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1. (完本)唐小染沈慕衍免費閱讀_你似眼里夕陽免費閱讀by淇老游

          發布時間:2018-10-07 11:39

          唐小染沈慕衍免費閱讀

          你似眼里夕陽全文閱讀

          唐小染沈慕衍小說目錄哪里可以看?你似眼里夕陽小說的作者是淇老游,小說主角是唐小染沈慕衍,又名《還你一世罪愛》《我愛你,我有罪》。全文講述的是唐小染深愛著沈慕衍,可是沈慕衍卻對她做盡壞事,一直傷害著她。盡管如此,唐小染還是不愿意放手...

          第一章 最后一頓晚餐

            唐小染說:我的執念太深,如果我活著,卻不能夠擁抱你,我會瘋的。

            每個人都有執念,唐小染的執念就是沈慕衍。

            唐小染太執著,執著就變成了執念。而執念,傷人又傷己。

            唐小染不在乎傷了自己,卻在乎,傷了他,傷了別人,所以當她懂得這個道理的時候,她做出了誰都沒有想到她會做的決定放手,放他自由。

            可也正如她所說,如果她活著,卻不能夠擁抱沈慕衍,她會發瘋的。累極了的唐小染,在那個云霞滿天的傍晚,于她的公寓中,安靜地躺在一池血水里,面容無比祥和,她以為她終于結束了這愛而不得的執念沈慕衍得到了夢寐以求的自由,卻丟掉了她,才發現生活怎么反而變得無比乏味,就好像丟失了什么無比重要的東西唐小染,他后悔了。

            唐小染正站在廚房里,給那個人做最后一頓晚餐,雖然她做的飯菜,那個人從來沒有吃過一口。

            唐小染攪動著砂鍋里的熱粥,嘴角自嘲的一笑這粥足足熬了五六個小時,才熬出了稠而不膩的口感,可就算是這樣用心的烹制,又怎么樣?

            那個人從來不會吃一口她做的飯菜,她曾經親眼看到那個人晚上餓了,隨意用了一桶方便面對付了過去他是寧愿吃泡面,也絕不吃一口她做的飯菜的。

            燈光下,唐小染的臉色有些煞白,看了看時間,23點58分再過兩分鐘,那人就該回來了。

            整,別墅的大門傳來開門聲,唐小染又看了一眼手表果真是24點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她眼底流露出濃濃的自嘲。

            她逼迫那個人每天都要回家,不得隔夜,那人就選在每天的2400,踩著點踏進這個家的門。

            “回來了就吃飯吧,我做了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還有烏雞香菇粥。”唐小染說著轉身往餐桌走去。

            耳邊突然一股濕熱,脖子上被人吹了一口熱氣:“沈太太,24點剛剛好,”沈慕衍磁性低沉的聲音,埋在她耳邊,低嘲道:

            “我可是完全履行了那份契約,十分真誠地完成沈太太的每一個要求,惟沈太太的命是從,呵”

            如同寒冰利刺!

            猝不及防,刺得唐小染心臟抽疼。

            唐小染緊了緊拳頭,眼底一縷痛楚,一絲哀色。

            七年了,她以為她早該習慣了,到頭來唐小染眼底的自嘲越來越深濃。

            忍著心口的刺痛:“喝點粥吧,滿身的酒氣,今天應酬喝了不少吧,喝點粥潤潤胃。”她邊說邊給沈慕衍盛了一碗烏雞粥。

            沈慕衍玩世不恭地走到了餐桌前,修長的手指“叩叩”的敲了兩下,那模樣有點痞氣,隨即居然拿起了一旁的湯匙,唐小染眼睛一亮,一絲驚喜閃過她做的東西,他是從來都不吃的。

            沈慕衍清楚的捕捉到唐小染眼底的欣喜,幽冷的眸子里諷刺一閃即逝,“啪嗒”一聲,他手中的湯匙利落地扔進了小碗中,戲謔地望向唐小染:

            “沈太太,你不惡心嗎?每一日每一日的上演恩愛的戲碼,”他視線掃過面前的一桌飯菜,又重新落在了唐小染微微發白的臉上,犀利的話語,拆穿唐小染編制的最后一點夢:

            “七年來,我有吃過一口你做的飯菜嗎?”沈慕衍倏然轉身:“可笑!”

