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1. (獨家)若此生不相戀黎霏薛競_若此生不相戀免費閱讀by黎非離

          發布時間:2018-10-07 10:08

          若此生不相戀黎霏薛競

          若此生不相戀全文閱讀

          黎霏薛競小說結局是什么?黎霏薛競目錄哪里有?薛競和黎霏的小說名字是《若此生不相戀》,又名《我用情深換無悔》,黎非離是該小說的作者。全文講述了黎霏是一個落魄的富家女,在她最無助的時候遇到了薛競,成為了他的情人。她告誡自己不能愛上他,看著他訂婚她強顏歡笑,聽說他有了孩子,她就狠心把自己的孩子打掉,但心里的痛只有她知道。

          第一章 墮胎以賀

            “去哪了?”

            我剛進屋的時候,鞋子還來不及脫,就看到薛競坐在沙發上,他那和性情一樣冷淡的聲音,讓人在心中敲了一個警鐘。

            房間沒有開燈,他身后是還未被黃昏渲染的窗戶,和那隱晦的明亮比起來,他的人便是落在陰暗處,詭秘的氣氛里,我看不清他的臉孔,但可以想象他此時姿態一定和平時一樣優雅,神情之中也一定含著不屑的蔑視,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嗓音多了慍怒的味道。

            假裝沒發覺他情緒的變化,我走上前把包和鑰匙都丟在桌上,一邊隨意的脫著外套,一邊平淡的說道。

            “打胎。”

            話剛說完,外套被一道力量扯飛,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傾身扯住手腕,脖子被他一只手擠壓的摁在沙發上,一時之間,差點以為要斷氣了。

            有半刻的暈眩,我才緩解過來,抬眼去看他的時候,他眼中怒氣比我想象得重,冷薄的唇一張一合的冷冷開口:“我允許了?”

            “薛先生還想要你的情&婦生下你的孩子嗎?”我知道他惱火了,他一向不喜歡別人自作主張,至少他認為他有著對我的所有事情的‘控制’,包括生育。

            這算是我們在一起一年來,唯一一次我背對著他做的事情,我吞了吞咽喉嚨,竭力讓自己鎮定,對著他笑:“今晚你兒子百日宴的酒,還好喝嗎?”

            他一聽到這話,像突然由遠處襲擊而來起來的龍卷風一樣,動作要破壞了所有,粗暴又無情。

            聽不到他的回答,人已經被他翻了過來,我的衣物被撕破,只感覺后背一涼,還不能反應,下身就一陣徹骨的劇痛。

            一下子,冷汗冒出了全身,我抓著他的手腕,大口喘著氣,盡量用最柔媚的語氣來跟他說。

            “討厭,剛動完手術,你輕點……”

            他扣住我的下巴,扭著我的頭用力吻住我,呼吸一下一下的重打在我的臉上,在蠻力之中蔑視的說道:“黎霏,你當你是什么東西?”

            我一愣,他再也沒有給我開口的機會,手腕隨即毫不留情的往下撈住了腰,大掌用力的壓著我的唇,不容許我發任何話。緊接著只感覺感覺脖子間一陣濕漉,人完全的被他情欲帶走。

            我是什么東西?

            泄欲工具。

            他說他有過很多女人,最喜歡上的就是我。

            他給我買別墅,給予我一切的榮華富貴,讓我嘗盡了金屋藏嬌的所承受的美名。

            在他未婚妻未婚懷孕,他在整座城市包下所有酒宴訂婚的當然晚上,我把自己包成禮物一樣主動勾引他,直到他拋下他的未婚妻壓下我的身體。一次又一次的在我身上奪取,霸道的刻下屬于他的印記。

            那晚,在筋疲力盡得無法動彈時,他附在我的耳畔,用如同魔鬼的聲音嘲諷的贊揚,他說,他喜歡看別人臣服在他腳下,喜歡看別人睡服在他身下,更喜歡看我眼中帶著仇恨卻又不能奈他何的喪家犬模樣。

            尊嚴嗎?

