將整個房間任何可能留下蹤跡的地方全部打理了一遍,直到確保連他自己都看不出有人來過這個閑置已久的房間后,這才離開了這個他曾經居住過一年的房間,若是不出意外,可能狄飛以后一輩子也不再回來了。

            其實這個房間里面還有許多狄飛使用過的通訊名單,但是狄飛不打算處理掉,如果房間里面什么東西都沒有,隱刀調查過來才會懷疑呢。

            將錢全部存進了自己的銀行卡里,坐在高鐵上的狄飛撫摸著手腕上慢慢跳動指針的手表,呢喃道:“現在開始,我和前世,再無一絲瓜葛。”

            只是狄飛不會想到,就在他離開的當天晚上,兩名黑衣人便偷偷潛入了他那個房子,將房子里面翻得天翻地覆,就連地板都全部給掀了開來,墻壁也捅出了無數個洞,又將所有家器全部拆解檢查,直到確認再也沒有地方可以藏東西之后,這才拿走了所有可能用得上的物品,然后及其陰險地留下了一枚感應器放在了門縫上,只要門被打開,他們立刻就會得知消息!

            毫無疑問,這兩個黑衣人便是隱刀組織派遣來國內搜查前世狄飛的任何蛛絲馬跡的人,在沒有找到想要的東西之后,還不死心地留下了監控設備,如果狄飛不是當天下午趕到這個房間里面提前拿走了想要的東西,可能他真的會被近乎無孔不入的隱刀發現!那后果不堪設想!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fcju.tw
          彩3彩票APP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