            唐小染立在燈光下,燈光將她的臉,映射得更加蒼白。

          第二章 他對她的厭惡

            突如其來的靜默,男人向著樓梯走去。

            身后,突然突兀的傳來女人的聲音,“你愛過我嗎?哪怕一點點點點?”那卑微的期盼,透過這言語,都藏無可藏。

            唐小染的身子,在客廳的燈光籠罩下,微微顫抖沈慕衍,你愛過我嗎?

            她雙眼一刻不離地望著前面那道修長背景,緊張、期盼而不安種種交雜的情緒,揉成一團,她迫切的想要知道那答案。

            那答案

            “沈太太不是知道的嗎?我們之間只有契約,沒有其他。愛?沈太太在說笑吧?”男人輕笑的聲音,傳進了她的耳朵里。

            唐小染抬起手,用力地壓在心口,臉色灰白那答案,她不是早就知道的嗎?卻還是抱著那一點點希望啊真傻,唐小染,你真傻!

            “沈慕衍,是不是這七年來,你愿意妥協,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你愿意絕不隔夜回到家里這些的這些,都只是因為七年前我們簽的那份契約書?”

            聞言,沈慕衍轉過身,笑話一般半挑著眉:“不然呢?沈太太以為是因為什么?愛?呵”他笑聲里明顯的譏諷:

            “沈太太,從我七年前找你,求你救芯然,為她捐獻造血干細胞,而你卻拿我這唯一一個親妹妹的性命,逼迫我簽下那份契約書,用結婚為交換條件的時候,你就該知道,對你,我除了厭惡還是厭惡。”

            唐小染只覺得身處冰窖之中的冷,臉上血色褪盡,她清楚的看到了沈慕衍眼底的憎惡,他憎惡的眼神,是唐小染無論如何都承受不起的。

            心臟抽痛無比沈慕衍厭惡她!

            這比恨她,還要讓她難受。

            “呵原來都只是因為契約啊”她輕笑一聲,閉了閉眼睛,突然又猛然睜開,煞白的臉上,兩頰卻忽然的生出兩抹不正常的紅,那雙七年來時常染著一層若有若無悲傷和期望的眸子,此時此刻,亮的驚人。

            沈慕衍怔住了!

            這雙滿含著各種不同的情感,亮的驚人的眸子,絢爛得他移不開眼!

            唐小染那張臉,在他的眼中,突然的活了起來。

            她緩緩地勾唇,嘴角綻放出一抹無比妖艷的笑這,很不“唐小染”,但,這樣的她,就這么活生生地存在在他的眼前。

            七年來,從不曾如此飛揚暢快的唐小染,七年來面目可憎的唐小染,七年來無比惡心厭惡的唐小染此時此刻看來,無比的惑人心弦!

            沈慕衍有那么一刻的失神,心跳不自知的加快一下,但沈慕衍終究是沈慕衍,不過眨眼的功夫,又變得平靜無波,淡漠地收回落在她那張臉上的視線。

            只是他不知道,今日唐小染的這一眼,在他日后的無數個夜里,閃現在他的夢中,再也揮之不去,卻也再也看不到了曾悔不當初為何這日不曾多貪婪的看她幾眼。

            唐小染的笑更加瀲滟,輕聲說道:“既然都只是因為那份契約”她嘴角的笑,旋出更妖艷的弧度,七年來,首次如此高傲的仰著下巴對他,“沈慕衍,抱我。”

            男人墨色的瞳子,猛然驟縮!

            “你說什么?”旋即,男人瞇起了眼,側目而視,聲音很輕地問了一句唐小染抬腳,一步一步邁向沈慕衍,站在了他的身前,她踮起腳尖,緩緩抬起手,抱住了身前男人的脖子:“我說,要我。”

            男人目光陡然犀利,雙手緩緩滑到了女人的腰間,緩緩地握住,“呵”這聲“呵”,卻夾著不加掩飾的輕嘲。

            唐小染呼吸一滯,眼底的痛一閃即逝,倏然握拳,強迫自己忽視心口的痛,強迫自己在他面前,不退讓。

            嘴角的笑容,越發的燦爛,唐小染說:“別忘了,那份契約你要對我的要求,言聽計從。”她眼一眨也不眨地盯著沈慕衍,極盡所能地咧開最燦爛絢爛的笑容,她眸子里閃爍的光彩越來越澈亮:“沈慕衍,我要你抱我!”