            早在一年前他收購了黎家企業逼得黎家人走投無路去求他能給黎家一條活路,他捉著我的下巴問我要不要給他當情&婦時,就把尊嚴喂了狗。

          第二章 垃圾繼母

            一年以前,整個宣城最大的新聞就是聲名赫赫的黎家被人給打壓到最底層,黎家一夕之間被吞并,黎家家主在承受不住打擊之后跳樓自殺,而家主的長女,如同婊&子一樣爬上了打壓自己家族的男人的床。

            有人笑那個女人不知良心,也有人笑世態炎涼,任他們再笑,不過都是旁觀者,傷不到我一分。

            “寶貝,我很快回來。”

            清晨男人的嗓音慵懶又磁性,如果換在平常人家,這大概是一位用情至深的男人。然而這個男人正背著他的未婚妻和我暗度陳倉,口腹蜜餞的用謊言解釋昨晚的未歸——自從他未婚妻懷孕后便搬去了他家,但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在我這邊,就像他說的,他來找我只是為了泄欲。

            渾身酸痛,感覺他已經起身穿戴,我背過身,抱著自己縮進了被窩。

            他似乎是知道我醒了,又坐回我的身邊,將手放在我的頭上,由發輕撫往下,落在我的唇邊,卻什么話也沒有說。

            我沒有動靜,關于他和那個女人的一切,根本不想聽。

            可是該數一數,還有多久他就會和那個女人結婚了?當初他未婚妻懷孕,是為了給他未婚妻一個最好的婚禮,決定孩子生下來再領證。現在,孩子呱呱墜地,他也該操辦婚禮,到時候有了妻子的他,我又該如何接近?

            ……

            打胎的不適加上那天晚上薛競的殘暴,我差不多三天才下得來床,這三天他沒有過來我這里,我也隨意,起床時洗了個澡,整個下身被洗出一灘黑色的污血下來。

            醫生說過,打胎后的兩三天里,不能進行劇烈的運動,否則身體會受影響。薛競怎么會手下留情,他大概是恨不得我就此死掉,那天晚上暴行回想起來還有些恐怖。

            洗好澡以后,才剛剛下床,看到好幾條沈書涵的消息,他問我身體怎么樣了,我回復了一個沒事,收拾好自己出門。

            每個月我都會給家里拿錢,這個月就因為前幾天的事情,還沒來得及回去,所以今天得回去家里一趟。

            除去那些親戚們,黎家已經沒有了往日風格,空有一個大宅子,住的人卻只剩下我后媽和同父異母的弟弟。只是沒有想到,剛剛抵達回到家里,樓下一片寂靜,樓上傳來一陣一陣的淫穢的呻&吟聲。

            那些聲音是從主臥里面發出來的,我爸去世一年多,臥室怎么會有人?

            我上了樓,沒踩著一步都不想去預見將會發生的事情。現實總是讓人措手不及,我看到了什么?

            我的繼母顧蕓和一個陌生男人兩人赤&裸的躺在床上!

            我媽早逝,顧蕓是在我十歲的時候嫁入黎家,她和我不親,但總歸為黎家生了一個兒子,是有功勞的。卻沒有想到,現在這樣艱難的處境,她居然偷偷地找男人!

            他們也發現了我,激情被破壞后,陌生男人當下是立馬跳下床穿衣服,低著頭快速的略過我下樓。

            我瞟了一眼那個男人,覺得有些熟悉,又說不出來是哪里熟悉,當下又被顧蕓這個事情沖擊得憤怒,也沒有多想其他。

            顧蕓穿戴爬起來時,看著她滿臉情欲之后的嬌澀,只覺得一陣惡心,我想也沒想的轉身要走。

            “黎霏,黎霏!”她緊張的拉扯住我,手勁大得將我的衣服被拉扯到肩膀,后背生涼,我撇過頭去的時候,余光里面全是自己肩膀的烏青印記,心里各種情緒起來。

            我忍辱負重在那個男人身邊求生存,得到各種的不堪和名聲損壞,這個女人竟然和別人歡好睡在一起!對得起我爸嗎?對得起我嗎?