            腰間突然的一緊,來不及驚呼,天旋地轉,她已然被人扛在了肩上,大步流星朝著二樓的臥室而去。

          第三章 瘋狂的事情

            舒軟的大床上,兩具身體,相擁相抱,貼的很近,很近。

            唐小染緊緊環住沈慕衍的脖頸:“快點,再快點。”這種話,是她七年來從沒有如此放蕩說出口的。

            如今她睫毛輕眨。

            男人在上,聞言,身子一頓,但隨即,猛然重重壓住身下女人纖小的雙肩,薄唇輕扯一道諷刺,“沈太太,你真賤。”

            伴隨這句話,男人勁瘦的腰部重重的一撞,“不過如你所愿。”話落時,猛然速度加快。

            唐小染睫毛眨了眨,仿若未聞,只勾著沈慕衍脖頸的雙手,更加的用力攀住他,仿佛海中一葉扁舟,搖曳得好似隨時都會翻到水中去。

            “沈慕衍,抱我抱我抱我!”床上的女人仿佛瘋了一般:“沈慕衍!抱我!抱我!抱我抱我抱我!”

            無數聲的“抱我”,那張蒼白的唇,因為他,染上了艷紅,不知是不是被女人無數聲的“抱我”,激蕩得男人也加入了這場瘋狂的情愛中,沈慕衍只覺得這身下的女人,今日無比的不同尋常,從未如此的熱情和瘋狂!

            突然,身下的女人攀住他脖子的手臂壓了下來,將他的腦袋拉近她,“沈慕衍,我愛你。”

            “沈慕衍,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她嘶吼,大聲的吶喊,嗓子都沙啞了。

            今日的唐小染太熱情,太奔放,太瘋狂!

            全然不像是七年間的她,此刻的她絢爛燦爛,就像是要用盡最后一絲力氣,也要將這一身的熱情燃燒殆盡。

            飛蛾撲火,不足以形容!

            沈慕衍勁瘦的腰依舊賣力的動,臉上卻只剩下漠然。

            唐小染咬唇,她環住沈慕衍:“沈慕衍!說愛我!”她眼中濕漉漉,卻含著期望望著他。

            “呵”男人輕笑一聲,不置可否。

            突然,唐小染夠著腦袋,埋在他的脖頸,張口,用力咬下去:“說愛我!”今日的她,除了無比的瘋狂,還無比的執著!

            沈慕衍猛然抬頭:“你瘋了嗎!”他目光幽冷。

            唐小染卻不管,張嘴又是一咬,抬起頭紅著眼看他,眼底近乎偏執的執著:“說愛我!”

            她就是瘋了!瘋了的才會做出那樣的決定,瘋了的才選擇“適可而止。”

            又是一咬:“說!說愛我!”

            沈慕衍擰眉躲開。

            “不許躲!”唐小染伸手,力氣無比之大的,死死扣住身上男人的脖子:“你別忘記,七年前,我們除了領證,也還簽了那份契約書。你,沈慕衍,對我,唐小染的要求,有求必應!”

            七年來第一次,唐小染拿那份只有他們兩人知道的契約書,威脅沈慕衍。

            沈慕衍漠然地掃了她一眼,果然不再躲了。

            “說愛我,沈慕衍,說愛我。”唐小染執著著,睫毛輕眨,既然既然那份該死的契約書,對他那么重要,被他那么看重,呵她嘴里一陣發苦,卻抬頭,狠狠咬牙道:“這也是我的要求,沈慕衍,說愛我!契約書要求,你沈慕衍,對我唐小染的要求,有求必應!”

            男人猛然雙手握住她的腰,勁腰狠狠一用力!

            他在用行動告訴她:別做夢了。

            唐小染眼睛更紅,張口狠狠撕咬他的脖子:“說!說啊!”

            身上的男人,不斷的加快速度,任由她撕咬他的脖子,從他擰著的眉頭可以看出,唐小染咬痛了他,他卻不躲不避。

            一股不甘,一股憤懣,一股迫切的想要從他那里聽到那句話的信念又是一咬!

            “說!說愛我!你說啊!”

            回應他的是男人不閃不避的任由她撕咬,以及更加粗暴的占有!

            “沈慕衍,說愛我”女人的聲音弱了下去,“求你謊話也好啊”唐小染聲音顫抖無力地說道。

            不知過去多久,在女人喘息聲中的逼迫聲,終于漸漸停住唐小染望著面前染血的脖子,那上面布滿她的牙印,嘴里的血腥味,也在在提醒著她,身上的男人,連騙,也不愿意騙她一次。

            即使拼著脖子被咬受傷,即使搬出那份契約書,她唐小染恐怕終其一生,也無法從他嘴里聽到那句話哪怕,只是一句謊話,他也吝嗇施舍。

            事了,男人從她身上翻身下床,站在床側,側目勾唇一笑:“沈太太的要求,我沈慕衍向來有求必應,這場歡愛,不知沈某人可有服侍得沈太太舒服歡快?”話畢,眼底滑過輕嘲,轉身進了浴室。

            花灑的聲音,從浴室里傳了出來,唐小染面色慘白一片!

          第四章 送你一份禮物

            月光透著大片的落地窗,灑了進來,唐小染沒有睡,聽著身旁平穩的呼吸聲,趁著月光,唐小染看了過去,只看到一片精碩性感的背七年來,同床而眠,睜開眼時,要么空無一人,要么只有這背影留給她。

            她很想告訴沈慕衍,七年前,他找到她拜托她為沈芯然捐獻造血干細胞的時候,當時在得知沈芯然患了白血病。

            而很巧合的,她曾做過志愿者留在血庫的配型,與沈芯然配型成功,得知這件事的時候,她第一個反應就是毫不猶豫的答應救助。

            但約莫,就算告訴他,他也不會相信吧。

            那時候,突然腦海里閃過那樣的想法,鬼使神差的,被心里的執念驅使著,她大著膽子,提出那樣的要求:“簽了契約,和我結婚,我就救她。”她太想要太想要沈慕衍這個人了,她太渴望太渴望這個人的愛了。

            她那時候想著的是,能夠呆在他的身邊,與他朝夕相處,日久總能生情,等婚后她用真心相待,人心總不是石頭做的,總有能夠修成正果的時候吧。

            她那時候想的那么天真那么美好她想到了所有,好的壞的,卻絕沒有想到過,沈慕衍打從心里厭惡她憎惡她。

            她更沒有想到,沈慕衍一直戴在右手尾指上的那一枚尾戒的來由!

            她看過那尾戒的第一感覺,就是覺得那尾戒的款式偏柔,像是一枚戴在女人中指上的女款鑲鉆指環,戴在沈慕衍的小指上,不顯得突兀違和,反而有一種詭異的契合感。

            七年來,沈慕衍常常喜歡摩挲這枚尾戒,唐小染沒往深處想,只當是這人的習慣。

            直到一個星期前,收到的那一封電子郵件

            原來,自己的執著,那么可笑!

            自己的愛情,顯得多余

            她愛沈慕衍,很愛很愛,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卻已經久到忘記了。

            孩提時候單純的喜歡一個人的感情,隨著時間的積累,非但沒有減退,還一發不可收拾。

            可惜的是,她把沈慕衍放在第一位,沈慕衍卻對她的這種喜歡,不以為然,甚至十分厭惡。

            沈慕衍厭惡她,七年來,這厭惡越來越深。

            唐小染不是沒有看清,只是她執著的認為,只要再堅持堅持,就能夠看到曙光,直到那一封電子郵件的出現哈哈,唐小染,這世上你最可笑!

            側躺在床上,望著面前的背影,那么熟悉,拒人于千里之外。

            唐小染緩緩伸出了手,由身后,環住了男人勁碩的腰,她把臉貼了上去“很快,你就自由了我知道,你那么的想要擺脫我,就送你最后一份禮物吧。”

            她閉上眼。

            翌日清晨

            “沈慕衍,我們一起有七年了吧。”唐小染攔住了正要出門的男人,突兀地開口問道。

            男人面無表情:“沈太太,請讓讓,今日我要去普羅旺斯。”言下之意是說,現在沒空跟她廢話。

            在聽到普羅旺斯四個字的時候,唐小染肩膀顫了一下,但隨即恢復自然,攔住了沈慕衍:“我有話對你說。”

            男人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眉心有一絲不耐煩。

            “不耽擱你多少時間。”她說:“沈慕衍,七年了,我想送你一份禮物。”

            男人眼底越發不耐,抬腳就走:“沈太太愿意浪費時間浪費金錢,那就看著辦。”他走出別墅大門,在院子里突然轉過身看了她一眼,輕笑:“沈太太送的禮物,我沈某人可有收過?”