            她知道我的脾氣,又趕緊松手,小心翼翼的說:“黎霏,這件事你千萬別說出去!你說出去我就完了!看在你弟弟的面子上,這次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吧!我保證不會有下次!”

            我冷冷一笑,不想跟她有交談。

            她又跟上來,一副弱女子的可憐哭音:“黎霏,我知道錯了,這個月的生活費……”

            好啊,這個女人還能保持理智給我要錢,真的把我當成賺錢工具了。

            要不是看在弟弟還在讀書,我壓根就不會給她補貼錢。

            咬牙,我把錢甩在她的臉上。

            “錢給你,臉保住!”

          第三章 你對他有沒有動過情

            從黎家出來,我心里憤恨不能平,真想有那么一瞬間就想甩手拋棄黎家,弟弟也不想管了。

            可是我爸說過,黎家的大宅是黎家的魂和根,無論如何,家一定要保住,保住家的方法就是保住繼承人,保住傳宗接代的人。

            心憤難平,走路邊不知道該去哪里抒發情緒時,沈書涵給我來電了。

            沈書涵是我的大學同學,畢業以后去當了兵,出來靠家里人打點進了監察廳當檢察官,和我的關系除了當兵的那幾年里,從來沒有斷過,我們也算多年摯交。

            到了指定的地點時,沈書涵朝我招手,坐下來以后,他很興奮的搓了搓手抬眼鏡,喊服務員給我點了一杯咖啡。

            雖然這個咖啡廳沒有太多人,我也盡量把聲音壓低,把早就準備好的東西偷偷的塞到他的手上。

            “這是他手機里面經常聯系的電話號碼,你再從這個幾個號碼查一下,看這些人有沒有什么漏洞。”

            沈書涵用力點頭:“好。”

            他也小心翼翼的看了下四周,把紙條內容看了一遍,對我說道:“我會盡力的。”

            我相信沈書涵,他是在黎家敗亡以后唯一一個還肯和我聯系的朋友,他也知道我現在的處境,知道我的難堪并且理解我。所以,我讓他幫我調查薛競的公司。

            問我在薛競的身邊甘心嗎?我父親因為他跳樓自殺,死前的那一幕至今還刻在我的腦海里,高樓之下擠滿了圍觀的人,大片的血花染了一地,他的眼睛瞪得很大,死不瞑目。在每一回深夜夢醒,我都忘不了他的遺言——報仇,他要我報仇,黎家在宣城扎根這么多年,就這樣被薛競摧毀,他不甘心!

            我也不甘心!

            薛競知道我留在他的身邊居心叵測,知道我是為了報仇才主動勾引他,可他太自大了,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會被擊垮,也不認為我能找到他什么把柄,所以對我的人身自由不限制。

            但百密總有一疏,他不讓我去他家里或者公司,我可以乘他睡著時窺看他的私人手機。那些跟他通話聯系的人,從其中往下查,不信查不到漏點。那么大的一個公司,資產那么大,不信期間的手段都是干凈的。

            緩慢的飲了咖啡之后,我看到沈書涵把眼鏡摘下來擦了擦,又捏了捏鼻梁戴了回去。

            他長得很斯文,帶上眼鏡就好像一位老師一樣,但他以前從來不用眼鏡,這陣子也許是忙著我的事情,才傷了眼,我對他感到抱歉。

            “書涵,謝謝你。”

            沈書涵笑了一下,搖了搖頭突然抬頭直視著我,溫和的說道:“阿霏,等一切結束以后,你愿意跟我走嗎?”

            這是沈書涵第三次對我這么說,我不是沒有感覺,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無限付出,不單單是朋友感情。大學的時候,他就曾經在醉酒跟我表白過,那時候我們都沒當一回事。近期找了他三次,每一次他都是用這么誠懇的口氣詢問。

            我下意識的搖了頭,像我這么臟的人,配不上他。

            他沒有說話,緩緩的傾身,胸腔貼著桌沿,拉著我的手,小心的開口:“阿霏,你在他身邊的這一年里,對他動過情沒有?”