            他眼底的輕嘲,唐小染看得一清二楚,心臟澀澀的發疼,忍著那疼,她嘴角揚起笑容,篤定地說道:“不,這一次,你一定會收。”

            沈慕衍撇撇唇,不置可否,轉身背對著她,不太在意的揮了揮手,彷如驅趕蚊蠅一般。

            那枚尾戒,在陽光下,閃了閃,閃花了唐小染的眼。

            怔然目送那人的座駕,輕快地駛離而去,唐小染轉身,回了臥室,在梳妝臺上留下一封信,用筆壓著,封皮上娟秀的字體寫著:沈慕衍。

            這信封里,一張七年前簽訂的契約書,一張離婚協議書,還有一張書信。

            兩個小時后,她送走了之前請來的家政公司和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員,環視這住了七年的“家”,已然沒有了一絲一毫屬于她的痕跡。

            “沈慕衍,你自由了。”睜著眼,眼淚卻淌出眼眶,順著臉龐滑落,濕了衣襟。

            最后再看一眼這七年的“家”,唐小染轉身,離開了這里。

            遠離明珠市的市,這海邊公寓,面朝大海,溫馨美好。

            盥洗室的浴缸里,躺著一個女人,浴缸里的水,有些滿,滴答滴答地溢出了浴缸外,流到了地上,浸濕了落在地上的水果刀。

            靠窗的浴缸,百褶窗簾的縫隙里,透過的光,射在滿浴缸的水上,鮮紅如血!

            浴缸里的女人,安靜地躺著,瞳孔越來越渙散,浴缸里的水,也越來越鮮紅。

            滴答,滴答赤紅的水,流到了地上,染紅了地磚,這紅色,刺眼無比!

            對不起啊,沈慕衍,我不知我的執念會傷人

            對不起啊,沈慕衍,你給的喜怒哀樂痛,我都接下,只要這些都是你給的,可我才知,我的愛情,如此多余和可笑對不起啊,沈慕衍,你的厭惡你的憎惡你反感你惡心,我都懂,我都明白,七年來,我裝作不知,以為可以蒙混過關,可真實的事實,卻打了我一巴掌我不知她的存在,我不知你已有心頭所愛,我不是故意拆散可我還是傷了無辜的人,對不起啊,我把自由還給你了,可我執念深種,如果我活著,卻不能夠擁抱你,卻不能夠再去愛你,我會瘋的對不起啊,沈慕衍你自由了,我輕松了

            浴缸里,女人的瞳孔越來越散,一缸的水,也越來越紅。

            失血的唇瓣,牽出一絲滿足的笑,彌留之際,唐小染心想:終于可以停止這執念停止去愛了真好。

            好累啊。

          第五章 終于擺脫了她

            明珠市

            一架私人飛機,停在了飛機場,機艙門打開,走下一個渾身透著冷漠氣息的男人。

            “Boss,回‘淺安里’的住宅嗎?”早已等候的司機,在男人上了車之后問道。

            男人在聽到“淺安里”三個字的時候,眉宇之間閃過一絲濃濃的厭惡。

            “不必,先回公司。”冷漠的聲音,從薄唇中吐出,司機原本想要張嘴說什么,但從后視鏡中看了一眼后車座的男人,閉上了嘴,緘默不語。

            夫人那么好的女人,Boss怎么就是不珍惜。司機心里替女主人一陣惋惜,但終究只敢在心里想一想。

            搖搖頭,這些大人物的家事,他們這些給人打工的小人物摻和不起。

            車子停在了沈氏大樓樓下,“車子留下,你先回去,晚上我自己開車。”

            沈慕衍毫不贅言,就跟他這個人一樣,惜字如金。

            手機打開,有七通未接電話,其中三通都是那個女人的,沈慕衍薄唇滿是冷漠,眼底閃過厭惡……對那女人,他只有數不盡的厭煩。

            他這輩子,就沒被人威脅脅迫過,那女人是個例外。

            在夏若的生死面前,她是第一個威脅他的人,她成功了。

            沈太太?

            她想要,他給她就是。

            只是……沈慕衍薄唇勾著冷笑。

            23點,沈慕衍走出沈氏大樓,駕車往“淺安里”的住宅開去。

            當初與那女人簽訂協議的時候,有一條就是,只要他人在明珠市,那么每晚務必要回家。

            家?

            那個地方算是“家”?

            不過他沈慕衍答應的事情,那就會做到。

            只是沈慕衍十分厭惡那個“家”,每每都是要到凌晨才會驅車回到那個“家”。

            車子駛入一個高端別墅群,在一棟法式小洋樓前停了下來。

            遠遠不見那個建筑里亮著燈光,沈慕衍微微挑了挑半側眉,唇瓣勾勒出一絲嘲弄……五年來,那女人無論他回來多晚,都會窩在客廳的沙發上等著他回“家”,今日倒是有趣,他唇瓣不太在意的扯了扯。

            自顧自按下密碼鎖,推開門,走了進去。

            “咔擦”一聲,墻壁上的電燈開關摁了下去,一室明亮。

            沈慕衍清冷的鳳眼,隨意掃了一眼沙發,往常時候,那女人都愛窩在那里抱著毛毯看著電視,等著他。

            今日不見蹤影。

            空氣中一股死寂的氣息,少了一絲人味兒。

            沈慕衍微微蹙了一下眉。

            也不逗留,直接往二樓去,臥室的壁燈打開,他看到空無一人的房間,皺了皺眉。眼角余光隨意一掃,掃到梳妝臺上有一封信,那娟秀的字體,寫著——TO:沈慕衍。

            他向來記性挺好,那女人的字,還是認識的。

            手里拿著信封,沈慕衍沉思了一會兒,輕笑一聲,“刺啦”一聲,打開了信封,抽出信紙,半挑著眉頭瞅了一會兒疊得工工整整的信紙……那女人,又想出什么新花招?

            帶著三分好奇,三分輕視,四份厭惡,沈慕衍攤開信紙。

            “慕衍,請允許我這么親密地稱呼你一聲‘慕衍’,這是最后一次,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會逾越。”沈慕衍冷眼閃過輕嘲,不太在意地往下看:

            “七年前的那個傍晚,在沙灘上,你找到我,跟我說起讓我救芯然的時候,那時候,我本不該卑鄙的威脅你,提出那樣的要求。

            我不知道我那時候怎么了,鬼使神差的,我強烈的想要有一個堂堂正正可以站在你身邊的機會。

            于是,我威脅你娶我,我救芯然的交換條件。

            慕衍,不管你信不信,就算你不答應我那要求,我也會救芯然。本就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我只是沒有想到,你會答應。

            慕衍,最后要對你說一句話:慕衍,你自由了。”

            沈慕衍眼神莫測,擰著眉……這女人,又在玩兒什么新花招?

            牛皮信封里好像還有些東西,沈慕衍又抽出來一張紙,狹長的眼睛,頓時瞇起:離婚協議書?

            他將手上這張離婚協議書內容飛快穿梭一遍,視線定格在女方的簽字上,“唐小染”三個字,安安靜靜地在上面。

            又抽出一張紙……七年前的契約書?

            沈慕衍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沒想到,這一次,這個女人連離婚協議都簽了,把契約書留給了他……到底又在玩兒什么花招?

            雖有狐疑,但隨即,他薄唇微微一勾……管她玩兒什么花招,總之,七年的時間了,他,終于解脫了,終于,擺脫那女人的糾纏了。

            “呼~”輕吐出一口濁氣,沈慕衍整個人都松快了,從西裝口袋里掏出簽字筆,飛快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他“沈慕衍”三個字。

            連同那封信,沈慕衍把離婚協議書一起重新塞回牛皮信封里,這期間,眼角余光掃到信封右下角有一行小字,寫著:這就是我送給你的最后一份禮物——唐小染沈慕衍沒太在意,自然更沒有注意到這句話中的深意。

            站起身,飛快走出這間別墅,坐進了駕駛座里,手中的信封袋,隨意地往車子里一丟。

            他竟是沒有看出今日別墅里微妙的不同——他們生活了七年的地方,再也找不多那女人一絲一毫存在過的痕跡。

            腳下油門一踩,車子轟鳴出數十米,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個他視之為恥辱的“家”,這個讓他從一開始厭惡,到后來越老越厭惡的地方。

            眼角余光掃到后視鏡里左耳上的一枚耳釘,那是那女人強迫自己戴上的,她以為這樣就可以接近他了嗎?殊不知,在沈慕衍心中,這枚耳釘代表著他被威脅強迫的事實。這是一種來自內心深處的厭惡反感。

            放下車窗,薄唇微勾,戴了七年的耳釘,這恥辱的象征,他單手從耳朵上摘了下來,手一揚,那耳釘就從車窗里飛了出去,不知落到哪里了。

            心情,大好。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fcju.tw
          彩3彩票APP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

                <small id="cg2b6"></small>
                1. <listing id="cg2b6"><delect id="cg2b6"></delect></listing>

                  <output id="cg2b6"><button id="cg2b6"></button></output>