            我沒想到他會問出這個問題,錯愕得感覺手上放了一把滾燙的火炭,忍不住的想縮回來手。

            這個問題比刀架在我脖子上還恐怖!

            內心忽然翻起一陣劇痛,疼得我喘了兩口氣才平靜下來。

            “沒有。”

            是,沒有,我對他只有恨!只有恨……

            他沒再開口,我將視線往別的方向移動,心中異常沉甸。

            這時,視線之中突然闖入薛競和一個抱著孩子的女人……

          第四章 慢一點能滿足你嗎

            我對薛競的未婚妻沈琴琴沒有耳聞,這一年來也沒有見到過,聽說是一個很規矩的大家閨秀。不過她應該恨透了我,因為他們訂婚的那個晚上我勾引了薛競,拋下了懷著孩子的她。雖說知道那是一件錯事,但我不后悔,薛競也不配擁有幸福。

            那女人認不認得我,這點不確定,一年來也沒見她來找我麻煩,想必是安分的女人。

            他們在離我們有點遠的地方落了坐,我低聲和沈書涵說道:“他來了,你先走,有時間再聯系。”

            沈書涵知道我警惕,聞此稍稍的朝薛競坐下的方向望過去,然后點了下頭,起身離開。

            在他走之后,我往咖啡館的后門離開,試圖從走廊的另外一邊繞出去。但只是走到一個拐角口,就被一個力道給拖走。

            粗暴的力道,以及靠近時一股淡淡的煙味,和那不需接觸就可以感覺到的背脊發涼感覺,我知道這個人薛競。

            這個男人,眼睛可真尖,動作也真快,居然這么敏感的就發現我。

            當能站穩時,人已經被拖在男衛生間的一個隔間里面。

            “跟那個男人是什么關系?”

            他擒住我的下巴,雙眼通紅,仿佛有多大的怒氣,力道大得我牙關有些疼。

            我勉強站穩,輕柔的抬起手撫摸他的手腕,試圖讓他松一下力道。

            “只不過是朋友。”

            “朋友?”他冷笑,“小蕩婦,是你是奸夫吧?”

            暗暗松了一口氣,無論他怎么想,只要沒發現我跟沈書涵之間在做的事情就行。

            我微微一笑:“當然不是,他哪有你好?”

            他是一個很霸道的人,他說過他的情&婦不準同時有兩個金主,否則會讓對方不得好死。我深知他是認為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碰了的發怒,為此也討好的說道,“論床技,薛總器大活好,三天不見,想念得緊。”

            好說好歹,他松了手勁,我嬌笑一聲,巧妙的將脖子從他手上移開,緩緩的將自己的身軀貼在他身上,指尖在他胸膛游移往下,使勁的誘&惑他:“今天和你未婚妻出來,離開這么久真的好嗎?”

            他再度不屑的一笑,用力的扯下我外套下的內衫,一長排的紐扣就此崩潰四濺灑落一地,蹦出了外面洗手臺。

            外面洗手臺處有人,粗音的嘀咕。

            “什么鬼!”

            當下,我想的是,這幅樣子等會該怎么離開。

            也沒來得及再多想,他已經俯身啃咬上我的脖頸,一陣陣的滑膩,我馬上主動環抱住他,用柔媚得不能再柔媚的聲音開口:“別急嘛,讓我慢慢來取悅你。”

            “慢一點能滿足你嗎?”他眼中全是諷刺,挺身而入。

            我咬唇忍住這股痛意,耳邊是他毫不留情的謾罵“蕩婦!”

            ……

            辦完了事情,薛競先行離開,我卻很是尷尬,好不容易把外套裹緊不讓人發現身體的不堪。沒有人進入衛生間的空隙,才得以離開。

            沈書涵又給我發了短信,他問我有沒有順利離開,我說有。

            等我從后門出去時,再次路過咖啡廳,下意識的往門口看了一眼,他和他的妻子正抱著孩子逗玩。

            他溫柔的笑掛在嘴角邊,他的未婚妻倚靠在他的肩膀之上。場面其樂融融,仿佛他們的世界走不進其他人。

            而薛競似乎是察覺有人在看他,若有似無的朝我瞥了一眼,接著吻上身邊女人的臉頰。

            對比剛剛對我在衛生間的蠻橫,和他現在給另外一個女人的柔情,實在是大相庭徑。

            這又是他對我的一種侮辱和嘲諷。

            我笑了笑,若無其事轉身離開。

            一定是恨,讓我覺得那一幕很礙眼。

          第五章 掘墓之仇

            近幾日沈家小姐和薛氏企業老板要奉子成婚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各類報紙新聞也不斷的報導出兩人成雙成對出入各類場合。就算我有意不去在意,空蕩蕩的屋子也一直提醒著我即將失‘寵’。

            失寵無大小,就是沈書涵那邊一直沒有消息,讓人有些擔心。恰好今天再無事,我想去祭奠父親,一想八歲大的弟弟黎勻周六不用上課,我便開車去黎家接他。

            這一年來雖然黎家變化大,弟弟才八歲,也不懂得家族的變更,對其他事情無憂,最近長高不少,相信天上的父親很欣慰。只是我到黎家時,黎勻正蠻頭玩游戲機,將他的游戲機拿走,他還憤怒的瞪著我,最后把他帶上車時,他依然悶悶不樂。

            “你是壞姐姐!不像叔叔那樣對我好!哼!”

            “叔叔?”看他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睜得很大,我安撫的捏了捏他的臉頰:“哪位叔叔能比姐姐對你好?”

            “哼!最近一直來我們家的叔叔,他給我買游戲機!我可喜歡他啦!”

            我一怔。

            …

            “我已經等不及看到她崩潰的樣子,你說你們好好的,干嘛去掘那死鬼的憤怒,其實我也不反對琴琴這樣做,那死鬼自己死了省心,留下一個女兒天天給我臉色看,好像誰都欠了她幾千萬一樣。……你們才是我的好靠山,等琴琴和薛競結婚以后,你可要多給我一點獎勵!”

            “掘誰的墓?”

            瞧顧蕓著滿面嬌羞得像個十八歲熱戀的女孩子,休閑的躺在沙發上,以為四周無人便肆無忌憚的講電話。

            她沒料到我還會回來,更沒有想到我會聽到她打電話,嚇得大驚失色,一張臉慘白。

            “你和沈琴琴是什么關系!掘了誰的墓!”我朝著她吼。

            “不,黎霏,沒有的事……沒有的事……”

            我冷笑,拖著她出去外面,把她拽上車以后,把黎勻趕了下去,很快抵達墓地。

            當看到被掘得只剩下骨灰盒,四周陰風陣陣,被翻出來的黃土都泛白干涸,顯然已經隔了好多天,好一片蒼涼。

            無法站穩,被眼前的這一幕沖擊到,我連連后退了好幾步。

            顧蕓當下就哭喊,跪在地上求饒:“不是我干的!是沈琴琴!上次薛競一直不回去,她覺得是你勾引了薛競,就找人來,真的不是我干的!”

            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我父親被掘墓,骨灰盒在烈日下曬了那么多天,始作俑者是沈琴琴,薛競的未婚妻!

            還以為她就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大小姐,沒想到背地里偷偷的陰我!

            我要瘋了!

            不理會蹲在地上哭泣的顧蕓,我掏出手機。

            “薛競,沈琴琴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打聽這個做什么?”

            他涼薄的語氣只讓我更加的憤恨,近些日子的忍耐也潰堤:“我告訴你!我要殺了她!挖出她的心!喝了她的血!把她碎尸萬段!最好你們一起下地獄!最好你們都給我馬上死掉!”

            憤怒快要把我灼燒,我顧不得和他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只是瘋狂的提高講話分貝,遏制身體里面無法控制的殺意!

            “呵,當真以為自己算什么東西,別打擾我,愛死哪去死哪里,滾!”

            面對掛掉的電話,我的怒火無法控制的灼燒得更旺。

            這口氣咽不下!

            不能就這么算了,絕對不能就這么算了!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fcju.tw
          彩3彩票APP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